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南歌子

嗯,既然江宗主的择偶标准原著给了新的定义,那就是给了我新的脑洞。

感谢原作MXTX太太wwwwwwwwwww

该篇文是《越人歌》时间线之前。也就是说,这篇文后面紧接着就是《越人歌》。

越人歌01 越人歌02 越人歌03 越人歌04

发了这么久的刀,感谢你们还愿意看我的文。我忙不迭就来给你们发糖了!爱你们——!!!!

以下正文——

江宗主,江晚吟,江澄。性别:男,取向:呃……

大好青年江宗主在和泽芜君磨磨唧唧了快两年以后,终于——

还是没有鼓起勇气表白心意。

他心里的小九九多到莲花湖都装不下,可表面上仍旧一脸不愁嫁……不,是不愁娶的样子,这可急坏了虞家老夫人。

自家外孙长相好,家世好,修为好,偏偏三十好几了还没成亲,没天理啊!这不,虞老夫人捣着龙头拐在眉山千里传音直接下令:给我去相亲!相亲!!相亲!!!

江宗主知道自己再不答应,自己这位强悍的外祖母八成会拄着龙头拐杖过来亲自把他五花大绑送去相亲,到时候自己还怎么做人?于是他一咬牙,一拍大腿——

“相就相!来人,笔墨伺候!!”

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逃婚逃了这么多年,我倒不信稳不住您老人家了,哼!

上好的宣纸送上,松香墨磨好,江宗主提气屏息,下笔有神,龙飞凤舞四个大字一气呵成:择偶要求

好看。大括号素颜大括号。

要温柔贤淑,说话声音要轻,要勤俭持家,家世清白,最主要的是对金凌好。

江澄拿起宣纸吹了吹上头未干的墨迹,满意地点了点头:“妥了。”

一旁的绛唇探头瞟了一眼,白眼几乎翻上天:“太明显啦。”

江澄:“会吗?”

“嗯!嗯!虞老夫人见了,怕不是您明日就得和哪家姑娘入洞房了。”

江澄:“那……我再加一条?”

绛唇:“最好是直接就能排除在外的。”

江澄咬着笔杆想了半日,计上心来,提笔就写:“修为不能太高。”

绛唇:“宗主英明!”

江澄:“那当然。”

几个月后,候选的三位女修们围成一团嗑瓜子,边嗑边说:“我咋觉得这江宗主不像是找主母呢?”

“对对对,像找个管家婆。”

“还不花钱。”

“就是!”嗤之以鼻,同仇敌忾,“怪不得没老婆!”

“不过我觉得他这个要求也不过分啊。”粉衣女修说:“你们看啊,他一个人独掌莲花坞,金鳞台那边儿也暂时撒不开手,等于一人独掌两家,要是没个得力的帮他管管,还真不行呢。”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无声。

一人问:“你……你会管家吗?”

“不会。”

“做饭呢?”

“我只会吃饭。”

“你可以回去了……”

“那你呢?会管钱吗?”

“我只会花钱……哎我跟你们说呀,下个月姑苏出了最新款襦裙,可漂亮啦!”

“真的吗真的吗?我要买我要买!”

“给给给,这个是宣传册,我喜欢这条粉紫色的~”

“哇~~~不愧是云深不知处的绣娘,这配色,这做工,这款式~~~就是太贵了……”

“贵也要买啊,这可是限定款呢,限量发售一百件,啊啊~看啊,泽芜君亲手画的杏花~”

“泽芜君~人又帅~”

“家世又好~”

“为人温和谦逊~”

忽然,三个叽叽喳喳的声音又静默了。

“说到云深不知处……我咋觉得,有个人挺合适的?”

“家世清白,长的好看,还能持家。”

三人面面相觑:“我们不会想到一处了吧?”

