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天竺即事 02

预警:看这一章节的后遗症就是要抓心挠肺一样的难受!!你们想清楚了!!!
直男,一种可怕的生物!
以下正文——
晚间,江澄让人把晚膳摆在了西江亭内。彼时月华初升,皎洁光芒如一缕薄烟轻笼莲花湖上,几株残荷随风遥遥轻摆,几名粉衣侍女正撑着乌篷小船采摘老莲子。
老莲子虽没前几个月的新鲜莲子那般鲜嫩脆爽,但胜在口感粉糯,在秋日里用以煮粥是再好不过的祛燥佳品了。
如今两人面前就各摆了一道老莲子做的饭后甜点。以嫩莲叶做汤底,加以蜂蜜、银耳、枸杞子、山药等物一同小火慢炖,将汤底熬得浓稠甜香,再将老莲子磨成粉,和以水磨面粉搓成圆子,中间裹上桂花豆沙,最后再洒上几瓣杭白菊,一碗甜润可口的‘水莲子’便做成了。
蓝曦臣自小受的教育便是要在人前端庄持重,即使是再喜欢的东西放在眼前,也不能在面上表露出半分。而他也一直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可是近来他发现,自从与江宗主愈发熟稔之后,从小养成的这种习惯似乎在慢慢发生着改变。
就比如现在,他在吃了一口‘水莲子’之后只想放下碗盏感慨生命是这般美好。
江澄将蓝曦臣的反应尽收眼底,心中甚是自得,面上却很是自矜的模样,轻轻舀着小银勺笑道:“这碗小甜点,可还入得了泽芜君的尊口?”
蓝曦臣待咽尽口中食物后方才开口,他只觉现下满嘴甜香,莲子的回甘和豆沙的甜味融合在一起本是有些腻口的,但是辅以莲叶为主的汤底加以融合,便使得这股甜味变得无比柔和。
“得此一碗‘水莲子’,吾将三日不知肉味也。”
江澄闻言,只扬眉一笑,拿起一块蓝曦臣带来的桃酥饼嚼着吃了。
吃完点心后绛唇又奉上一盏铁观音,两人边喝边聊,说着近日修仙界中发生的大小事宜,间或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说着说着又聊起了今日那酸死人不偿命的桔子,又这样聊了许久,两人又同时沉默起来。
江澄倚在亭中假寐,食指跟着蓝曦臣吹奏的姑苏小调缓缓地打着拍子,口中吟道:“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蓝曦臣唇角勾出一抹薄烟似的笑意,指法悄悄变了几变,悠远箫声便更多了几许情肠欲诉。他自己未觉得什么,江澄却睁开双眸,眼中带笑,语中含了几分戏谑:“弱条堪折,柔情欲诉,几重淡影稀疏,好风如沐。”
闻得此言,蓝曦臣才惊觉自己曲中情意过于儿女情长,实实是不适合在与江澄独处的时候吹奏的,于是放下白玉洞箫,道:“是我唐突了。”
江澄摆摆手,“本也是我先起的头。”
“是我的曲子一开始便选错了,这首曲子本是浣纱女与情郎互诉情意的,我前些日子下山时听到,觉得甚是好听,一时忘形便将它奏与晚吟听了。”蓝曦臣说完,脸庞微微一红,然而也只是一瞬间,那抹柔粉色便从他耳垂上褪了个干净,直教江澄以为刚才那一瞬是自己看错了。
江澄失笑,“我们俩这样,怕是说到天亮也没个头绪了。不过一首曲子罢了,哪儿就这么多说法呢。”
蓝曦臣低头轻抚温润的白玉洞箫,点点头:“是啊。”
已是夜半时分,霓虹暗陨,闲声渐歇。
“泽芜君今夜便在此留宿吧。”
“那便叨扰了。”
江澄又是一笑,负手而行,立于他身前三步,虽是薄责之语,然语境中透出的欣喜却是藏也藏不住的:“你也不是第一次赖下了,我便不送了,你请便吧。”
蓝曦臣看着江澄脑后的马尾随着他的动作轻晃,固定所用的发绳垂下了几缕莹紫色的细碎流苏藏于马尾之中,在月光的照影下若隐若现。他被今日的发饰所吸引,不由出声赞叹:“好漂亮。”
“嗯?什么?”江澄回首,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蓝曦臣心跳不由自主地乱了一下,面上却是温煦笑容。莲花湖的湖水被月华铺成银白色,映入他的眼中也隐隐泛着一丝如水温柔:“晚吟今日所戴的发饰,真好看。”
江澄摸了摸马尾,笑道:“你说这个啊,绛唇在房里闲着没事的时候做的,她就喜欢捣腾那些小女儿的玩意儿。”说着,他撇了撇嘴:“还老爱在我头上瞎折腾。”
