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忘羡】不记年(雨霖铃 番外 BE)

注意:正文CP为曦澄,不吃者慎入。

正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上) 40(下) 完结

番外为忘羡,剧情与正文有关联。

本文可配合吾恩的歌《不记年》食用,效果绝佳!哦,就是一直唱蓝忘机的那位吾恩了!

配图感谢 @宋尧宋掌柜 的倾情插刀!


以下正文——

春风如剪,剪去枝头红杏,飘然如残阳红血。

长街的街头缓缓行来一人,白衣若素,身背一把七弦古琴,步履沉稳有力,行动间衣袖翻飞竟似踏在水中。走近一看,才发现这人并非独自前行,怀中还抱着个人。只是此人被风帽遮住了大半张脸,教人看不清容貌,只依稀瞧见了小半张惨白的脸和灰白的唇,露在外面的指尖更是苍白枯瘦,指甲微微泛青。

微风拂面,虽是春日却还有些凉意,怀中那人似乎冷了,身子一哆嗦又无力地咳嗽了两声,白衣男子立刻紧张起来,又将他裹紧了些,朝医馆去了。

后堂内,老郎中捋着胡须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年轻人,蹙眉细细把了脉,终于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回去吧。”

蓝忘机放下一锭银子微微躬身,语中略含乞求之意,“老先生,您再给仔细看看吧。”

老郎中已是耄耋之年,行医数十载,他什么样的病症没见过?只是眼前这位公子已然是雀啄脉,就是华佗再世恐怕也无力回天。但见他身后立着的那人虽无悲戚神色,只浑身上下透出的绝望让人心疼,他知道这人必定是仙家,且身份贵重,仙丹妙药必定不会少,却有一点想不明白:既然仙家妙药都救不了,又何必来他这儿多此一举呢?

思及此,他仍旧是摇头,摆了摆手,道:“公子,您这位朋友怕是……就这两日了。”

“就……这两日了?”蓝忘机怔怔地咀嚼着这句话的深意,待他想明白的时候,后堂内只剩下他和魏无羡两人了。

魏无羡连坐着的力气都没了,整个人软软地靠在蓝忘机身上。他每一次的呼吸都会间隔很久,久到身边的人会把手探向他的鼻端,待到再一次有微弱的鼻息抚上手指才露出一副心安的神态。这样的动作几乎每日都会上演,今日也不例外。

蓝忘机弯腰把人打横抱起,如来时一样默默地走出医馆。

身后,传来老郎中沉沉的叹息,还有医馆伙计的窃窃私语:“真可怜。”

蓝忘机身形微微一顿,低头看了眼那人被风吹乱的乌发,抱着他往客栈去了。

三楼上房,蓝忘机把魏无羡轻轻放到床上,见他只是半睁着眼看着自己,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似是有话要说,于是凑过去问:“渴了吗?”

“没有,就是……看不清你的样子,想让你过来些。”

蓝忘机闻言半跪在床边,下巴枕在手臂上。魏无羡侧过脸来正好瞧见他的模样,眼底笑意更浓,“二哥哥,你真好看……”

“你也是。”

魏无羡一愣,笑出声来:“你怎么也学的和我一样油嘴滑舌了?”

“本来就好看,以前的你,重生后的你,都好看。”

房内的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蓝忘机攥紧手指垂下眼睑,魏无羡声音冷冷清清,似是终于想起了什么,缓缓地说:“我都快忘了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那我就不怕了……”

“魏婴,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魏无羡倦了,慢慢合上双眼,如叹息般呢喃道:“对不起。”

蓝忘机抚去他眼角清泪,又盖上他精致清秀的眉眼,用足以让人良夜好梦的温柔嗓音轻声说:“睡吧。”

“对不起……”

“……没关系,快睡吧。”

没多久,魏无羡便陷入了昏睡,眼下泛着淡淡的乌青,鼻息轻得连一根羽毛都吹不动。蓝忘机跪在床边,双眼牢牢注视着他脸上的每一分细微改变,生怕自己一个眼错,便再也见不到他了。

第二日一早,蓝忘机照旧去楼下取膳食,掌柜的依旧是那张和气生财的笑脸,只是今日不知为何格外殷勤,跟在他身后帮着拿东西,“蓝公子,今日有甜豆浆,您要不要来一碗?”