另外两人深沉点头:“嗯——”

“诶诶诶,我跟你们说,其实我早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了。”黄衣女修压低了嗓门,另外两名女修立刻默契地凑上了耳朵:“去年年初,姑苏的清谈会,我和我爹爹都去了,别人没发现,我却看得真真的,那位的眼睛一直在往江宗主身上瞟呢。”

“我也看见了!”蓝衣女修一把甩掉瓜子跟着点头:“那时候我就在旁边,我爹爹有意带我去和江宗主结识,他俩正说着话呢,那位就过来和江宗主搭话了,约他去夜猎呢。”

“然后呢?”

“我爹想插话,结果一句话都插不上,那位还老动来动去的挡着我和我爹。”她耸肩:“我们就走咯。”

“还有还有!”粉衣女修忍不住举手:“清谈会结束之后,那位还留江宗主小住呢。”

“Yooo~”

“可惜江宗主没同意。”

“切~~~~~”

“那位看起来老失望了。”

“Yooooooooo——!!!!”

“裂冰吹了一宿呢,那个愁哇……”

“Yoooooooooooooooo——!!!!”

“哎……那位情深如厮,真叫人感动。”蓝衣修女抹了抹眼角沁出的泪花:“而且,我觉着,江宗主这择偶标准,我越看越觉着像是故意这么写的。”

“姐姐快别说了,我都要哭了!”黄衣女修忽而掩面而泣。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姐妹们,我们……我们不能做这棒打鸳鸯的事儿啊!”粉衣修女起身立于床边,聘婷的背影透出一股刚毅,她回头看着两位好姐妹,“江宗主也是用心良苦了,竟为了与那位在一起,不惜自毁清誉,真是太让人感动了,呜呜呜呜……”

“话本都不敢这么写的,呜呜……”

“爹!娘!女儿不走——呜呜呜——!”

站在酒家雅间外的江澄眉心一跳,指着紧闭的大门问带路的店小二:“你们还干这种勾当?”

小二脚下一滑,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江宗主,脑洞填一填。

江宗主一天之内相亲了三位大家小姐,结果第二天,江宗主对女孩子凶、不懂怜香惜玉、吝啬的传言就像长了腿似的吹遍了华夏大地。

凤阳眉氏的大小姐说:“我一进去,江宗主就瞪我。他那杏眼平时看着还好,但直直地盯着你看的时候,别提多吓人了,像是要吃了我似的,不行,不行。……什么?说什么?哎呦喂,我哪儿还敢说话呀,气儿都不敢出。……对啊,没然后了啊,你还想知道什么啊?总之,不行,不行,以后每天和他瞪来瞪去的,我眼睛非出毛病不可。”

济南郭氏的二小姐说:“我一进去,江宗主就说‘坐’,我坐下正吃茶,突然窗外飞进来一只大虫子,我当场就吓哭了,他看到我哭了,脸都红了,你说一个正常男人,看到女孩儿哭,会只顾着脸红吗?也不给人递帕子……然后?然后他徒手把虫子打烂了啊。我就哭着跑出来了……对啊,没然后了啊,你还想知道什么啊?总之,不行,不行,太不会怜香惜玉了。”

开封顾氏的三小姐说:“我一进去,江宗主已经点了一桌子菜等着我了。我的天,这~么多菜!……不不不,一点都不浪费,我当场就全吃了,那个大肘子我还能来三个……他啊?他一筷子没动,就坐着喝茶,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小二都进来四、五趟了,都是给他添茶水的。……然后?然后我吃饱了就走了啊,哎呀,他真的不行,临了了也不问我吃饱了没。……对啊,没然后了啊,你还想知道什么?总之,不行,不行,太小气了。”

虞老夫人气得拿龙头拐直戳地砖,差点儿把当地的土地公给震晕了:“这混小子,怎么这么愣!这么愣——!”

被江澄打发过去安抚老夫人的江战陪着笑脸说:“老夫人,宗主虽然已过而立之年,但就修仙之身来说,也才是十几岁的毛孩子,能懂什么呢?您老可是老神仙了,没必要为了小孩儿的事情气坏了自己的身子。”说着,他奉上几块茶饼:“上好的普洱,我们宗主知道您最爱喝这个,特特让我给您带来呢。”

“哼!”虞老夫人神色稍缓,道:“他自己怎么不来?倒让你过来替他受骂!”

