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雨霖铃 17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似乎没啥要说的,看文吧

以下正文

秋风吹落枝头最后一片叶,枯黄的经络无声无息地在黄土中腐烂,成为了这片土地上再走不出去的一缕魂。

江澄最终在蓝曦臣的怀里睡去。不过,与其说睡,不如说是哭得太累晕了过去。

蓝曦臣紧紧地抱着他,双目空洞无神地看着前方。忽然,他嗤笑了一声,却在下一刻从那双清润温和的眸中落下泪来。他垂着头将脸贴上江澄满是冷汗的额头,声音颤抖得不像样子,双手却仍是不轻不重地握住他消瘦的手,“是啊,你到底怎么了……晚吟你到底怎么了……”

魏无羡两指点住江澄微蹙的眉心,稍顷,他收回手,眼中失望之色愈发浓郁,“不行,还是探不到。”

共情结束后魏无羡将自己看到的事情捡要紧的说了,可当他要请那名叫‘玉庄’的女子出来一叙时,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将其唤出。蓝忘机与蓝曦臣先后弹奏‘问灵’与‘请灵’也没有任何任何效果,他们只能看着江澄昏睡不醒,直到三日后的今天。

原本魏无羡以为蓝曦臣至少会知道有关‘玉庄’的事情,可是当蓝曦臣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反应也和他一样,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不论如何仔细回忆都想不起来江澄曾对自己提起过有关这个名字的只言片语。

在这次‘共情’里,魏无羡只见到了两个自己认识的人。一个是江晚椿,一个是江忠。他也传灵符回去询问过江晚椿当日情形,得到的回复与他在‘共情’中看到的是一样的,而正在休养的江忠给予的答案也与江晚椿一致。

江澄那年和往年一样,疯狂地抓鬼修、杀鬼修,其中一名叫杨五的鬼修死后,他怀孕的妻子找上门来,江澄恰巧外出,于是被他们俩打发了出去。

但江忠与江晚椿的说辞有一点不同。江忠说:“宗主审问他的时候,那厮言语之疯狂,态度之嚣张简直见所未见。不过……”

魏无羡:“不过?”

江忠:“他被关在地牢里没日没夜的咒骂,吃了不少苦头,但是宗主却并没有很快就杀他,反而留他多活了几日。起初我以为他只是单纯的挑衅,可是后来总觉得哪里不对……”

魏无羡的大拇指缓缓摩挲着下唇,迟疑道:“他不是挑衅,而是专程来找死的?”

从江忠的表情来看,魏无羡知道自己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

这样的鬼修想必江澄一定印象深刻,于是魏无羡想等他醒了以后再询问他关于‘杨五’和‘玉庄’的事情,却不想他人虽醒了,却是如今这样最糟糕的局面。

“无羡,你先避一避吧,一会儿晚吟醒了,恐怕会对你不利。”蓝曦臣说。

魏无羡抿了抿嘴,转身咬破指尖,以血画就了一张符篆交给了蓝曦臣,见他有些抗拒之意,道:“蓝大哥,我知道你不屑用鬼道的东西,但是这张符篆你无论如何收好了。”他的手指上鲜血淋淋,映得眼底更是血红一片:“江澄醒了,若又变得六情不认,你就把这符篆贴他身上。如果符篆什么变化都没有,那就说明他未被‘夺舍’或附身,如果符篆变红或者直接化成灰烬,那就说明他的身体里的确有东西。”

蓝曦臣仍在犹豫,他看着那张血淋淋的符篆,道:“既然我们三人已探过数次都未发现他有被‘夺舍’的迹象,又为何还要用这种法子?”

“的确如此,这三天能用的法子我们都用了,所以蓝大哥,你有没有想过若这东西厉害到我们三个人都无法正常探查的地步呢?”魏无羡毫不意外地看见蓝曦臣整张脸煞白如纸,眼底深处漫上了层层恐惧,“若是厉害到……连江澄本人都没感觉的地步呢?”

冷汗很快浸湿了蓝曦臣的里衣,他鼻尖上都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终于将那张符篆收下,声音轻如蚊呐:“快止血吧。”

“他醒了以后,蓝大哥你自己也多加小心啊,我们先走了。”说着,他率先走了出去。待蓝忘机掩上门,却发现魏无羡已经走远。

他忙疾步跟上,见魏无羡冷着脸,他心头没由来的一慌,试探着伸手去握他的手:“魏婴。”

魏无羡停了下来,望向蓝忘机的瞬间绽出微笑:“什么事?”

他虽然在笑,但是蓝忘机看得出来,他的眼神分明毫无笑意,甚至可以感受到这张几乎与平日无异的笑容下隐藏着一丝怒火。蓝忘机下意识地握紧魏无羡的手,“等等我。”

秋风掠过湖面,掀起数圈涟漪,水中倒映着两人扭曲的身影。‘飒飒’声迎风而起,又落下数枚残缺的黄叶来。

魏无羡忽然朝蓝忘机伸出了手。

蓝忘机本能地朝旁闪开,魏无羡的手僵了僵,旋即快速的往他鬓边一撩,摘下一片枯叶来,调皮地扫着他的鼻尖:“你躲什么?”

“……没有。”

“是吗?”魏无羡将树叶在指尖转了两圈,漫不经心地抛进湖里,捏了捏右手心里那只有点汗湿的手掌,扬眉一笑:“我道二哥哥突然转了性,竟变得能说会道的,原来还是一只闷葫芦。”

“魏婴,你误会了。”

魏无羡反而一脸无辜模样,“误会?我不过随口一说罢了,倒是二哥哥你又在想什么?”

“……”

“走吧,想不出来就别想了。”魏无羡笑容渐敛,右手滑出蓝忘机的掌心,在九曲回廊上行了两步,他停下脚步望着前头看似无尽的回廊,长长地叹息,“蓝湛,我虽然怪你,但是我打从心底里愿意相信你是无心的。毕竟那一剑,本来会刺在你亲哥哥身上。”

蓝忘机缓缓走近魏无羡,从背后拥住他,下巴搁在他肩上静静的不说话。

“唉……早知道晚知道,总归要知道的,你这么直接说出来也好,也省的蓝大哥为难了。”魏无羡转身看着蓝忘机,那双不属于他的眼睛里透露出只属于他的情感:“但是,蓝湛,你要记得,不管我和他之间发生过什么,他终归是我兄弟,虽没有你和蓝大哥那般的血缘亲厚,一同长大的情分总是有的。”

“我知道,今日是我急躁了。”蓝忘机看着他的眼睛,有些委屈模样:“魏婴,你不生气了。”

魏无羡绷了半日的脸终于绷不住了,捧住蓝湛的下巴咬了一口他的嘴唇:“我哪儿舍得和你生气,走吧,先吃点儿东西,之后可能还有硬仗要打呢。”他拉着蓝忘机朝厨房跑,没有看到身后之人嘴角那抹若有若无的、难能可贵的微笑。

待续…

评论(29)
热度(460)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