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雨霖铃 13

本章节曦澄下线,走忘羡剧情。

谁TM要说魏无羡流产了,我跟谁急!!!

啊~超没手感的一章,终于让我写粗来了!

在这个章节里埋了个伏笔,看出来了吗?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以下正文

蓝忘机回到云深不知处后,外头下起了雨。他抚去身上沾到的一点雨丝,静静坐在榻边等着魏无羡醒来。

梧桐叶上萧萧雨,床前耿耿一灯残。

门生在外头点上了照明用的夜明珠,静室窗外的雨丝便被勾成了暖黄色的丝线,就连魏无羡毫无人色的脸庞也仿佛被染上了几许暖意,他看起来像是睡着了,只是被困在了一个不甚美好的梦境之中。

“魏婴,噩梦何必如此流连?快些醒来吧。”蓝忘机轻轻抚摸他冰凉的额头,指尖描过他清秀的眉眼,停驻在了苍白的唇瓣上。

他心口哽得慌,忽然想到了兄长今日也是这般颜色。

“含光君,药熬好了。”

蓝忘机从回忆里抽回神思,他打开静室的门,见蓝思追正捧着一碗汤药站在廊下,发梢上坠着晶莹水珠,汤药却还冒着热气,想来是一路护着过来的。他接过汝瓷碗,就着夜明珠的光芒看到随着热气腾升的还有一层淡金色光晕,心中又有些安定。

蓝思追跟着蓝忘机朝静室走了几步,停在门外偷偷往里张望,一副想问又不敢问的神色。蓝忘机嘴角的线条柔软了些许,开口道:“已经没事了,左不过这两日就会醒,你回去休息吧。”

蓝思追嘴上应着,脚下却不动分毫,在长辈的注视下,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含光君,您今天回来以后就神色很不好,您……没事吧?”

“是吗……”蓝忘机垂下眼睑,答非所问,片刻后仍是将蓝思追劝了回去,“时候不早了,你去吧。”

蓝思追犹豫了许久,见那人的侧影在明灭烛火的掩映间薄如剪纸,想要问出个所以然的决心还是熄了下去,弯腰行礼后缓缓没入秋雨之中。

一场秋雨一场凉,蓝忘机进门后关上了窗,隔去了外头淅沥的雨声和逼人的寒意,轻轻把魏无羡揽进怀里,一勺一勺地将掺了凤鳞丹的伤药喂进他口中。

“今日多放了些甘草,你吃着也好受些,不再吐了。”蓝忘机小心地擦掉他嘴角溢出的药汁,慢慢将药汁喂完后,拥着他让他靠在自己胸膛上,握住冰凉的手指替他取暖,一边用往日聊天般的语气话道:“这是最后一点凤鳞丹的粉末了,往后再也没有了,你要是还不醒……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魏无羡似是与他有了感应,被攥在掌心内的手指微微一抽,人也渐渐有了知觉。

蓝忘机忙在他耳边轻唤他的名字:“魏婴,魏婴。”

“唔……”魏无羡仰了仰脸,咬住了下唇似是被缚住咽喉般急急地喘息。

“婴,你醒醒,你睁开眼看看我,魏婴!”

尘封而痛苦的记忆忽然如潮水般向他俩涌来,蓝忘机握着魏无羡的手不停地给他输送灵力,却只感觉自己的所有灵力都送入了一个看不见底的黑洞,虚空而让人无由来的绝望。

“魏婴……魏婴,你醒醒……你看看我。”

 

【魏婴。】

【滚……】

【跟我回云深不知处……】

【滚……】

【你的灵脉怎么了?魏婴,魏婴你看看我……】

【滚……】

【别这么和我说话,不要这样说话,魏婴……】

【滚……】

 

魏无羡眉心微蹙,湿意缓缓渗出眼角,下意识地抓住掌心里的温暖柔软,“蓝……湛……”他醒了,视线由模糊逐渐转为清晰,脸庞上湿湿凉凉的,头脑像是被人用棍子狠狠捅进去搅了许久,疼的很,却偏偏不停地闪现出许多破碎的画面。

“江澄……”魏无羡单手捂着脑袋,痛苦地说出了画面中所看到的人,“江澄他……怎么样了……”

“他、我不知道。”蓝忘机扶着他慢慢躺下,替他按压着额角舒缓头痛,“倒是你,有哪儿不舒服?”

“胸口疼得很……”他话说了一半就顿住了,手指僵硬地摸上自己的胸口,手指下凹凸不平的触感就像是开启了他身上的某个活动的机关,忽然低头扯开衣领,只见原本完好无损的胸膛上霍然斜斜跃出了一条蜈蚣似的疤痕,尽管已经结疤,但是他认得出来,这是‘紫电’所为。

昏迷前的记忆铺天盖地的向他扑来,教他措手不及,手指按在空虚的丹田上瞪大了眼睛看着蓝忘机:“金丹呢……”

“……”

“蓝湛,金丹呢?”

“……对不起,我没护好你。”

魏无羡就这样直愣愣地看着蓝忘机,双唇颤颤着像是有话要说,可是发出的只有拼命压抑下挤出嗓子的一点气音。秋风裹挟着夜雨扑向门窗,可是却无法隔绝寒意从他的每个毛孔入侵体内,直冷得他浑身战栗。

越来越多的泪水聚集在了魏无羡的眼底,他轻轻一眨便落下一长串来。从来没在蓝湛面前哭过的他,如今却无声地哭得如此狼狈。

“魏婴,不怕,金丹……我们可以再修炼的……”蓝忘机双手捧住魏无羡消瘦的脸颊,将额头缓缓贴了过去,极力克制着哽咽:“有我在,不怕,以后,以后还会有的……”

“以后?我们还会有以后吗?”魏无羡闭上眼睛忽然失笑:“蓝湛……我们还有以后吗?”

蓝忘机抱住他,将他的头轻轻按压向自己的胸口,沉稳的声音如云深不知处内古朴的钟声,“会有的,我保证。”

胸口的湿意逐渐扩大,魏无羡压抑不住的抽噎终于成了放声大哭。其实蓝忘机倒宁可他能哭出来,至少这样的话,自己能最直观地看到他的情绪,至少……至少他还愿意哭,还愿意与他交流。

而不再是用那单一的字来拒绝他。

似是将一生的眼泪都流尽了,魏无羡抽噎着从他胸口抬起脸,“江澄他知道了吗?”

蓝忘机心尖一抽,垂下眼睑看着自己袖口上繁复的云纹绣样不言语,冷不防的脸颊被人捧在掌心,强行抬起来对上了一双湿润的眼睛,“他知道吗?”

“尚且不知。”

“呼……”魏无羡松了口气,擦干脸上的泪痕,“别告诉他了。”

蓝忘机不甚赞同地皱眉,“当年金丹之事你与他皆有所隐瞒,最后真相大白之时你们二人皆痛不欲生,既然如此为何还要隐瞒?”

“痛不欲生,正是因为知道了真相啊。”魏无羡看向房内燃着青烟的香炉,淡淡一笑,“这次不要让他知道就好了。”

蓝忘机悄悄握紧了藏在袖中的拳头,默默点了点头。

待续…

评论(65)

热度(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