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雨霖铃 08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本章有高能,无预警,澄澄持续掉线中。

以下正文

蓝曦臣御剑朝城西郊外行去,不多久便看到隐隐一团青黑色烟雾盘踞在某处山脚下,于月色之下缭绕不散,乍一看倒像是山岚。

他缓缓落地,站在一条羊肠小道的尽头。只见小道两边草木枯槁,一边的庄稼地早已干涸开裂,只大大小小竖着几个杂草丛生的坟头,另一边则一路种着几棵早已没了生机的柳树,干瘦枯萎的枝条萎靡不振地垂在平静无波的湖面上,巨大的圆月如坠入湖面一般投映出刺目的光。

蓝曦臣踩着路中杂乱丛生的枯草,四周发出‘悉索’的声响,像是某种不知名的生物于杂草之中四下乱窜,搅的人心烦意乱,又无端觉得欣慰:这儿除了我,至少还能有些活物了。

正这么想着,他忽然看见前头有一个人正朝自己远远走来。那人头戴斗笠,衣着宽松,似乎在跨出另一只脚之前会先思量片刻,这便导致他的行走速度非常之缓慢而怪异。

观他行来的方向,似乎是从那村子过来的。蓝曦臣放眼朝那儿望去,见外围隐隐有一层暗金色光芒不时闪过,应当便是当地修仙世家所布的结界,那么眼前这个便有很大的可能是个人了。

蓝曦臣握紧了手中的‘朔月’,举步朝他迎去。在这种时候,与其遇见人,他倒更希望遇见的是走尸,因为你身边的那个人永远都存在着太多的不定性因素。

然而越是靠近,蓝曦臣却越是觉得不对劲,他迟疑地放缓脚步,终于在离那人还有约莫二十丈远的时候,他停了下来,转身离开小道,在一棵粗壮的柳树边站定,微微低垂下了头。脚步在地上摩擦的声音越来越近,蓝曦臣睫毛轻颤,眼观鼻、鼻观心,刻意收敛起自己的气息,在心里默默数着从自己眼前经过的黑衣人。

宽大的玄衣罩在行者身上,使得他整个身体看起来膨胀又滑稽,就像是仅仅靠着这件衣服支撑起了头颅。行者依旧照着自己的步伐缓慢行走,诡异步履之下,是一股淡青色的青烟徐徐从衣摆下升起。

当最后那‘人’的衣袍如烟般擦过蓝曦臣的鼻尖,他才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眼角只来得及捕捉到三个浅淡的身影。蓝曦臣鼻尖微微冒汗,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默念了数句经文,最后颔首行礼,继续朝村子的入口走去。

行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几栋小木屋忽然如幽灵般在浓雾中若隐若现,四周的空气愈发浑浊沉重,影影绰绰似乎有几个人扛着锄头站在那儿,仿佛在观察那个站在外头的的白衣人。不知从哪儿传来声音,断断续续,有哭的,有笑的……

蓝曦臣跨入村庄的一瞬间便觉得那些声音一下子扩大了数倍,有人在他耳边不停地说话,也有人在向他哭诉,诉说着被子女抛弃在村中的绝望,诉说着被夫君关在房中等死的怨恨,说着说着,所有的声音就开始笑,笑着笑着,又开始哭,“我不想死啊……”

‘裂冰’冷冽肃杀的箫声在村中陡然响起,那些声音忽然像是被下了‘禁言术’,原本有多嘈杂现在便有多安静,不多时,只见数十条人影在不远处晃动,鬼哭狼嚎之声渐起,却不敢再靠近半分。

蓝曦臣放下‘裂冰’,改而抽出‘朔月’,他先来到村口的第一户人家,礼貌性地抬手敲了敲,还不等他推门而入,整扇门便‘哐当’倒地,激起一阵尘埃。他以袖掩面,数息后才觉呼吸稍畅,遂从袖中摸出夜明珠注入灵力,房内物品皆一目了然。