“有劳。”他淡淡地应着。

“嗯……不知您那位朋友身子怎么样啦?听说昨日您带他去赵神医那儿了,他老人家怎么说呀?”

蓝忘机瞥他一眼,缓缓放下手中拿着的食物,身上冷冽的气息如要将人冻住一般。掌柜的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陪着笑说:“公子啊,我们这小县城,谁家说话嗓门儿大了些,不出一天所有人就都知道了,我、我这也是小本生意,您看您朋友这身子骨……”他搓了搓手,身子更是矮了半截:“您就当可怜可怜我们,不然以后我这生意没法做了。”

“是我思虑不周,掌柜无须多言,我知道了。”蓝忘机摸出一片金叶子放在桌上,“我们收拾一下就走。”

掌柜的悄悄松出一口气,见蓝忘机转身就上楼,忙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豆浆跟上去,“公子,早膳……”

“不必了。”

他急急行至客房门前,克制着胸口翻腾的气息,又深深吸了两口气,待一切平复如常了才推门而入,见魏无羡扶着桌沿站了起来,忙疾行过去把他抱回床上,迅速倒了杯茶水扶着他慢慢饮下,眼见他神色稍缓才定下心来。

“婴,我们今天收拾一下就走。”

魏婴一愣,还不待开口细问就胸腔滞闷难忍,用力咳嗽了几下倏吐出一口血。他呆呆地看着地板上的血迹好一会儿,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只是他心疼蓝忘机,这样一个高山云巅上的人,竟跟着他被人一起赶出去,他蜷起细长的手指,额头无力地靠向他的胸口,“蓝湛,对不起……”

“和你无关,是我在这儿待腻了。”他擦去魏无羡唇角血迹,“你下一个地方想去哪儿?”

“蓝湛,你想家吗?”魏无羡拇指轻轻摩着蓝忘机的脸颊,“我们走了两年了,大哥和江澄他们一定急坏了。”

“你想回云深不知处?”

“我想让你回去。”他顿了顿,“一个人回去。”

“不。”蓝忘机起身边收拾细软边说:“不回去。”他把东西收进乾坤袋,不由分说的把魏无羡抱起来走出客栈,一语不发地走到城门外,望着眼前黄沙飞扬的萧条大道,他又一次被茫然所袭,竟不知前路所在。

尘沙满天,魏无羡看着黄黄的天,无力地拍了拍蓝忘机的胸口,语气中带着一点宠溺:“好,不回去就不回去,你别生气。”

“我没生气。”这话听着像赌气话,他忙又跟了一句:“你也别生气。”

魏无羡笑了,又咳了几声,听着早已没了力气,却仍旧强撑出几分神气朝他眨了眨眼:“我永远不会对你生气……罢了,我想去无极海,听说那儿的日出最美……只是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蓝忘机取出‘避尘’御剑飞天,只将怀中气息渐弱之人牢牢抱住:“来得及。”

原本三天的路程,蓝忘机只用一天便赶到了。他几乎耗尽金丹内的灵力才催得‘避尘’快如流星,待到达无极海悬崖边的时候,一线微弱的白正堪堪跃上海面。

周围除了绵软的风声之外,就只有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魏无羡坐在蓝忘机身边,觉着这日出前的景色竟这般美好,连虚弱无力的身体都像是被治愈了一样,渐渐生了些力气出来。他抬手解开发带,一头乌发瞬间如丝质的上好绸缎般散开,苍白的指尖上缠绕着一根鲜红的发带,别样的好看。

他执起蓝忘机的手,一边把发带往上缠,一边说:“二哥哥,你还记不记得我刚回来的那一年,你喝醉了,用抹额把我的手绑起来,还牵出去给小辈们看。”

“你从未和我说起过。”

魏无羡嗤笑出声,“刚开始没觉着,后来你天天在床上折腾我,我就发现了……”他仰起脸,朝蓝忘机露齿一笑:“你就是喜欢绑着我,不是手,就是脚的。”说完这话,他故意凑到蓝忘机耳边轻笑嗫咬:“我还发现,你一被我说中心事,耳朵就会红。”

蓝忘机低头,看着手腕上缠着的发带怔愣无言,魏无羡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靠在他的肩上说:“这个,就当是我和你的红线了,你要永远戴着它,这样的话……”他嗓子哽咽,仍强笑着说:“这样的话,我们的红线就永远都牵着了……”