“可是晚吟也戴上了呀。”
“我在家时都是由绛唇近身服侍的,那些东西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跑到我头上去,说了她几次以后我也懒得再说了,反正这些东西也只在家里戴了。”
蓝曦臣伸手捋过凉滑的发尾,道:“真温柔。”
“什么?”
“唔?啊,没什么,我是说这流苏上挂着的紫水晶,在月色下显得很温柔。”蓝曦臣松开手,略显局促地将它收回袖中。江澄倒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拨弄了两下发饰,道:“是吗?我自己看不到是什么样子呢。”
“很好看。”
江澄扬唇笑道:“赶明儿我让绛唇也做两条,送给你挂在抹额上?”
蓝曦臣扶额,失笑道:“心领了。”
在莲花坞的夜晚总是格外安逸,虽然云深不知处的夜也是静的,但是那‘静’是万籁俱静,多少有些缺少生气了。而莲花坞的‘静’则安宁的。躺在床上时你能听见庭院中落叶的声音,能听见湖中鲤鱼跃出水面的声音,偶尔还能听见仆役压低声音的交谈。
蓝曦臣躺在客房中,被褥上有阳光新鲜的味道,他悄悄将被子拉到鼻尖下用力一嗅,深处埋藏的青莲香味便缓缓涌入鼻中,沁入四肢百骸,令人身心舒爽。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放任自己沉溺于莲香包围的睡梦中的,只知自己一夜好睡,再睁眼时竟然已是卯时末了。
门外侍女听见里头有动静也不敢贸然进来,立在门外轻声问:“泽芜君,可起身了?”
“是,劳烦姑娘送些热水进来。”
侍女手捧洗漱用具鱼贯而入,她们知道蓝曦臣不惯有人伺候,放下东西后又无声无息地退下了。待蓝曦臣收拾停当踏出房门之时,江战已候立在门外。见他出来了,管事立刻迎了上来,一脸和气的笑容,满面春光:“泽芜君早。”
“江管事早,可是江宗主有什么吩咐?”
江战笑容更甚,直把蓝曦臣往江澄的书房引去,“我家宗主在见客,特地吩咐说,若是您醒了就务必带您一同过来。”他将蓝曦臣引到门前,朝里头恭谨道:“宗主,泽芜君来了。”
“快进来吧。”
江战推开门做了个‘请’势,自己却不进去,蓝曦臣微感奇怪却也并未多作他想。待他走进里间时,饶是再镇定的人也不由愣了一下——
坐在江澄下首之人,一身米白色开襟长袍,衣领、袖口处刺绣繁复华美,头上包着红色布巾,侧面靠近耳朵的上方点缀着一块似乎是黑曜一类的晶石,周围用纯金包裹并塑成孔雀尾羽的形状,其上镶嵌着红、蓝两色的宝石,华贵非常。再看此人,眼窝深邃鼻梁高挺,肤色较黑,眼珠是浅赭色,更有大半张脸被埋在了胡须之中。
蓝曦臣眼中的惊愕稍纵即逝,他朝那名男子颔首一礼,又向江澄投去疑问的目光。
江澄起身为那名异族男子引荐道:“这位是姑苏云深不知处宗主,泽芜君蓝曦臣。”
异族男子双手合十置于额前,含笑道:“纳玛斯戴。”
蓝曦臣亦拱手回礼,却不知该如何称呼这位男子。江澄笑盈盈地说:“这位是我在天竺经商时结识的朋友,名叫华伦。他会说汉语的。”
像是为了应证江澄的话,名叫华伦的异族男子朝蓝曦臣又行一礼,含笑道:“泽芜君。”
二人经江澄介绍算是认识了,双双入座后,江澄重又把刚才未说完的话继续说道:“所以,你求遍了当地能求的人也没能解决问题,于是就想到了我?”
“虽然我与江宗主只有生意上的往来,但是您的厉害我也是常有耳闻的。请江宗主看在我们多年交情的份上,帮我除了那个妖怪吧!”
江澄淡淡一笑,饮了口茶,望向蓝曦臣,问:“怎么样,去吗?”
蓝曦臣回望他笃定而带着些许兴奋的眼神,心中也漫出许多好奇与期待。他虽是宗主,但却也因家族牵绊并不能长时间离开家族,更不能随心所欲去向远方。然这次是江澄诚心相邀,竟也激起了他从未有过的一个念头,于是他点头应允:“自然是要去的,我们何日启程?”
“今日便走。”
蓝曦臣微一愕然,旋即笑逐颜开,“好,待我修书一封回姑苏,我们便走。”
待续……

按头小分队长期招人中。。。

评论(24)
热度(387)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