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鹡鸰 09

这是一个狗血的故事……

是,我就是这么狗血【扶额

写过渡章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

没曦澄啥事儿,没忘羡啥事儿,嗯~

==================

梵婼听闻蓝曦臣叫出了她的名字,微微一愕:“公子怎么知道我的姓名?”

蓝曦臣无奈一笑,道:“曾在梦中见过姑娘。”

“梦中……”梵婼低眉凝视着地面枯草,片刻后方问询道:“可否请公子告知是什么梦?”

“当然,不过还是请姑娘先起来吧。”蓝曦臣伸手虚扶一把,并未触碰到梵婼的身体,只因男女授受不亲,更因为他看见梵婼半透明的身子便知道自己绝对碰不到她。

梵婼这才缓缓站了起来,行动间有泠泠之声传来,江澄眉心微蹙,腰间的祖传银铃也几不可闻地发出了一丝声响,似是在回应梵婼的铃声一般。他伸手握住银铃感受到丝丝温暖灵力在其上流转,看着梵婼脚腕间的璎珞问:“姑娘足上的东西倒是少见。”

 

梵婼寻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下,伸手拨弄了脚腕上朱红色的璎珞,那璎珞颗颗通体红润似珊瑚血珠,每两颗中间还夹着一颗乌圆的紫眼黑曜石,上面刻着细如发丝的文字,堪称精妙无双,只看这做工便知是积年的老物件了。

 

“这是我们神无山上祖传的通灵璎珞,只有神女可佩戴。”梵婼的视线幽幽荡过江澄腰间银铃,道:“这位公子腰间的怕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稀罕物了,我本只想救二位出来,谁知璎珞竟会被公子的银铃所牵制,竟让我侥幸一同出来了。”

 

江家银铃有清心辟邪的作用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是鲜少有人知道这银铃还会有引魂的作用,今日机缘巧合,阴差阳错的把梵婼的魂魄从那村中勾出来也是江澄来不及预料的,他将银铃托于掌心,默默不语。

 

四人坐到梵婼身旁,蓝曦臣将梦中见到梵婼的情节一一告知,待听完之后,梵婼已是泪流满面,她掩面呜咽不止,好半晌才止住了抽噎之声,眸中晶莹泪光一闪,道:“这是……我与麟疏初次见面的场景啊。”

 

“若是我没猜错,方才我与友人误入村庄,看见有一行人簇拥着一白衣女子行走,那白衣女子便是梵婼姑娘吧?”魏无羡问。

梵婼:“正是。”

江澄徐徐道出心中疑惑:“莫不是姑娘你一直在重复着……生前的一些行为?”

梵婼臻首微垂,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做这些事情的人的确是我,但却并不是我有意重复这些行为。”

江澄愕然:“此话怎讲?”

梵婼擦去眼角泪光,哽咽道:“是麟疏,不论是二位看见的村庄,还是这位公子梦中所见的情形,都是麟疏的幻境。”

“幻境?”蓝曦臣面容严峻:“能入侵我的梦中制造幻境?”

梵婼摇头:“并非入侵公子梦中制造幻境,而是你们所处的这座庙宇就是幻境。”

 

江澄闻言微微冷笑,他语气不善,三毒更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而发出轻微龙吟之声:“既如此,我们怎知姑娘你不是那噬魂兽所造的幻境?”

梵婼目光哀戚,道:“我是否为幻象,这位黑衣公子最清楚。”

三人齐齐把目光投向魏无羡,见他点了点头,难得一副正经模样:“梵婼姑娘所言不虚,若她是幻象,那我方才的符篆绝对不会起效。”

得到魏无羡肯定的答案,江澄慢慢松开握住三毒剑柄的手。

 

蓝忘机也暗暗松了口气,方才江澄的疑问他也不是没有的,如今这一疑惑被解他也稍稍安心些,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声问:“为何只有魏婴一人能见到姑娘?”