断了腿的木桌,歪倒的椅子,裂了一块的茶壶以及铺着破席子的土炕,一具细小的白骨蜷缩在炕上,身上的衣服已看不出布料原先的颜色,尸骨周围的席子上留有大片黑色污渍。

蓝曦臣在屋中转了几圈,并未发现什么特别之处,除了在他踏出房门之后,唯一还算完好的茶壶忽然在他脚边砸开了花之外。他朝屋内望了一眼,低声道:“抱歉,打扰了。”

他一连转了十来栋小屋皆无收获,倒是忽然从房里扔出来的桌椅板凳几次差点砸到他身上,竟像是被人从房里赶出去的。蓝曦臣不禁感慨此地怨灵的怨气之深重,也为空气中漂浮着的几乎能化为实体的悲伤感到一阵心酸。

整个村子不大,一会儿便被他转了个遍,他不禁怀疑自己是否想错了地方。江澄或许压根没进这个村子就去了别的地方,否则依照他的性子,这边断然不会还像现在这般怨毒之气如此之重的。

他心头一阵藏不住的失望,正在想着接下去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刮起了一阵大风,那风来得奇怪,毫无征兆就这么平地刮起,卷着灰尘和枯叶铺天盖地教人看不清眼前的路。蓝曦臣一边用衣袖徒劳地遮挡朝他兜头飞来的树叶灰尘,一边被风吹得东倒西歪地往某栋小屋里走,当他终于用‘朔月’的剑鞘把门插牢以后,借着夜明珠的光才发现自己竟是到了一间未曾来过的屋里。

这屋子的陈设和其他人家并无二致,唯独房梁上有一条三指来宽的地方,灰尘并没有其他地方的多,所以显得颜色特别突兀。他抬起夜明珠仔细看着那个地方,忽然脚下触感突变,他警惕地朝后跃开,同时挥出‘朔月’防御,剑气舞出劲风扫掉地上的灰尘死虫,露出了一截粗制麻绳。

蓝曦臣拾起麻绳仔细翻看,将之与梁上痕迹做对比不由心下一凉,又见麻绳所在的那块地上灰尘不少,想来是受不住岁月的侵蚀,终于从梁上落了下来。

他不敢去细想这条麻绳的主人生前遭受了多大的绝望,才决定把它套上了自己的脖子,因为他从进到这间屋子以后就有意识地觉得,总有什么力量在把他往绝处引去,只要他的心志产生一点空隙,就有死愿蜂涌进他脑海中,和他说:“套进去……套进去……”

蓝曦臣蹙紧眉心,双目死死盯着这条绳子,那条麻绳的圈正好能套进一个人的脖子,他双手将它举起,从圈中窥探着整间屋子。破烂的门、歪斜的半边窗户、房梁上那三指来款的可以用来悬挂的地方……

他的手臂越来越酸软无力,缓缓地向着一个方向靠去,“套进去……套进去……”耳边,嘶哑的声音轻轻呢喃。

“不……”蓝曦臣艰难地摇了摇头,他颤抖着指尖一下子扔开绳子。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重新获得了呼吸的能力,双腿发软地后退数步,一下子瘫坐在了炕上。

夜明珠早就滚到了门边,失了灵力的灌输它只是一颗普通的玻璃球,外头的风已经停了,月光撕开方才的乌云重新洒向大地,如白银般倾入破败的窗户。

蓝曦臣双手撑在炕上喘息良久才渐有平稳之势,他刚要起身去拿夜明珠,却觉得手掌下的草席触感有些奇怪。借着月光,他半蹲下身子一边用手指细细摩挲,一边看着那五道几乎把席子抓烂的指印。他心下微骇,忙取回夜明珠又朝炕的内侧去看,果然在差不多的地方也有五道一模一样的抓痕。

“这到底是……”他看着地上的绳子,又看了看那两边抓痕,思索片刻后他拿出一张符篆,咬破中指后写下一串符咒洒向空中,那符篆竟瞬间燃烧化为灰烬,蓝曦臣凝眸注视着化开时的散落方向与形状,“无、灵……?”

待续…

评论(21)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