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雨霖铃 37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修罗场……

以下正文——

雨声缓缓划过云深不知处幽静的冬夜,绵绵细雨打在静室的窗户上,奏出绵软而破碎的滴答声,悠悠不绝。

蓝忘机被这凄婉的雨声惊醒,交叠于胸前的双手缓缓握紧成拳,不想呼吸声微重,竟教身旁之人警觉。

“蓝湛。”声音虽有些疲惫,却并没有睡醒后特有的慵懒安适。蓝忘机侧身轻抚魏无羡的脸颊,借着窗外幽微的光线注视着他:“睡不着?”

“你不也一样吗?”魏无羡从被子里伸出温热的手掌,依样画葫芦地摸着蓝忘机的脸:“有心事?”

蓝忘机点点头,又很快地摇头,有些孩子气地抓住了魏无羡的手拢进怀里。怀中手掌温暖而干燥,常年养尊处优下来让这双手上的皮肉也愈见柔软,蓝忘机一根一根捏着他的手指,像是在玩儿,又像是在确认那让人安心的温度。他一言不发地把玩着那十根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嘴唇抿了又抿,终于缓缓张开,“你的咳症……”

魏无羡拿食指点着他的鼻子笑说:“我当是什么事儿让你这么大半夜的不睡觉呢,原来是为了这个。这些日子我不是被你盯着一天三顿地吃药,又成天地喝什么冰糖雪梨、冰露枇杷,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那你又为何不睡?”

魏无羡愣了愣神,他看着黑夜里模糊的那张面孔,唯有双目点点润亮好似多日不见的繁星,心头忽地生出些羡艳,又有更多的爱怜和不舍。他靠近那双眼睛,将双唇印上那薄薄的眼睑,“我没事,就是睡不着,随便想些事儿。”话刚说完,他忽然拉开自己与蓝忘机的距离,掩唇爆发出一串剧烈的咳嗽。

待咳完以后,魏无羡原本苍白的面上不由浮上一层细密的虚汗,原先还算温暖的手掌也变得温凉。他披衣坐在榻上,喝了一口凉得刚好的热茶,这才朝蓝忘机笑道:“我又在你面前出洋相了。”

蓝忘机低垂着头默默良久,执拗地握住魏无羡不再温暖的手掌不肯松开,他额头抵在那单薄的胸膛上,听着心跳声‘咚咚’地传来,自己的心尖上却徐徐泛出一阵痛意。

“干什么呀,我不过是前些日子受凉罢了。这人呐可是吃五谷杂粮的,哪能不生病呢。”魏无羡的下巴枕在那颗脑袋上,声音因着刚才的咳嗽而有些沙哑,“喂,蓝湛,你再不起来,我可要当你在哭鼻子咯?”

“在你面前哭一哭又何妨?”蓝忘机抬起脸来看他,两人四目相对在彼此唇上落下轻柔的吻,他又转而靠在了魏无羡肩上,“况且我并未哭。”

魏无羡不禁笑出声来,歪着脑袋轻轻蹭上蓝忘机的额头,“好好好,我们的蓝二公子没哭,是小的错怪你啦。”他又忍不住咳了两声,拿起一旁未喝完的茶水一饮而尽,咽下喉头漫出的血腥气,轻声说:“睡吧,明日一早还要去寒室。”

蓝忘机熄灭烛火,忙钻进被褥抓过魏无羡的双手,将其贴上自己的皮肉为他取暖,又把他搂进怀里,把被子掖的严严实实,一丝风也漏不进去,这才闭上眼睛。

黑夜中,魏无羡贴在蓝忘机胸口听着他沉着有力的心跳声,一股酸楚凉意忽然激得他鼻尖发酸,他差点儿就忍不住湿了眼眶,喉头突如其来的刺痒让他不得不使出全身解数才压下咳嗽,待这阵儿过去后,眼泪是没了,身体却止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可是哪里不适?”