 

梵婼的目光缓缓划过魏无羡的脸庞,又看向了蓝忘机,只这一眼便让蓝忘机的心里生出了几许深秋才有的凉意,只听梵婼的声音中似有一缕哀愁和唏嘘,道:“这位魏公子能见到我,或许是因为他……也并非现世之人吧?可我观他行为样貌的确是活人不假,奇怪……”最后两个字似是自言自语,她想不透魏无羡为何能看见她,自然在场的人也不会告诉她这层疑惑。

 

只因魏无羡是他们四个人里面,唯一死过一次的人。

 

这层认知让所有人的心里都染上了一层阴郁,气氛瞬间降为冰点,也无人去说话。到底是蓝曦臣先笑着开口打破僵局:“不知梵婼姑娘所说的麟疏是哪位?可是梦中所说的山神?”

“正是。”梵婼一偏头,别在发间的一朵茉莉花般飘然落下,如一颗水珠般在触碰到地面的瞬间四散成无数晶亮细小的水晶,她开口,将尘封的往事娓娓道来——

 

神无山,地处南疆边界,而居住在山中的人们则被称为‘神无族人’,虽说是‘神无’,但这一族的人也并非不信鬼神,而是他们只信奉山中唯一的山神。

有传闻说此山中有神灵,千年前这座古老的村庄突然遇到了百年难遇的山洪暴发,就在山洪即将冲入村庄的时候,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样再难前行寸许,直到五日之后山洪退尽,村民从那时起便相信是有山中神灵保佑才护着了村中百姓,每年诚心祭拜求山神庇佑祝祷。

五百年前,某位时任神女上山祭拜之时更是有幸得见山神现身,下山之后告诉村中长老:山神头似雄狮,身似麋鹿,身披龙鳞,还有一对足有十人长的翅膀,浑身五彩斑斓,在日光下光彩夺目,但是山神只从她面前一闪而过,所以她也并未看的十分清楚。

当时的村人通过神女口中的描述将山神的画像画了出来收藏在村中寺庙之中,哪怕之后的五百年再无一人见过山神出现,但是神无族人仍旧每年祭拜祷告,虔诚无比。

 

那一年,梵婼成为了神女。

 

她穿上只有祭奠时才着的服侍,在足腕上系好璎珞,当年那位见过山神的神女便是戴着这串璎珞去祭拜的,从那之后这串璎珞便一代代传了下来,他们深信这是连接神女与山神之间的桥梁。

 

梵婼被人簇拥到山脚下,她赤足站在千年来被先人们走出的那条山路上,提起裙摆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山顶,每百步她便要停下来朝着东方行礼三拜,每一步都要行的缓慢且坚定,以保证足上璎珞的声音传的够清晰,够远,足够让山神听见。

当她终于到达山顶之时,已是日暮时分。今日山风很大,她衣服单薄觉得有些冷,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朝手心里呵了口气,梵婼站在那棵千年榕树之下,腰间一根红绫随风飘荡,几乎要与榕树上村人系着祈福的红绳融为一体,发间参差不齐的水晶流苏在日光的折射下艳丽无比,梵婼整理好被风吹乱的衣襟,缓缓跪下虔诚祈福。

 

说完祭神的话,梵婼朝着传闻山神出现的东方重重叩头,她目光清澄,嘴角隐含笑容,双手合十平放于胸口,慢慢闭上眼睛等待着自己的祝祷被山神倾听。

 

“你快回去吧。”

忽然,一名陌生男子的声音陡然出现,梵婼吓得睁开双目,却见一青衫男子正立在东面的山石之上,他身上衣料是梵婼从未见过的料子,乍一看是青色,但是随着日光的照射和衣服皱褶的变化,会反射出数种不同的颜色。男子的面容俊美不凡,眉宇间有着淡淡的桀骜不驯之气,脸上带着两三分贵族才有的傲然贵气。

 

“你是谁?”梵婼站了起来,保持着与男子见面时合适的距离低声问。

“我是路过的。”男子好听的声音顺着山风飘进了梵婼的耳朵。

“你……何时上来的?今日是祭奠,山上不许有外人的,山神大人会不高兴的。”梵婼虽然胆小,但是对于山神的敬仰让她忘却了面对陌生男子的恐惧,杏仁大眼含了三分怯意七分倔强,她壮着胆子朝男子迈了一步:“请公子先下去吧,若公子喜欢山中美景,可明日再来。”

男子撇了撇嘴,背在身后的右手伸到梵婼面前,道:“我是上山祈福的,你就这么赶我下去,不怕你们山神不高兴吗?”

