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天竺即事 05(完结)

提问——

1、蓝曦臣到底行不行【喂,我问的是咖喱哦!】

2、龙大哥与江澄是否有血缘关系?【我去?这可是跨物种了好吗?!】

3、央璩的小pp开花了没?

4、龙肉怎么烧才好吃?

5、《雨霖铃》番外《不记年》的糖渣,捡到了吗?

以下正文——

蓝曦臣按捺住心中的躁动,面上仍是如常的样子,轻轻摇头,道:“晚吟误会了,心跳加速是因为……”他视线朝那间独门独院的小屋瞟去,意欲所指:“只怕不是好对付的。”

江澄自然知道蓝曦臣指的是什么,尽管心中对于他这个回答仍旧抱有猜忌,也知道此时最需要解决的并不是他忽然心跳加速的问题,而是屋里的那个东西。他顺着蓝曦臣的视线看去,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眸中精光点点:“你说,那是什么?我竟看不出来。”

“我也一时无法看出那东西的真身,只是感觉上,似乎并不是那种东西。”

江澄看向他,并未接话,只是露出了‘英雄所见略同’的表情,身形如猫般灵活窜至窗下,见里头灯已经暗了,回头对蓝曦臣说:“试试就知道了。”

“如何试?”

只见江澄从乾坤袋中摸出一颗鹅蛋大小的夜明珠,悄悄拉开窗子,将夜明珠弄亮后扔了进去。

整个房间立刻亮如白昼,两人不动声色地蹲在窗下朝里看去,只听得‘哐’一声轻响,紧接着便是一道长长的黑影从二人面前腾空滑过。

蓝曦臣只觉头皮一紧,微蹙起英气长眉,他与江澄互视一眼,默契地点了点头,拇指顶开各自佩剑,灵光出鞘三寸。

里面那东西正将夜明珠盘在身体中间赏玩,冷不防有人闯了进来,还不及它把藏青色的尾巴收起来,便被两把灵光流转的仙剑抵在喉间,一条极细的紫鞭缠住了它的两条胳膊,竟叫它一时动弹不得。

江澄收回夜明珠,看着地上盘成一圈的东西微微蹙眉,唇角笑意更冷:“我道是什么,原来是条长虫啊。”

被制住的‘长虫’君眉目清秀,双眸亮如晶石,仿佛能在其中看见点点繁星。闻得江澄此言,原本还有些倨傲的神情立刻垮了下来,旋即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的鼻子高声道:“大胆!你说谁是长虫!”

此时借着夜明珠的光芒,江澄微眯着杏眸将那东西上上下下扫了一遍,忽而见到尾巴的下半截倒是真有两个短小的足肢,上头五个爪子还长了半寸透明的指甲,不由笑出了声:“失敬失敬,原来不是长虫啊。”

那东西听江澄立刻改口,又见他笑着,也不去想他这笑容背后是什么意思,只高傲地扬了扬下巴,挺直了身板点点头:“孺子可教也,既如此还不快放了本……”

“原来是条四脚蛇啊。”江澄把话补完。

那‘四脚蛇’翻了翻白眼,差点儿一口气没回上来就要晕倒,指着江澄直叫唤:“简直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你、你、你叫什么名字,我回去让我大哥来教训你!”

江澄一巴掌拍上那只白嫩异常的手爪,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地瞪着他:“小东西,你再乱指,我就剁了你的爪子回去红烧!”

“记得放茴香。”蓝曦臣看热闹不嫌事大。

“还有八角。”江澄舔了舔嘴唇。

“剩下的可以烤了,放些孜然,只需再撒一把粗盐。”蓝曦臣笑眯眯地打量着眼前这十来岁少年模样的‘四脚蛇’。

那‘四脚蛇’吞了下口水,碧绿的大眼睛滴溜一转,‘嗷’地一声哭了出来:“大哥——!”

小院里的异动自然也引起了外面巡逻之人的注意,一群大胡子叽里咕噜地说这话冲了进来,见了屋中情形后都吓得直抚胸,有一人转身就朝外跑,不一会儿就把华伦给带了过来。

此时所有人已经来到院中开阔的地方,江澄提溜着‘四脚蛇’的后颈肉把他压在地上,朝不住地念着神佛名字的华伦道:“这就是你们家的‘妖怪’了。”

“哦!我的朋友,这是什么?”

“如你所见,四脚蛇。”江澄提起他的一只爪爪,毫不客气地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粉白色的没有鳞片覆盖的腹部全部暴露在了人们眼中,‘四脚蛇’用两条胳膊捂住下面,哭得涕泪横流:“老子才不是四脚蛇呢!你才四脚蛇!你给我听好了,老子是唔唔唔!”

“还在妖言惑众!”江澄捂住他的嘴,将他整个按在地上,蓝曦臣也顺势蹲下身子去压制不住扭动的‘四脚蛇’,用只有三人听得到的声音说:“小公子还请安静些吧。”

“我不,我就不!我是唔唔唔唔——!”

江澄把他压得差点儿回不过气儿,他如凶神恶煞般瞪着那双眸子,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你要是真想被人一块一块割下肉来吃了,你就叫吧!多的是人想吃你的肉呢!”

