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雨霖铃 34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图片特别鸣谢 @别开枪我真的是个小号 

以下正文——

蓝曦臣与江澄隔着三步的距离相望,而这三步于他们任何一方来说,都是再无法逾越的鸿沟。

墨黑晶亮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泽,蓝曦臣艰难地抬起一条腿朝前走了一步,想了想,似乎觉得不太对,他又倒退着行了一步,终于渐渐地与江澄愈来愈近。那人跪在地上,仰起脸呆呆地望着他,眼里有着他无法理解的情绪在翻腾,这股情绪随着他呼吸的起伏愈滚愈浓烈,蓝曦臣听见他的声音几乎被压成了一条缝,“蓝涣……”

蓝曦臣僵硬地动了动嘴角,脸颊旁的黑纹随着他的动作深至开裂,他脚下一动,随着骨骼发出‘嘎啦嘎啦’的脆响,终于将身体摆回了正常的姿势。

他看着江澄满是泪水的脸,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哭,他抓着自己的衣角双手颤颤,近乎于失声地痛哭,这种情绪蓝曦臣不懂,却也知道身体某个不会跳动的地方十分难受。他伸手想要抚去江澄脸上的水珠,然而僵直的身体无法弯下,他努力伸长了手指却无法触碰到那人哭泣的脸庞。

再也不能为他抚平创伤,再也不能给他温暖的拥抱,再也不能让他从心底里微笑出来……

蓝曦臣歪了歪脖子,似乎明白了江澄哭泣的原因。

原来,都是因为他啊……

“蓝、曦臣……!”江澄嚎啕痛哭,他握住那双青白的冰冷手掌,将脸深深地埋进了掌心,哭声因此变得有些压抑,又因为是在蓝曦臣的面前,他哭得肆无忌惮。陵墓内,江澄的哭声传得又深又远,碰到了远处的石壁,再被弹了回来,仍旧回到了墓室中,回到了他的身边。

他的哀哭,他的悲哀,他的绝望,从此深埋地下,再无第三人知晓。

忽然,一阵阴风刮过,江澄眉心微蹙,然还不等他细想就听身后破风之声传来,厉鬼尖锐的叫声几乎瞬间就移至他颈后。他起身要躲却被人猛地推至一旁,白色身影隔开了他与玉庄的距离,一双阴白的几乎只剩枯骨的手穿破了蓝曦臣的胸膛抓向他,却只能停在他鼻尖前三寸不足的地方徒劳地抓挠。

蓝曦臣喉间发出低沉的吼声,似是警告,亦似是进攻的信号,他抓住玉庄的手臂一点一点将之从身体里拔出来,身体周围缭绕着黑色的薄烟,原本只存在于脸颊上的尸纹随着他的怒吼而暴涨,直蔓延到衣领之下。

玉庄身形明灭之间挣脱出了蓝曦臣的桎梏,然而她知晓如今要杀掉江澄已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凭借眼前这具凶尸的能力,要助江澄逃出去也只是时间问题……

她恨得眼里出血,咆哮着几次想要发起进攻却苦于没有任何下手的机会。不能让江澄死在她面前,她便不能咽下这口怨气,光是看着他如此痛苦远远不够让她的灵魂得到片刻安宁,浓烈的恨意炙烤着她的魂魄,她双手抱着头颅在陵墓中盲目地来回疾走,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着什么,间或发出森冷的笑声,那双怨毒的双眼却从头至尾没有从江澄身上离开过。

“江晚吟,江晚吟……噗哈哈哈!我一定会让你死,你等着,你等我想想让你怎么死……哈哈哈哈!”玉庄的手轻轻拍着自己的头顶,像是在撸一只蜷缩在怀里的猫儿,忽然,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绝妙的办法,捧着头颅一路冲了过来,瞪大了眼睛笑得花枝乱颤:“你想不想看我死的样子?你也这么死,好不好?把头伸进去,就一点儿也不疼啦,哈哈哈哈!”

“好……”江澄低垂着头,有气无力地答道。他缓缓抬眸,眼里迸射出浓烈的杀意,他陡然跃出蓝曦臣的身后,‘三毒’朝她刺去,“不过,也一定要在杀了你以后!”

玉庄心中一喜,身形一旋化成一道浓烟直朝江澄身上撞去,江澄奋力扭腰躲过,避免了再次被附身的局面,另一边,蓝曦臣也劈掌挥向玉庄,浓烟无形,被冲散后又立刻凝聚起来,继续朝江澄俯冲而去。

‘三毒’勉强挡去几下玉庄的攻势之后,江澄再支撑不住,撑着剑半跪在地上,只余下蓝曦臣仍站在他身前替他阻挡厉鬼,原本雪白的寿衣上多了数条黑色的伤口,脸上也被锋利的指甲抓得血痕累累。

江澄双手执剑奋力朝右侧一挥,再一次击退玉庄后,再也没了力气,剑柄脱手而出落到地上,他掩住嘴唇闷咳了几声,溢出几缕鲜血,耳边凶尸咆哮声渐远,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他已无力去思考自己醒来以后会是什么样子,还会不会记得发生过什么,会不会记得自己和蓝曦臣之间发生的事情,会不会还能得他如此爱护……

江澄看着蓝曦臣被玉庄一晃,甩到了一边,想要回身护住他时已然来不及。黑色的浓烟中厉鬼布满利齿的可怖笑容越来越近,沾血的麻神伸到了他面前,他本能地抬手去挡,却挡不住黑暗的降临……

“呜——啊!!”尖锐的惨叫惊得江澄浑身一颤,他茫然地睁开眼,却见玉庄的脸凝固成一个惊愕的表情,她的身体在‘吱吱’冒着烟,脸上的鬼婴左突右闪几乎要撑破她的脸皮。

“可算把你盼出来了。”一人语气颇为轻松地说,他缓缓从玉庄身后探出脸来,忽而露出一个笑容:“要不要让我们也来想想,你想再怎么死一次?”他两指微一用力,暗红色的符咒瞬间打入了女鬼的身体,只见她倏然张大了嘴巴,一口一口将婴儿的骨血全吐了出来。

“魏……无……羡……!”玉庄抱着肚子在地上翻滚,她似是不敢置信一般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会在这里!”

玉庄话音刚落便被一席纯白占据了视线,一张符纸拍上了她的额上,镇压住她的身体,来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边翻白眼边抽搐,温煦的声音带着比陵墓内更冷冽的气息,缓缓地说:“夫人既然已经看见了他,难道还不用‘你们’吗?”

白衣公子周身覆着霜雪,‘朔月’长剑直指厉鬼眉心,敛去一身温雅的他,如孤山上流淌的冰泉,再无半点如玉温润。

待续…

评论(107)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