“这……”梵婼涨红了一张粉脸,小声道:“那……那公子快些祈福吧,祈福完了再下山也是可以的。”

 

男子忽然笑了,他把红绳放进袖中摇了摇头说:“今日不适宜祈福的。”

“可是、可是花婆婆说今日可以祈福呢。”梵婼的眼中微露遗憾之色,她看了眼忽然出现的陌生男子,心道:或许他说的是对的,今日真的不适宜祈福。

“一会儿就要下雨了,等你祈完福,可还下得了山?”男子说。

“下雨?”梵婼仰头看了看天际云彩,果见有几朵乌压压的黑云从不远处飘来,看样子会是一场大雨呢。

“所以我才让你快回去,一会儿雨下大了你可回不去了,在山上被雨淋透了可不是好玩儿的。”男子的语气带上了一丝关切,他掸了掸衣袖上的灰尘,瞳孔的颜色在夕阳的照射下是绚烂的紫金色:“快走吧。”

梵婼第一次看到一个人拥有这般漂亮的眼睛,心下微微一动,面上不觉爬上了一缕红霞,她垂下头颅,这才发现自己赤裸的双足竟然就这样暴露在了陌生男子的眼中,不由又羞又急,连忙扯过裙摆去把纤细玉足遮住。只是这山上风太大,任由她怎么遮掩都会把赤足露在外面。

 

“你这人真好玩儿,看个脚而已,你羞什么?”

“……你、你这登徒浪子!”梵婼急的眼睛都红了,她瞪了男子一眼,心中不住地想:果然今日不适宜祈福的,花婆婆莫不是年岁大了,算错日子了吧?

男子似是不明白为何好好的姑娘会突然之间生了他的气,刚要开口说话就听见耳边隆隆之声大作,夹带着暴风雨的乌云已经离他们很近了,方才还灿若云锦的夕阳已经不见,天光迅速暗了下来,他忙把梵婼往山下轻轻一推,口中急着催促:“快走快走,大雨要来了。”

话音刚落,就有冰凉的雨珠迅疾落下,梵婼心中暗暗着急,伸手遮住头顶就往山下跑,才跑了没几步路她就停了下来,回首道:“你怎么不下山?”

 

身后,哪里还有半个人?

 

正兀自惊疑不定,忽然一道闪电劈下,落在自己几步外的地方,巨大的声响和大地的震动梵婼吓得捂住了耳朵蹲在原地不敢再动,忽然有一双有力的手将她从地上托起,陌生男子的气息瞬间将梵婼紧紧包围:“我送你到安全的地方。唉,让你早些走你偏不听,现在可害怕了吧?”

梵婼低着头捂住耳朵,雨水砸在她脸上教她无法睁开眼睛,她只觉得身体忽然变得十分轻盈,下山的速度比任何一次都要快,风雨掠过她的脸颊有些微的疼痛,但是那双扶着自己的手却那般让她安心。

雷声一个接一个的响起,即使闭着眼睛梵婼也能感受到闪电那几乎照亮天际的光芒,她十几年的人生中第一次遇见这么大的雷暴雨,心肝俱裂之际压根无法再多留意其他,哪怕她现在正足不沾地地穿梭在一条从无人走过的山路之上。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功夫,梵婼觉得雷声离自己远了许多,她睁开眼的时候正独自站在靠近山脚的一棵树下,而那名青衫男子已不见了踪影。

TBC

评论(17)
热度(301)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