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雨霖铃 39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依旧是刀_(:з」∠)_好吧,我已经把自己洗干净了,来吧,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

以下正文——

蓝曦臣不动声色地深吸几口气才压下心中翻腾的情绪,神色如常地看着蓝忘机,口中语气不由温软下来:“这么匆忙?不如等开春以后再说吧。”

纵然蓝曦臣心中对弟弟在这件事上的行为有诸多不满,可是归根到底他却不想真的逼他离开。那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亲弟弟,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比他俩的血缘更为亲近。

他还记得那一年的午后,母亲拉着他的手说,自己命薄,怕是用尽了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才得了他们两个孩子,却终是不能陪他们一起长大。她说,阿湛心思敏感,比旁人更加纤细容易多思,又凡事不愿说……

“你这个做兄长的,一定要多多照顾他,凡事护着他……”

在得到了他的允诺后,母亲便与世长辞。因着弟弟年幼,所以当时并未到场。

整个家族的人都瞒着他。

蓝曦臣还记得那天夜里自己回了寒室,弟弟正坐在案前抚琴,见他回来后依足规矩行礼,圆嘟嘟的小脸鼓了鼓,终于在钻进被子以后小心翼翼地拉住了他的手,小声说:“明日就又满一个月了。”

母亲不在了。

这句话是蓝曦臣亲口对他说了,可是他不知道要怎么和弟弟解释‘不在了’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他忽然想到,蓝湛的母亲不在了,自己和蓝湛的母亲,不在了……

明日就又是一个满月,他本该牵着阿湛的手一起去开满龙胆花的小院探望母亲的,可是他们的母亲不在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压抑了半日的眼泪这时才后知后觉流出来。蓝湛一团稚气的小脸满满的都是诧异,他犹豫了一会儿才伸出热乎乎的小手,擦了擦自己的小脸,“兄长,不哭。”想了想,又说:“食不言,寝不语,阿湛错了。”

一个半大的孩子搂着另一个更小的孩子,在小小的心里担心着第二日的到来,于深夜里无声地哭泣。

蓝曦臣看着跪得笔直的蓝忘机,心下蔓出无声的叹息,他拉住弟弟的手搀他起来,语气中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点恳求:“忘机,留下吧。”

蓝忘机的心一分一分冷下去,他看着被牢牢握住的手,一点点抽出自己的指尖,“兄长,放手吧。”

“就算要走,也不必这么急于一时,总得等……”

“我发现,自己这一生似乎一直都在等待。”蓝忘机看着兄长眼中的自己,“小时候,我在等母亲开门。后来,我在等魏婴回头看我一眼。再然后,我在等自己的伤好了以后去了夷陵,魏婴却尸骨无存。最后,我几乎无望地等了他十三年……”他又望向坐在榻边的江澄,忽而释然一笑,竟与蓝曦臣像了个十足:“我累了,不想等了。”

“蓝忘机,你告诉我,想走到底是你的意思,还是魏无羡的意思?”江澄攥紧手中的被褥,杏眼里是满满的怀疑:“若是魏无羡的意思,你让他当面和我来说。”

“他身体不适,最近不太适宜走动。”

“身体不适?他怎么了!”江澄挣扎着要下榻,忙被蓝曦臣拦下,他扶住蓝曦臣的手臂,小腿微微打颤,逼视着蓝忘机追问:“魏无羡怎么了?”

“病了。从制作替身起他就没睡过,直到把你弄出陵墓他才倒下。说起来,他这具身体生病不是很正常吗?”蓝忘机缓缓朝外走去,见蓝染和蓝念两位医师都在外间抓药写方子,不由心气一滞,语气也不由比方才更冷上两分:“他又没有金丹,就是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江澄脑海中来来回回的只有蓝忘机最后那一句‘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他双膝一软差点摔倒在地,指尖颤颤地几乎抓不住蓝曦臣的衣袍,声音细若蚊呢:“蓝涣,他这话的意思是……我害死了魏无羡?”

“晚吟,你听我说,无羡最近是不太舒服,老是咳嗽……你也知道忘机的,他总是对无羡的事情有些上心过头了,并没有这么严重的。”蓝曦臣抱着他温凉的身体极力安抚:“他今天早上还来过呢,不过是他刚走你就醒了,所以没见着。”

“蓝曦臣,我想去看看他……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好,不过现在夜深了,外头又冷,不如明日吧。”

“我不。”江澄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就要见他。”

蓝曦臣叹了口气,微笑道:“好,我带你去见他。”

夜深霜露凄凄。江澄穿着一身雪色镶毛的衣裳,被蓝曦臣半扶半抱地来到了静室。他立于门外良久,抬起手犹豫着没有扣门。蓝曦臣微微侧首看他神色凄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对视一眼,江澄似是下定决心一般点了点头,却忽然听见里面传来咳嗽声。

他当下也顾不得心中诸多顾虑,推开门踉跄着跑了进去,却不想脚下一软,整个人前扑出去摔在内室暖帘前。忽地只觉面前暖风一呵,雪白衣袍出现在视线之中,清凌凌的嗓音带着一丝惊讶自头顶传来:“你……兄长为何在此?”

“晚吟不放心无羡,一定要来看看。”蓝曦臣看也不看蓝忘机,弯腰扶起江澄。只听屋内咳嗽声渐止,魏无羡似乎起身走过来,声音沙哑却仍不掩欣喜与意外:“江澄?”

江澄一把箍住魏无羡的手臂将他上上下下看了个遍,方要开口就突然闻见房内一缕不易察觉的血腥气,他目光在室内转了一圈,却是什么也没发现。他微微蹙起细眉又打量了他两眼,才说:“你得了什么病?”

“嗨,咳症而已。”说着,魏无羡不由责怪地看了蓝忘机两眼:“他就爱大惊小怪的,你别听他胡说。”

“蓝二说……你要走。”

魏无羡一怔,点了点头:“是啊,我想我爹、我娘了,这么多年没去看他们了,突然有些过意不去。”

“不走好不好?”

“……”

“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还有很多事情想问你。”江澄与魏无羡一同坐下,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后头的双璧,“魏无羡,不要走好不好?”

魏无羡满腹里打好草稿的推辞再也说不出口,他对上江澄几乎哀求的眼神,看着他满头的白发,霍然想到似乎自己在见到江澄的第一面时,他就是在乞求。

【爹爹,不要送走它们好不好……不要走好不好……阿澄会、会乖……】

小小一团的孩子哭得直打嗝,抱着父亲的大腿扬起哭花了的小脸。是对着自己的父亲,又何尝不是对着那个被自己父亲抱着的、那个外来的孩子。

他这时才想起来,似乎江澄的每一次‘失去’都和自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可即使这样,他还是能对这样的自己说出挽留的话。或许他是真的害怕‘失去’吧?

“好……”魏无羡鼻子一酸,一把抱住江澄,狠狠吞下眼中泪意:“不走,我不走,我答应你,我永远都不会走。”

待续…

评论(43)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