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雨霖铃 11

能写文的写文,能画图的画图,从不讨红心和蓝手的我也在这里第一次厚着脸皮求一个红心和蓝手手了!

净化TAG,从我做起!爱你们!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以下正文

“你终于回来了……”江澄诡谲一笑,提着‘紫电’冲了过去。蓝忘机单手抱住魏无羡,回身扬手一挡,两样一品灵器同时发出耀眼光芒,下一瞬间光芒散去,江澄被掀飞在地。

 ‘紫电’变回戒指散发着暗淡的光泽,‘三毒’也未在身边,江澄翻身吐出一口血,无力地在地上翻滚,‘避尘’龙吟之声不绝于耳,转瞬间蓝忘机已飞身至他面前挥剑刺下。

“忘机不可!”蓝曦臣拦下蓝忘机杀意腾腾的一招,隔开两人的视线回护在江澄面前,他手执‘裂冰’横在弟弟胸前阻止他再靠近一步,语中带着恳求:“忘机……”

蓝忘机蹙眉,握着剑的手不住颤抖,他几次想要冲过兄长的阻拦但都没成功,半晌才冷冷道:“江晚吟,你当真疯了。”

“咳咳……蓝二公子这话可笑,你们闯进我家,反倒说我疯了?他魏无羡又是个什么东西……咳咳咳——”江澄急喘了几口气,满脸的厌恶神色,“他既然敢回来,就该知道是什么下场!”

“晚吟,别说了!”蓝曦臣斥道,又看向蓝忘机,“先带无羡回去疗伤才最要紧。”

江澄一愣,旋即轻笑,“泽芜君,你在我莲花坞逞什么威风?我倒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成了你当家了!”他竟又晃悠悠地站了起来,‘紫电’在他手指上噼啪闪着羸弱电光,“你们蓝家什么时候居然和他混在了一块儿,这么护着他……”

“晚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蓝曦臣看着他冰冷的眼神,心下瞬间凉的透彻,浑身颤抖,“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知道……”江澄把目光缓缓投向蓝忘机的背影,“他们俩到齐了。”

江家轻功乃是天下一绝,蓝曦臣甚至没看清江澄是如何动作的就被他闪了过去,回头去追的时候蓝忘机的整个背脊都暴露在了‘紫电’的攻击范围之内。

蓝忘机已感觉到背后的杀意,他本能地弯腰一躲,脚下一个错步闪到了江澄跟前,‘避尘’毫不留情地扫向了他的胸口。江澄不慌不忙地折腰躲过,顺势抬腿踢中他持剑的右手,角度刁钻让人避无可避,加之那一脚又刻意去踢了他手肘上的穴位,蓝忘机一时不慎,‘避尘’竟被踢飞了出去,‘咣当’掉出数丈远。

然,就在江澄准备用‘紫电’缠住蓝忘机的时候,忽然心口一滞痛苦地弯下了腰,蓝曦臣这时也在电光火石的较量之后反应了过来,他拉住江澄要将他护在身后,蓝忘机却一脚踹向江澄的腹部,把他生生踹出两三丈远。

“忘机!”蓝曦臣虚晃一招把蓝忘机逼远,“先救人要紧!”

蓝忘机拥住魏无羡微凉的身体,见他狰狞的伤口和口鼻处不断溢出鲜血,看向江澄的双眼里几乎能喷出怒火来,偏偏那个半跪在地上的人非但没有半点愧疚之意,反而朝他阴恻恻地一笑,十足挑衅的意味。

“江晚吟。”蓝忘机召回‘避尘’稳稳地指着他:“如果魏婴有任何闪失,我绝不放过你!”

江澄‘呸’地一声吐出一口残血,“魏无羡是死是活与你何干,他与我江氏的恩恩怨怨你又知道什么?轮得到你在这儿犬吠!蓝二,放下魏无羡,从莲花坞滚出去,我饶你不死……!”

