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雨霖铃 24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以下正文——

江澄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颓然地抬着头面对阴云密布的天空。忽的,一片冰凉绵软的絮状物缓缓落下,覆在他眉心晕化成水。

“晚吟,你累了。”蓝曦臣抚着他几乎瞪裂的眼角,温雅的笑容中看不到一丝疲倦和不耐烦,他轻轻吻着他的太阳穴,哄道:“快起来吧,我扶你回房睡下。”

江澄的掌心无力地垂在地上,他无声地抽咽了几息,任由寒风和冰雪贴上他的脸颊,“我不能睡。”他看向蓝曦臣,眸中渐渐多了几缕往日的神采和倔强,“蓝曦臣,我不能睡。我知道,如果我睡下,很有可能会变成另一个‘我’。”

“不会的,晚吟,不会的。”蓝曦臣摇着头把他抱进怀里,他拼命眨着眼睛想要把泪水咽下,抿了许久的嘴唇终于泄出一丝泣音:“不论哪个你……江晚吟只有一个,你不要这样折磨自己……”

江澄看着满天飞扬的雪花,倦怠地垂眸看着他素白的衣角,“蓝曦臣,不要再骗自己了……”淡薄的白烟从他嘴里散出,像是他日渐衰弱的生命般很快就消失无踪,他嘴角挂着轻浅的微笑,像是在说给蓝曦臣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我和当年那些死在莲花坞的鬼修,并没有任何不同。你看啊,我们都会死,不是吗?”

“晚吟,不要去想那些,都过去了……”

“过去了,就不存在了吗?他们……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啊……”江澄轻轻阖上眼睛,隔绝那些时不时闪现在眼前的面孔,却发现那些面孔,那些人的样子,竟是刻进了他的脑海里。

尘封多年的名册已蒙上了寸许灰尘,但被他一笔一划写下的那些名字却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少,只要他还活着一天,它们就会提醒他:江澄,你要永远记得你曾经做过的事。

想到这些,江澄自嘲一笑,“莲花坞兴在我的铁腕里,终于也会败在这一点。”

蓝曦臣摸着他略显毛躁的头发,一点点把他抱了起来走进温暖的里间:“不会的,莲花坞会在你手上花开不败。”

“如果你知道那十三年里我做了什么,你一定不会这么说的。”江澄像是看透了、厌倦了,他闭上眼睛如幽魂般叹息:“连我守了这么多年的云梦百姓都说,这是我的报应,更何况是你?你一向是最干净的。”

蓝曦臣笑着摇摇头,他压下嗓眼里的哽咽,强笑道:“那些年中你的所作所为虽多被人诟病,但如果没有你的铁腕,还不知鬼修会盛行成什么样。况且,我只知道我爱着的江澄,就是最好的江澄……你不许自暴自弃,也不许妄自菲薄,我会想办法救你的。”

江澄靠在软枕上望着蓝曦臣出神。

怎么办呢,为什么这个人说的话就会让他如此相信?

不论他说什么,自己就会无条件的相信,哪怕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般地步,但是只要他给的承诺,只要他说的话,自己就会相信,就会安心。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变成了这样一个轻易‘相信’的人?抑或是,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一个会轻易‘相信蓝曦臣’的人?

许久,江澄露出了一个笑容,那是他这么久以来露出的第一个可以被称之为‘笑’的表情,竟如春风般瞬间吹散了笼罩在他身上的森森阴气,似坞中莲蕊般甘醇清甜:“好。”

或许……是因为蓝曦臣就是一个能够让他心甘情愿相信的人吧。

蓝曦臣按着他颈间的某处穴位,江澄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他本能的去抵御即将降临的睡眠,眼前的爱侣随着他的一呼一吸愈发模糊,他吃力地伸出手触碰上蓝曦臣的脸颊,眼角滚下一串热泪:“如果……我不再是我……叫醒我……”

“睡吧,晚吟。”蓝曦臣盖上他的眼睛,声音低沉温柔,让人迷醉:“睡吧……”

江澄挣扎着不愿闭上眼睛,他双手软软地抓着蓝曦臣的手腕,一字一句说的吃力却清晰:“你……会在我……身边吧?”

“会。”

“永远……永远……”

“永远。”蓝曦臣低下头,吮吻着他干裂起皮的双唇:“我永远都在,睡吧。”

抓在手腕上的力道忽然松开,江澄的手无力地落在了床榻上。蓝曦臣为他掖好被角,这才转头看向身后的魏无羡与蓝忘机。

“我们出去说话。”

蓝曦臣合上里间的门,坐在外堂看着院中飘然落下的雪。

由于刚下过一场大雨,雪花落到地上根本积不起来,洁白如斯却只落得与污泥一般的下场,想来这也是雪不曾想到的结局。

“无羡,当真无法让玉庄自己出来吗?”蓝曦臣望着前赴后继落下的雪片,轻声问。

魏无羡点了点头,“是,这女鬼怨气深重,加之她死前曾吃下自己的……孩子,这孩子本该存活于世,却不幸夭折,婴灵怨念与玉庄自身的怨念叠加,一朝附在江澄身上,凭着前所未有的怨煞潜伏了许久,当察觉到的时候,已经与他魂魄难舍难分,绝不能强行分离。”

“那么,如果是她自愿出来呢?有无这个可能?”蓝曦臣问。

“若是她自愿,那就再好不过了。可是蓝大哥,你也看到了……恐怕,她不会让江澄善终。”魏无羡说到这儿,声音已经有些发颤:“蓝大哥,如果真的到了不得不动手的那一天……也请你一定不要阻拦,毕竟留得江澄一条命在比什么都……”

蓝曦臣打断魏无羡的话,摇了摇头:“一旦他的魂魄受损,轻则失去部分记忆,重则状若痴呆,而自古以来魂魄受损不全的人,大多是后者,我不能冒这个险。那玉庄恐怕等的就是后面那种结果,所以她不惜用这种方法逼得我们不得不以伤害晚吟的魂魄为代价来杀她。”

魏无羡想到这层后也不由沁出冷汗,他连说话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刺骨的寒意从骨缝里钻出来:“到时候,江澄才是真的生不如死……她好阴毒。”

“她不停让晚吟重复过去经历过的痛苦回忆,让他的记忆回到过去,就是不愿让他好过。”蓝曦臣紧紧捏住拳头,一向温润的眸子中难得的浮现了杀机:“一想到晚吟的痛苦会让她的魂魄有片刻安宁,我便不能饶……”蓝曦臣忽然顿住,下半句话全咽了回去。

过去的画面一幕幕飞快地闪过他脑海,他飞快地过滤着这些画面中相同的信息,神色愈来愈凝重。

“蓝大哥,怎么了?”魏无羡轻声唤他,却见他脸色竟白得比身上的校服还渗人。

“兄长,兄长。”蓝忘机轻轻晃了晃他的肩膀,看他稍稍回过神来才松了口气,“兄长,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蓝曦臣拍了拍弟弟的手背以示安慰,目光落在了魏无羡身上,“无羡,我求你个事。”

“什么事?”

蓝曦臣的眸色里浸染着浓重的哀伤和恳求,这样的目光让魏无羡不安。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居然能一瞬间猜到蓝曦臣要说的话,所以在他开口之前就摇头连连后退:“不,不,蓝大哥你不能这样……”

“你听我把话说完。”蓝曦臣拉住魏无羡,“然后,晚吟也要……多拜托你了。”

待续…

评论(57)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