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雨霖铃 21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必看:拉黑我之前,不用特地私信我了,反正你骂不骂我,我依旧在写,并且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就这样。

以下正文——

蓝忘机看着江澄,面无表情:“江晚吟,我有话和你说。”

江澄强撑着眼睑仰视那个满身冰霜的人,“关于蓝曦臣的?”

来人掸了掸衣袖,正坐于江澄面前,“不,我是来谈谈你的。”

这话说得好笑,江澄也不由好奇地打量了他两眼,嗤笑道:“我?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说完他又闭上眼睛假寐。蓝忘机对于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毫不介意,自顾自地说:“是不是你觉得任何人对你好,都是理所应当的?”

江澄撑起腰杆坐的笔直,指着蓝忘机冷笑:“别人对我的好,我自然记在心上。但容我反问一句,蓝二公子,你可是也自认为在这些人之中?”

“不敢。”

“如何不敢?为何不敢?”江澄拢了拢落下肩头的外裳,“我当你脸皮堪比城墙厚,乐的沾魏无羡的光,不想竟还是个有脸有皮的。”

蓝忘机声音冷冽:“江晚吟,我兄长对你好,只是因为他喜欢你,在意你。魏婴对你好,是因为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但这不代表你可以仗着他们的‘喜欢’和‘在意’这般肆无忌惮。”

江澄抚掌而笑:“好啊,好一个‘逢乱必出’的含光君,都管到兄长头上去了。怎么,你是过来正‘夫纲’的,还是过来特地找我吵架的?”他眸中利刃般雪亮的机锋几乎要把蓝忘机看穿:“故意支开魏无羡,就为了说这个?我现在没精力和你吵,请你出去。”

蓝忘机轻轻弯了弯嘴角,“是,我是故意支开魏婴的,只因为我还顾着你的颜面。”

“颜面?”江澄奇道:“蓝忘机,你何曾顾忌过我的颜面?从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而我江晚吟的颜面又哪里需要你来给?”

蓝忘机听了他这番讥讽,面上神色没有一分的不自然,他替自己慢悠悠倒了杯茶,又递了一杯给江澄,“拿着,等下或许有用。”

他这般反复无常倒让江澄心下更加泛起了一层难言的厌烦。他挥手打开那杯茶,揪起蓝忘机的衣领咬牙道:“你有话就直说,别绕圈子!如果是玉庄的事情,我刚才也说了,没有……”

“不是玉庄。”蓝忘机打断他的话,捏住他细弱的手腕暗暗用力,“我来这儿是谈谈你的。”

“那你就直说!从刚才开始就老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蓝忘机,你到底想干嘛?”

蓝忘机手下没用什么力,就把江澄的手从自己衣服上扯下来,压在被褥上,目光看似平静却蕴含着风雨欲来的深沉,“你知不知道为了你的事情,兄长多久没有好好休息?”

“别提蓝涣。”江澄扭动着手腕试图挣脱他的桎梏,“你就直接说魏无羡吧,你特地支开他,难道只是为了和我说蓝涣?”

“好。”蓝忘机点头,一把甩开江澄的手,看他手腕上通红一片,俯在榻上不停地喘着粗气,不疾不徐地说:“那我们就来说他,从他的金丹开始说起。”

江澄脸上那份被辱的不甘瞬间退尽,只剩下疑惑和几分从心底升起不安,“金丹?”

“金丹的事情,蓝大哥你就不要多想了。”魏无羡往嘴里丢了一颗红枣,“反正你不说,我不说,蓝湛不说,不就行了?”

“可是你和忘机……”蓝曦臣欲言又止,眼里满是痛惜:“我实是不想瞒着晚吟的,可他现在的状况你也知道。”

魏无羡笑嘻嘻地蹭到蓝曦臣身边坐下,支着下颚看他一脸的愁容:“蓝大哥,哪怕江澄好了,你也不能告诉他,好不好?”

“这样对他不公平……”蓝曦臣摇头,“他有权利知道,也必须知道。”

“或许是我前世造孽太多,注定不能与蓝湛白头偕老。不过老天爷对我也不薄啦,让我能够重回人世,能够和蓝湛相守这几十年,最重要的是我还能有朝一日回到莲花坞。”魏无羡望着窗外金灿灿的银杏树叶,嘴角的笑意淡淡的:“我不贪心的,只这几十年,我已经很满足了……只是蓝大哥,你和江澄的路还很长很长,难道你想让他在未来的日子里,永远生活在这种自责中吗?”