蓝忘机咽下满腔怒意,不欲与他再做任何口舌之争,抱起魏无羡便踏上‘避尘’准备离去。

“我说,放下魏无羡,你是聋了吗!”江澄低吼一声,‘紫电’一把缠上蓝忘机的腰把他从剑上拽了下来,足尖发力竟是腾空朝他飞扑过去,紫鞭扬天甩出一个巨大的弧度,朝他狠狠甩下。

蓝忘机徒手抓住‘紫电’,不顾被灼伤的疼痛,眸中冷光一闪,用力把江澄从半空中扯了下来。失去平衡的江澄如一片落叶般直坠向地面,毫无防备地迎向了蓝忘机蓄了十成灵力的一掌。

然而下一刻,他就被拥进了一人怀中,眸中惊愕神色还不及褪去,脸上就溅满了数点腥热鲜血。

混沌的黑暗忽然生生被人撕出了一道口子,从外面投射进来的阳光刺目到让人睁不开眼睛,当他终于看清了许久不见的世界,却是这般鲜血淋漓的场景,疼得他肝胆俱裂,只来得及接住他的身体同他一起轰然倒下——

“蓝曦臣!”

====================================

房内,江战在一旁急的干瞪眼,不住地劝:“宗主,您不可勉强啊!泽芜君吉人自有天相,可您这般消耗自身灵力却是万万不妥的,宗主!”

“你若、再废话,就……给我滚出去,永远别……别再进来了!”江澄一句话喘了好几口气才勉强说完,他双手抵在蓝曦臣背脊上替他缓缓理顺被震乱的奇经八脉,又将自身灵力源源不断地顺着纠结的灵脉送去他的金丹,引导金丹运转,修复主人的重伤。

蓝曦臣的五脏六腑内淤血颇多,却又无法排出,憋得他脸色惨白嘴唇泛青,江氏医师无法,在求得宗主首肯之后下了重药,半个时辰之后蓝曦臣终于开始呕出一口一口黑血,但是人却始终无法清醒过来。

江澄的灵力也已经透支到了极限,只像个不倒翁似的坐在蓝曦臣身边握着他的手输送着仅有的那点灵力,江战再也看不下去了,找了两个门生一人一边把他拽走了。

其实哪里还需要什么门生啊,江战想着,哪怕是自己一个人也能把宗主给扛出去了。

江澄被安排到了隔壁的偏殿休息,他躺在榻上假寐,眉间黑云缭绕似是十足的不耐神色,但惨白的脸色却诚实地昭示出他的疲惫。

云儿端着燕窝粥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情形,她轻轻叹了口气,在燕窝粥里浇上金黄色的蜂蜜,又撒上了野菊花瓣,“宗主,用些吧。”

江澄接过碗盏喝了几口,忽然抬头问:“江忠怎么样了?”

云儿不想他还记得江忠的事情,又想到这些日子发生的种种以及外头人的诟病,不由心酸难受,但面上却是笑着的,“哪儿还有什么事呢?不过是些皮肉伤,他皮糙肉厚的,再养两日就好了。”

“你别骗我了,我多少还是记得些的。”他看着手里的燕窝粥,再也吃不下一口了。云儿见他没了胃口也不勉强,收拾了桌上的东西后替他倒了杯清水,口中温软道:“宗主别思虑太多了,江大哥是伤的重了些,需要躺些日子,但是医师也说了,静养两月就好。”

“那魏无羡呢?”

云儿一时语塞,斟酌着缓缓说:“含光君带魏公子回云深不知处了,想来不会有大碍的。”

江澄看着杯中映出的眉眼,语气平静无波,却无端的让人想哭,“我对他动手了……”

“宗主,魏公子他……”云儿想到含光君走时的表情还有魏无羡的伤势,也不知应该再说些什么,只能挑赏心悦目的说:“魏公子有含光君在侧,又有云深不知处的仙丹妙药,必定没事的。况且……况且当时宗主虽然是用的‘紫电’,但灵力尚未完全灌入,所以那伤势只是看着吓人罢了,宗主不必多心。”她也不知江澄是听没听进去自己说的那些话,半晌只抱着茶杯发怔出神,又见他神思倦怠,目光已然涣散,想必也是累极了,于是半蹲下身子替他宽衣,柔声道:“宗主,睡会儿吧。”

