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雨霖铃 40(上)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不好意思啊各位,实在是年底太忙+考试,很久没更新了。

并未弃坑,各位放心!!!

短小的来一发,感谢各位!

以下正文——

蓝曦臣轻轻合上里间的门,手掌在门板上贴了良久,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转身望向蓝忘机。

“一定要走吗?”

蓝忘机替哥哥倒了一杯香茗,做了个‘请’的手势,唇角微微勾起一丝温和的暖意:“我听他的。”

“他说不走。”蓝曦臣走至弟弟面前坐下,按住他放在膝上的双手,墨黑的瞳仁静静地看着他,“你当真听他的?”

蓝忘机低头抿了一口茶,点了点头。

兄弟二人相对而坐久久无言。蓝忘机的视线在蓝曦臣面上牵寻片刻,在脑海中细细地过滤着二人从小到大的点滴,忽然开口:“兄长的眼角下,原本是没有痣的。”

蓝曦臣一怔,伸手抚上右眼眼尾,“这个……原也是没有的。”他淡淡一笑:“难为你注意到了,我也是经晚吟提醒才晓得这里居然有了泪痣。”

“是啊,原本是没有的。”蓝忘机微垂眼眸,指尖摩挲着乳白茶盏的杯口,“如何……就有了呢。”

我们之间的嫌隙,如何就有了呢?看着它越来越大,看着它将我们之间的纽带一点点撕裂……

兄长,我很疼。你也如我这般疼吗?

蓝忘机抬眸看向蓝曦臣,见他只是沉默着喝茶,心底不由蔓生出无尽的悲凉和凄怆。

窗外不知何时又飘起了大雪,间或传来冰雪从屋檐上落下的声音。蓝曦臣放下手中茶盏,踱步至窗前推开半扇窗户,“一庭风雪夜漫漫,我该回去了。”

蓝忘机微有错愕,看了看内室紧闭的房门,又看向步入雪地中的兄长,起身追了出去。

“兄长。”

“忘机还有何事?”

蓝忘机心底一酸,喉头哽咽几乎说不出话来,他暗自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胸腔仿佛都要被冻住了般疼痛,“兄长,路上小心。”

蓝曦臣垂眸微笑,唇角的笑容似是被春风浸染般温煦:“你也是。”他迅速转身离去。雪夜难行,他却仍步履平稳,唯眼下两行泪滑过冰冷的脸颊,带来了稀薄的暖意。

待他回到静室,魏无羡正笼着手炉坐在外头发呆。见人进来,他扬唇一笑:“还有两个时辰就天亮了。”

蓝忘机替他系紧脖子下的丝带,又摸了摸他掌心的手炉,触手只觉温热干燥,不觉心下一暖,将他双手一同笼进怀中,指腹轻扫他光滑手背:“他把江晚吟留在了这里……他还愿意信我。”

“你终究是他亲弟弟。”魏无羡轻笑,擦去他眼角一星半点的泪光,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动作一顿,轻轻叹了口气,说:“江澄也愿意信我。”

魏无羡重又回到内室,坐在榻边看着江澄的睡颜。他食指沿着那张俊美的有些凌厉的脸庞缓缓描摹,似是要把整个轮廓印刻在脑海中,又似乎是在描绘着记忆中的那个紫衣少年。他手掌轻轻覆上雪白的长发,眸中微光一闪,又生生忍下,回头笑着对蓝忘机说:“从前在莲花坞,他睡熟了以后也是这般,不论我怎么弄他都不醒。记得有一次我还偷偷在他脸上画了小乌龟。”

蓝忘机在魏无羡身边坐下,凝眸于江澄舒展的眉心良久,忽然朝他伸出手。魏无羡吓了一跳,本能的替他去挡,谁知蓝忘机最后只是握住了他的手,两人一同把手掌轻轻盖在了江澄的头发上,他低沉的嗓音如冰珠一般干净,轻声问:“他会伤心的,我记得你说过不会再骗他。”

魏无羡一笑,看似不以为意的神色里难掩黯然和歉疚:“若是我说,‘不再骗他’这句话也是骗他的呢?我两辈子都自认敢作敢当,从不欺人,可唯独对江澄不是如此。他似乎总是我的一个例外。”他维持在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直至消失。

魏无羡说过会一辈子扶持江澄,也说过不再骗江澄,就在刚才,他还答应了江澄永远不走。

他弯下腰轻轻抱了抱尚在睡梦中的江澄,在他耳边轻声呢喃了一句话。蓝忘机想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却始终没有问出口。他觉得这不是他应该知道的,也不是魏无羡想让他听到的。

天边云暮低垂,微光渐渐将天空染出了一丝玉白。

云深不知处的山门外,一人手执黑笛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另一人身负七弦古琴立于他身侧,容色清冷却目光柔和。

“你想去哪儿?”

魏无羡边走边将指尖‘陈情’转得飞快,行了十来级台阶后,他回眸一笑,依稀还是那个夜半立在墙头朝他嬉笑的少年郎:“永州,先去看我爹娘。”

待续…

评论(60)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