“没有。”魏无羡伸手揽住蓝忘机的腰身,“二哥哥,我有些冷。”

蓝忘机将他整个圈进自己怀中,呼吸缓缓打在他的耳鬓,“那就像这样,千万不要放开我。”

次日卯时,魏无羡同蓝忘机一同起来了。下了几日的雨不知何时停了,微亮的云朵被朝阳挣出一道金光,竟让多日未见阳光的人们有些恍惚。

魏无羡把自己裹在厚厚的冬衣里,只露出小半张脸。他望了望天,觉得这朝阳的光晕绚烂到了极致。苍白的脸上牵出一丝暖春般的笑意,他拉住了蓝忘机的衣袖轻声道,“去寒室看看大哥和江澄。”

蓝忘机看着那双露在外头的清润黑眸,“等下我让人把药送去寒室,你就在那儿喝了吧。”

魏无羡点头,与蓝忘机并肩行往寒室。才至寒室院门外,就闻到一阵浓郁的药草气味。待推门而入,只见蓝曦臣正端了药碗走进去,掩门时见二人正立在外头,不由一愣,“今日来的好早,无羡怎不多休息会儿?”

“左右睡不着,不如过来看看大哥和江澄。”魏无羡在门外褪下斗篷,为蓝曦臣掀开暖帘,“里面好暖和,外头这天可冻死人了。”

“下雪不冷融雪冷,你身子还未好,仔细别着凉,快进去吧。”

魏无羡接过蓝曦臣手中的药碗,摸着感觉冷热刚好,便顺势端到江澄睡着的榻边放下,掀起纱帐坐进去,熟练地将药汁一口一口喂进他口中,不见一滴落下。他见江澄仍旧如沉睡在梦中,不由眉心微蹙:“这都半个月了,怎的还不醒。”

蓝曦臣轻轻叹了口气,语气中是难掩的担忧:“医师说他气血大亏,兼之受过内伤损及心脉,只能慢慢来,急不得。”

一旁的蓝忘机听到‘损及心脉’四个字时,倒茶的手顿了顿,洒了几滴茶水出来。蓝曦臣犹似未觉般接过弟弟递上的茶水,示意他坐下,继续说:“好在最麻烦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无羡,这次真要多谢你。”

魏无羡一笑,摇了摇头:“还是大哥你想到那女鬼说过只想让江澄痛苦,又留意到他每次在伤了亲近之人后会立刻清醒,这才想出了用‘诈死’去引出那女鬼的法子,我和蓝湛不过是打下手罢了。”

“若不是你精心制作的替身人偶,我们又怎能顺利骗过这么多人的眼睛,更重要的是,还骗过了玉庄?”蓝曦臣又看向蓝忘机,“也要多谢忘机了,此番计划,你也出力不少。”

“兄长不必言谢。”蓝忘机目光淡然地回视蓝曦臣,又听他问:“无羡的咳症怎么样了?我听着似是好多了。”

蓝忘机低眉饮茶,耳边是药罐盖子被热气顶开的‘噗噗’声,四周静得几乎能听见外头雪化开的声音。就在蓝曦臣要移开视线转而去问魏无羡的时候,才听那人嗓音清冷地说:“好多了。”

蓝曦臣闻得此言,一笑算是为他们感到欣慰。三人默默坐了一阵,除了魏无羡偶尔咳嗽两声外再无其他声音,又过了一会儿,外头一把脆嫩的童声打破了一室的寂静,“魏先生,您的药熬好了。”

魏无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扬声道:“拿进来吧。”他松开藏在袖中的手掌,接稳药童送来的汤药,“多谢。”

药童依足规矩行礼后摇了摇头,“魏先生不必客气。”他乌圆的眼睛望着魏无羡,忽闪着眨了两下,一派天真地问:“魏先生,您很热吗?脸好红啊。”

魏无羡一愣,牵起嘴角,摸了摸药童的头,温言笑道:“屋子里地龙烧的多,是有些热。你先下去吧,过会儿再来收拾。”

药童扬着小脸被魏无羡揉乱了一头细软的头发,只觉不小心触上自己额头的手掌滚烫无比,他虽年幼但到底是从小在医师身边长大的,此时已觉魏无羡情况不对,刚要开口说话,却听床榻之上传来一声极轻的呜咽。

“蓝……涣……”

待续…

评论(56)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