江战一笑,“金宗主这儿又有些闹腾的小杂碎惹人心烦,我们宗主过去看看。”

“哎——金凌这孩子也是让人心疼,从小没了爹娘,都是阿澄和那……一手拉扯大的,但是这也不是事儿啊。”虞老夫人让江战搀着坐下,叹了口气:“谁家闺女愿意一过来就平白多了个‘儿子’的?”

“是,是。”江战点头。

“回去告诉他,可不许再这么惯着金凌了。”

“是,是。”

“让他也忌讳这点儿!”

“是,是。”

“没事儿也带着金凌过来看看。”

“是,是。”

“行了,你回去复命吧。这次的不好,总还有合适的,到时候我再替他把把关。你年纪比他大,见识比他广,也教教他,别老直来直去的,吓着人家姑娘家。”

“是,是,我一定好好教宗主,老夫人您放心。那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告退了。”江战躬身退下,待到出了山门才敢冒出冷汗来,长吁短叹:“我的宗主哟,你可快别浪了吧!”

正在姑苏浪的江澄忽然大大地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谁骂我?”

“晚吟可别着凉了。”蓝曦臣关上寒室的窗子,递上热茶,笑看他被揉红的鼻子:“所以,这就没了?”

“嗯,三个,一天之内全没了。”江澄低头看着冒着腾腾热气的茶水,偷偷觑着蓝曦臣的神色,试探着问:“蓝曦臣,你……呃……你叔父逼着你相亲吗?”

“……”

“好吧,当我没问。”

“尚未。”蓝曦臣替自己斟了杯茶,啜了一口后缓缓道:“不过也提过,让我糊弄过去了。”

江澄想了想,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晚吟想知道?”

“嗯,嗯!”

“我想想。”蓝曦臣低头冥思片刻,道:“我喜欢的。”

江澄拍案而起:“你糊弄我呢!”

“才没有糊弄晚吟呢。其实喜欢一个人,哪里有这么多条条框框?喜欢,不就是最大的条件了吗?”

小小的寒室内因为蓝曦臣的这番话,仿佛多了许多个看不见的小泡泡在飘,这儿一个,那儿一个,塞得满满当当,除了他俩,再容不下第三个人。

江澄不知为何自己会脸上发烫,他别过头掩饰性地咳嗽了一声,捧着杯子‘咕咚咕咚’地往肚子里灌水,蓝曦臣替他倒满水后,也低头继续作画。

看着他素手挥毫泼墨,容色恬静温和,眉眼始终带笑,唇角终年含春,江澄在心里默默驳斥着蓝曦臣方才的那番话:不是的,喜欢一个人是有条条框框的。不然,为什么我写每条择偶标准时,心里都会闪过你的脸呢?

喜欢你,喜欢到别人再入不了我的眼,喜欢到想尽办法不成亲,只想和你多亲近些,喜欢到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喜欢你啊。

江澄暗暗握紧拳头,张了张嘴:“蓝……嗯……那个……”

被叫成‘蓝那个’的人抬头一笑,搁下画笔歪了歪脑袋:“晚吟,怎么了?”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啊,笑得那么好看,让人从心底开始热了起来。怎么会这么好,会这么喜欢他?

“我……!”

喜欢你!

这三个字硬生生被江澄吞进了肚子里,他握紧拳头咬紧牙关,那几个字在舌尖上打了个弯,脱口而出:“我回去一趟!”

“怎么这么急着回去?”蓝曦臣露出一点担忧神色:“可是莲花坞出了什么急事?需要我帮忙吗?”

江澄摇了摇头,拿起‘三毒’就往外跑:“没事,你在这儿等着!”等着我向江家列祖列宗告罪之后,就来‘娶’你!

哪怕被外祖母用龙头拐打断腿,哪怕成了江家的罪人,我也要让他们知道——

江晚吟,喜欢蓝曦臣!

FIN.

评论(45)
热度(648)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