江澄盖上鹅绒被子,没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云儿替他放下床帐刚要离去,却忽然被人抓住了袖摆,她回眸时正对上一双杏眼,里头盛着一段她看不懂的情愫。

他忽然开口:“我没想过要害死他。”

“云儿知道,大家都相信宗主。”侍女顺势跪在榻边,柔软的双手包裹住那有力却冰凉的男人的手掌,“宗主,睡吧,魏公子一定知道的。”

“不,他不知道……你不晓得,他以前看见我就跑。”江澄的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鼻音,他忽然松手把自己团进被褥里,背对着云儿:“他不相信我不想害他,蓝忘机也不信……没有人会相信我……”

“宗主……”

“我累了,要睡会儿,蓝曦臣要是有什么动静,你记得过来叫我。”

云儿眼里噙着泪,硬生生含着没敢落下,屈膝应声后便带着碗盏出去了。

第二日蓝曦臣依旧没醒,江澄坐在塌边无论如何都不肯再去休息了。他每时每刻都握着那双微凉的手,生怕自己一松开那双手就变得冰凉,每每觉得自己好些了便输些灵力给他。直到日月又更替了一轮,蓝曦臣吐出了胸腔内最后一口淤血,小半个时辰后终于悠悠转醒。

他的手指一动江澄便睁开了眼睛,他起的太猛以至于整个人翻下了床榻,但两人的手还是牢牢握在一处。他趴在榻边看着蓝曦臣,哽咽着说:“你醒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晚……吟……咳咳!”他如今说话非常吃力,喉间浓烈的血腥气呛得他浑身难受,江澄忙为他倒茶,拿着茶壶的时候身体却晃得几乎站不住,茶水将他手背浇得泛红,他却连躲开的力气都没有。

江战进来就看见了这一幕,几乎是看着宗主长大的老主事顿时喉头一酸,忙跑了几步过去拿开茶壶,“宗主,宗主啊……”

“无事,小伤……”他摆摆手,把茶盏推到江战面前,“去给泽芜君喂下,他想喝水。”说完这句话,自己则一下子瘫坐到了椅子上,两条腿软的像棉花一样再站不起来。

蓝曦臣喝了一盏茶后舒服了不少,他靠在枕头上看江澄这幅模样不由慌了神。江澄似是有感应一般回眸,犹豫了一下,缓缓地走了过去,“好些了吗?”

“好多了,你呢?”蓝曦臣仔细看着他的脸,似是在确认着什么,每一寸都不曾放过,“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江澄神色一僵,沉默半晌后沉沉地点了点头,“我……是不是疯了?”

蓝曦臣笑了,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轻轻抵上他的额头:“你没疯,你只是……病了,会好的。”

“真的吗?”江澄抬起脸,杏眼里忽然聚起了泪水,露出了不曾被外人所见的茫然和惊惧,“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或许我、我马上又会那样子,蓝曦臣,我到底怎么了?”

“你只是病了,按时吃药就好了。”蓝曦臣咳嗽了几声,“蓝氏、江氏、金氏还有虞氏,难道就没有好药吗?我是不信的。”

江澄靠在蓝曦臣温暖宽厚的胸膛上,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原本躁动不安的心也逐渐宁静了下来,他舒展了眉头叹出一口浊气,伸手环上了他的腰,“涣哥哥,让我睡一下吧,我好累。”

蓝曦臣听到他说‘睡’字就害怕,但是看到他苍白的脸色也是心疼不已,于是掀开被子把他一同拥了进来,抱着他一起躺下。

“晚吟可不能贪睡,过两个时辰我叫你起来,你可一定要醒啊。”

江澄抿着嘴点了点头,他的手一直紧紧抓着蓝曦臣的衣襟,微蹙的眉心和尖瘦的下巴显得他整个人有种异常脆弱而乖巧的错觉。时间过了许久,久到蓝曦臣以为他已经睡着了,却忽然听到胸口传来小小声的询问:“你会走吗?”

“不会。”

抓着他衣襟的手指紧了紧,“真的吗?”

“我不会离开你的,安心睡吧。”

得到了蓝曦臣令人满意的答复,江澄终于慢慢松开了手指,在他的怀中安然睡去。

待续…

评论(54)

热度(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