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雨霖铃 33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以下正文——

江澄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看着眼前披头散发的厉鬼,“故事说完了,你还满意么?”

玉庄怨毒的双眸雪亮,睁得如铜铃般硕大,在幽暗的墓室内隐隐闪着红光,如同两团幽冥鬼火,她轻轻摇着头,如痴如癫,“你撒谎,你在撒谎!”

“撒谎?你刚才也说了,哪怕我撒谎让你放过我,我又如何能出得去?”江澄的脸庞在长明灯跃动的烛火下折射出阴翳的阴影,他声音冷毒,面上却是露出笑来,“况且,现在是我不会放过你。”话音刚落,‘三毒’就在玉庄身体里狠狠一转,女鬼疼得仰天长啸,鬼婴扭曲痛苦的面容也浮现在她的另一半面庞上,江澄一手掐住玉庄青紫异常的脖颈,一手执剑注入灵力,只恨不能立时让她灰飞烟灭。

忽然,他感觉左边有阴风扑面而来,于是本能地向后一躲,玉庄利用江澄躲开的空隙迅速逃离他的控制,甚至不惜被‘三毒’削去大半肩膀,只四肢后折攀附在墓室上方的角落,等待时机再行杀戮之事。

江澄过了一会儿才感觉到疼痛,他眉心微蹙抬手摸向脖子,甚为疑惑地看着满手的鲜血,再看向玉庄时已收敛起所有情绪,平静的面庞上看不出任何异样。

“江晚吟,你如今编排这些故事出来,不过是想临死前心里好受些罢了!我便不能让你如愿!”厉鬼张嘴咆哮,尖锐的嘶鸣充斥着偌大的墓室,“我夫君死在你手里!他死在你手里!”

“我当时若不杀了他,他便会被万鬼活活撕碎吞噬……你想过被活生生撕开血肉时的痛苦吗!”江澄足下发力挥剑而上,使出上乘轻功在墓室中追逐着玉庄,“你听到过被反噬的人的惨叫吗?”

“一派胡言!”玉庄被江澄逼到角落,伸出殷红的十根指甲,“你不过是在为你屠杀的行为找借口!江晚吟,你就是喜欢杀人!杀鬼修只是你的借口!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她指着江澄惨白的面孔笑得打跌,“被我说中了吧?那些被你杀的,可都是人啊……杀人的滋味儿好吗?”

江澄举剑的手微微颤抖,他脑海中不停浮现出那些将跟随他一生的记忆——溅上脸颊的温血、死不瞑目的眼睛、客卿垂死挣扎的大声质问:你凭什么杀我!难道我想帮你也是错吗!

‘三毒’扎进了客卿的心口,他死的很快,甚至还来不及感受痛苦便被夺去了生命。只是江澄刺得太深了,整柄剑都没进了那名客卿的身体,以至于他竟没能一下子拔出来。他平静地吩咐人处理干净,自己则快速离开牢房,偷偷跑去无人的角落吐得天昏地暗。

这是他第一次亲手杀死朝夕相处的人。

杀人的滋味并不好受,江澄并不喜欢杀人……可是一想到那些是鬼修,一想到阿姐的一生就是被一个鬼修亲手毁了的,他便不能不恨鬼修。

如果不是那个人执意修鬼道,如果不是那个人逞英雄……如果不是那个人……如果不是魏无羡!

“我没错……”他听见自己说:“鬼修害人害己,就该死,死!”江澄挺起腰杆,擦去唇边的胆汁,义无反顾地走向校场:“把所有鬼修都给我拖出来!”

江澄注视着玉庄,缓缓地说:“我没错……我没错!鬼修是人,被鬼修害死的难道就不是人吗?你丈夫背着你做了多少腌渍事情,你想都想不到!他却全对我说了……杀婴取肝,掘人祖坟坏人祖上风水,这还都是轻的。你还要我说更多吗?啊?!”

“你撒谎——!我丈夫是天下最好的男人!他是修仙的!他救过我的命!”

“所以他最后把自己的命也搭上了,只求我能让你们母子平安!”江澄趁玉庄不备,闪至她身后一剑削去她的头颅,然厉鬼即使没有头颅也仍旧站得笔直,双手似一把剪刀,只往江澄身上‘呼呼’攻去,头滚落到棺木旁边,吐出五尺长的舌头去勾江澄的脚。

江澄一脚踩住那根舌头,一手挥剑与厉鬼身体缠斗,他已然虚透的身体渐渐显出不支之态,忽觉一阵钻心的疼痛,低头看去只见玉庄紧紧撕咬住他的小腿,利齿刺透衣服直达血肉。

“呜——!”江澄身形一晃差点摔倒,他一剑逼开女鬼的身体,反手就要往头颅上刺去,然他此时因伤所致,行动较往日慢上许多,还不等他刺下去,双手便被无头女鬼牢牢制住,再挣不开分毫。

“我今日便让你尝尝被女鬼吞噬的苦楚!我说过,要让你不得好死——!”玉庄的面孔飘到他面前癫狂地笑着,没有身体的头颅在半空中左右乱晃似乎兴奋到了极点,“哈哈哈哈哈!江晚吟,能在你身体里陪着你一起经历这——么长时间的痛苦,我好开心,哈哈哈!好开心!”

江澄眼眶通红全是藏不住的恨意,却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霍然漫上雪白泪花,身体一颤又是一口鲜血喷溅而出,星星点点洒在了女鬼的脸上,还有她后面的棺木之上。

“我只恨我自己,为什么要遵守这君子协议……为什么要不停地找你……如果我没去找你,他们就都不会死……都不会死……”江澄凄楚一笑,眸中光芒渐淡,只凝视着那棺木片刻,忽而大哭着又呕出一口鲜血:“蓝涣……蓝涣——!”

江澄的哭声,女鬼尖锐的笑声在墓室交织成一片人间炼狱,以至于棺材内细微的摩擦声竟无人注意,直到那沉重的棺盖发出一声巨响,墓室内骤然安静了下来。

这静仿佛抑住的不是一人一鬼的声音,它如同黏稠的胶,黏住了时间,黏住了空气,凝结了这个空间中所有流动的物体。

‘咔吱咔吱……’指甲抠弄木材所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促,到最后竟变成了疯狂的拍打和剧烈的撞击,棺木被撞得左右摇摆几次都差点儿倒下,然而就在他们以为棺木会四分五裂的时候,一切却又忽然停止了。

只是这停止也并未用太长的时间,棺材内,仿佛是有人曲起了手指,极有涵养地扣着棺盖内侧。

‘叩叩叩……叩叩……’

三长两短,极有规律地反复敲打了三次,随后又陷入了令人不安的死寂之中。

长明灯就在恐惧积压到最高处时毫无征兆地全部被熄灭,江澄的视线在一瞬间陷入了黑暗,只听一声爆裂的巨响,似乎有白影从他面前掠过,紧接着他便听见‘咚’的一声闷响,好像是什么被砸在了墙上,禁锢住他身体的力量也忽然消失了。

江澄膝盖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猛地跪在地上。长明灯就在此刻又亮了起来,他微眯了杏眼躲避突如其来的光明所带来的不适,双手轻轻打着颤,带着不知是害怕还是期待的情绪缓缓抬起了头。

在他身前三步远的距离,站着一个他最熟悉不过的背影,抹额长长的飘带垂在他脑后,虽然他未佩剑,也未携带灵器,但是江澄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

“蓝曦臣!”

那人抹额轻缓飘起,身形未动分毫,缓缓将头扭了过来。

待续…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评论(84)
热度(432)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