蓝曦臣一时竟想不出话来回,他默默垂下头,一边唾弃着认同魏无羡这种说法的自己,一边却又有些安心。

至少,他们三个人一心的话,江澄永远不会知道这个事情了。

“无羡,对不起……金丹的事,我真的很抱歉。”蓝曦臣想到那日弟弟来送‘凤鳞丹’的情形,心里就忍不住发酸。他不知道魏无羡还有多久的时间,却知道在他们这次出去之前,魏无羡已经很久没有下山了。

尽管他的容貌因为云深不知处的灵气滋养没有什么变化,但内里究竟如何,只有他和蓝忘机知道。

蓝曦臣不能想,也不敢去想若是哪天只剩下弟弟一个人……

“对不起,不论是你,还是忘机……对不起……”蓝曦臣捂住眼睛用力地喘了几息:“对不起……”

魏无羡拍了拍蓝曦臣的肩,“哎呀,蓝大哥你真是的,你这样我都不好交差了呀。”他揉了揉鼻子,咽下眼里的泪意,笑道:“你看看,蓝湛专程过来搬我这个救兵来安慰你的,我反倒把你招哭了,你这不是拆我招牌嘛。”

蓝曦臣被他的话逗笑了,他擦了擦眼角,道:“他也真是的,总是口不对心。”

“再口不对心,也总被大哥看穿不是?”魏无羡见蓝曦臣好些了,便继续逗他说些开心的事情:“说起来,我真的很好奇,蓝大哥你是怎么每次都看穿蓝湛心里想的?”

“哪里看得穿呢,不过是在一起日子久了,就知道了。”

“你每次说他在笑,可是我看起来他就是一副冰山脸啊,哪里笑了呀,这怎么看出来的?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辨别方式啊?”魏无羡缠着蓝曦臣叨叨:“哎呀,好大哥你就告诉我呗,怎么看出来的?我和他这么多年了都看不出来呢。”

蓝曦臣失笑,道:“不是什么特殊的方式,而是我心里就是晓得他在笑,一种很奇特的感应。或许因为我俩是兄弟?”

“那就是说我没戏咯?”魏无羡往床榻上一倒,嘟着嘴:“不公平啊!”

蓝曦臣看着四仰八叉的魏无羡,目光平和,唇角终于带上了一点平日里常见的笑意:“兄弟之间的感应真的很难说,就好比刚才吧,我看他陪在我这儿也心不在焉的,心思老早飞去你身边了,这才让他出去的。”话音刚落,蓝曦臣唇角的笑容便僵住了,他眉间覆上一层不安的阴霾,问:“无羡,忘机他……方才怎么跟你说的?”

魏无羡见他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儿又神色异常,心里也纳闷,一边回忆蓝忘机当时的神色,一边说:“他说你情况不好,把他赶出来,一个人关在房里啊。”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他那时候挺着急的,我看他眼睛都红了。”

这话乍一听是没错,自己的确是让蓝忘机出去,说是想一个人静一静的,可细细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对。

忽然,蓝曦臣脑中如被闪电划过,劈出一道刺眼的雪亮。他霍然站起身来就朝外面跑去,魏无羡忙跟上问:“蓝大哥,你怎么了?”

“忘机呢!忘机在哪里!”他虽然这么问,但脚步已经朝江澄所在的院子飞奔而去。

魏无羡心中也隐隐猜到了些什么,他一语不发地跟着蓝曦臣的步伐。两人才刚进院子,就听见屋里传来一阵让人心慌意乱的哭声。

蓝曦臣用上轻功两三步便跨进屋内,见地上茶盏碎了一地,江澄抱头缩在榻上嚎啕大哭,而蓝忘机则站在榻边无动于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蓝湛!你干什么!”魏无羡慌忙拉开蓝忘机,隔开他与江澄之间的距离,蓝曦臣浑身如坠三九严寒,刚触到江澄便被他奋力推开老远。

“晚吟,是我,是我啊,我来了……”

然而那个人,对他的呼唤毫无反应。

“江晚吟。”蓝忘机的脚下如被钉住一样挪不开半分,他牢牢逼视着江澄,“我祝你天保九如,也祝你与兄长……百年好合!”

冰雪一般洁白的人,他的唇角慢慢漾起一丝如薄烟般的笑意。

待续…

评论(103)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