“魏婴,魏婴……无羡……”蓝忘机环住他的身体,将他搂入怀中。

“二哥哥,答应我,永远不要去恨江澄……那颗金丹,他不是故意的……”魏无羡靠在蓝忘机胸口,看着海天之间越发明亮的一线:“我那天之所以急着和你离开,是因为江澄他说,他要把金丹还给我……他偷偷问过医师了,医师也同意了……他没告诉蓝大哥,也不让我和任何人说……”他的声音越来越轻,口齿却依旧清晰:“我答应他了,他很高兴……这么久了,我终于看到他又笑了……我的小师弟,又笑了……”

魏无羡嘴角肌肉微微一抽,似乎是想笑,却又止不住地落下一颗颗泪珠:“他真好骗,是不是?”

“是,他真好骗,你每次都骗他……你也骗我。”

“哪有?”魏无羡吃力地睁开眼睛,目光逐渐涣散,却仍放在蓝忘机的脸上:“我哪有骗你?”

“你说过,一辈子对我好……是我的一辈子。”蓝忘机的手不住发抖,加重了语气:“不是你的一辈子!”

魏无羡闻言,重又默默把脸贴上了他的胸口。太阳终于挣出白金色的海面,投下金色光芒。天际繁星尚未退尽,闪着微弱的银光。他的头越来越沉,一点点从蓝忘机的胸口垂下,搭在他手腕上的手指轻轻捏了捏那根‘红线’,“对不起……我食言了……”

怀中的人身躯渐渐冰冷,像是睡着了一样软倒在蓝忘机的腿上。海风拂面带来一丝腥咸的味道,他的手指缓缓梳理魏无羡被海风吹乱的长发,偶尔划过他干燥冰冷的嘴唇,奢望他的鼻尖能吹出哪怕一星半点的热气,然而过了很久很久,那里都再没有气息了。

直到晚霞逐渐褪去艳丽的色彩,黛青色的云朵扫出长长的尾翼,蓝忘机才低下头,把早已凉透的身躯翻转过来面向自己。他的神色很安逸,眉心舒展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唇角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浅显微笑,似乎正在做着什么美梦。

蓝忘机想,他梦到了什么呢?

是那一年云深不知处的墙头,见到的那个有趣的小古板?还是成功用春宫图激得小古板失了分寸?又或者是小古板长大了,喝了点酒就做尽了傻事的模样引人发笑?

他一点点回忆着会让魏无羡开心的事情,却发现两年前,他们最后一次回了莲花坞,直到再一次离开以后,那人就再没有真正开心地笑过。

那样明媚的笑容竟成了一种奢侈,他竟再没能拥有过。

也许,在他的梦里,他再一次拥有了这样的笑容。放纸鸢,采莲蓬,抓兔子,跑来他家把他的所有规矩、所有的条律统统打破,御剑飞行快意恩仇……或许在他的梦里,他护住了莲花坞,护住了江澄的金丹,护住了江厌离。他回头的时候,看见了站在他身后的自己,他转身朝他跑去,扑进了他的怀里:“蓝湛,我知道你心悦我……我也心悦你。”

他把魏无羡抱了起来,冰冷的身子已经有些僵了,却仍然把脸埋在他的胸口,看起来像是在撒娇。一滴泪,无声地落在了魏无羡的脸上,他有些迷茫地看着那滴泪,只觉得心跳沉沉的,空落落的……

 

岸边,蓝忘机跪在一艘小舟旁轻声说:“山长水阔知何处,一蓑烟雨任平生。你最不愿被束缚,那便乘着这小舟游历天下吧。”他解下七弦古琴放在舟中,让魏无羡抱住古琴,又从他怀里摸出一管长笛,“与君生别离,各在天一涯。或许他日重逢,你我可促膝长谈,尽诉途中见闻。”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将小舟推进无极海中,看着魏无羡被海水越带越远,他倏然发足狂奔,跑上悬崖,目送小舟载着魏无羡行向海中央,终于慢慢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又一轮日出,又一个新的轮回,蓝忘机的目光如一汪不见底的深泉,阳光照入他的眼底,映不进半分暖意。

他将‘陈情’拢进袖中,转身向远方走去。

完.

评论(103)
热度(545)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