‘四脚蛇’本还想挣扎,但是见江澄模样吓人,说的话又是小时候奶嬷嬷经常和他说的,不由也被吓住了,打了几个嗝儿之后果然不再吵闹,乖乖地耷拉着脑袋被江澄提在手上,只是瘪着小嘴委屈地默默流眼泪,轻声咕哝着:“欺负我,就会欺负我,大哥,我要大哥……”

蓝曦臣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江澄则像是没听见一般对华伦说:“这妖怪阴气重,法力高深莫测,还是让我尽早带出去除掉的好。”

华伦摸了摸大鼻子,看着这条‘法力高深莫测’的四脚蛇被江澄提在手上软绵绵地晃了两下,大着胆子问:“江宗主,你确定他就是那个一直偷我财宝的妖怪?我刚才听我的手下说你们是在舞姬的屋子里把他抓住的,可是我的舞姬明明是个女的呀。”

江澄一时语塞,刚才情况紧急他倒是忘了问这‘四脚蛇’好端端的一个男子,干嘛要变为女子模样,于是便信口胡诌:“所以才说他危险啊,你的那名舞姬,八成在他的肚子里呢。”

“啊?!吃、吃人的?!”

蓝曦臣在一旁差点笑出来,好在他本就一直带着三分笑容才没让人看出破绽。此时他在江澄说话的时候不住地点头,神情颇为严肃:“正如江宗主所说。”

听到两位修仙者都如此肯定这个妖物的危险性,华伦是再不敢多问什么了,连那些失踪的金银珠宝的下落也不追问,连连后退两步,满面的诚惶诚恐:“还是赶快消灭他吧,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谢礼改天我亲自登门送上,现在还是请江宗主和泽芜君赶快把他带走吧!”

江澄和蓝曦臣拎着这条软趴趴的‘四脚蛇’告辞,在御剑离开天竺之后,江澄在一处树林外把他扔在了地上,双手抱臂,好整以暇地看着还坐在地上抽噎不止的‘四脚蛇’说:“行了,别哭了。”

“你欺负人!”‘四脚蛇’本只会自顾自地偷偷掉眼泪,这会儿见有人注意到他哭了,仿佛心中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嗷嗷’的越哭越大声:“你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呜呜呜!”

蓝曦臣蹲下身子递了条丝帕给他,摸了摸他的头顶柔声安慰:“好了,别哭了,我们也是为了救你。”

“不知好歹。”江澄也弯腰,略显粗鲁地揉了揉他的脑袋,摸着一边小小的凸起笑道:“角都还没长出来呢,也不知龙公子断奶了没,就敢一个人跑到人间来闯?”

‘四脚蛇’一把打掉江澄的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中间几乎断气:“放、放肆嗝儿!我乃无、隔、极海龙宫十三太子央璩,尔等大胆!嗝儿!”

“你好好的无极海十三太子不做,跑这儿来又做舞姬又做贼的,是要干嘛?”江澄问。

“要你管。”央璩甩着两条小短腿,学着江澄刚才抱臂的样子仰着脸假装看星星。江澄见他这幅样子就想到了当年金凌的‘叛逆期’,瞬间胸口聚起了一把火,‘紫电’扬手一挥甩出响亮的一声‘啪’,阴恻恻地缓缓道:“你再说一遍?”

蓝曦臣眼见龙太子又要哭,忙拦住江澄好言相劝:“这孩子是骄纵过头了,晚吟莫气,我来替你收拾他。”

“你?”江澄哭笑不得。

“就凭你?呵……”央璩不屑一顾。

蓝曦臣重又在十三太子身边坐下,从怀中摸出一卷粗大的卷轴,长袖一甩,那卷轴犹如三尺白绫一般滚出老长一条,上头还密密麻麻地写着字儿。他怕央璩看不清楚,还请江澄点了一颗夜明珠在旁边,指着其中一排黑字道:“十三太子殿下,这个呢,是我云深不知处的家规,你看,总共有四千条,其中关于怎么礼貌说话的呢,就有七百八十六条,我来念给你听哈。”

“蓝曦臣,你等……”江澄想要制止,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您看这条,‘与人说话,需得言语轻柔’,刚才您的声音就略微大了那么一些。”

“那他嗓门儿也大啊!你怎么不说他!”央璩刚要伸出指头,一想到刚才江澄说的要剁了他的爪子红烧,他就又默默地把爪子收了回去。

“这一条,‘要认清自身的不足之处,不可有强词夺理之行为’,您看您刚才,又犯了是吧?呐,还有这条,您请看……”

一个时辰之后——

“我说,我什么……都说……”央璩无力地委顿在地,“只要你别再给我念那家规,你们问什么,我说什么……求求你了,呜呜呜……”

蓝曦臣一边把卷轴往里收,一边回头对江澄说:“晚吟你看,孩子就是要这样教的,晚吟?晚吟你在听吗?”

江澄拔掉耳朵里的棉絮,一脸茫然:“嗯?你教训好了?”

蓝曦臣一怔,旋即失笑道:“是,教训好了,晚吟要问什么便问吧。”

“哎,难怪当年世家子弟都要送你们蓝家来教导。”江澄掏了掏耳朵,由衷道:“真不愧是蓝老先生的亲传弟子啊泽芜君。”他看着央璩一脸‘怀疑龙生’,‘生无可恋’的表情,拍了拍他的小脸,问:“说说吧,干嘛偷东西,干嘛扮女人混进来做舞姬?”

央璩抽了抽小鼻子,委屈巴巴地说:“我、我就是喜欢亮晶晶的东西……呜呜呜呜……”

龙的天性便是喜欢亮闪闪的东西,这个倒是可以理解,但是要说金山银山,难道偌大的无极海会少这些东西?堂堂的十三太子又为何要扮作女人,跑人间来偷?江澄眉心一蹙觉得事情并不简单,却也不打算打断他的话,只由着小龙继续说道:“三哥说,人间最是繁华,最是好看,他来人间历练的时候就看到了许许多多的金银珠宝,说是我们龙宫都及不上人家一半。”

“所以你就因为好奇而跑出来了?”蓝曦臣歪了歪头,问。

龙太子点了点头,说:“我偷偷弄晕了侍卫跑了出来,却觉得没什么特别稀奇的东西。但是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让我这样回去我又不甘心。有一天我无意之中听人说,天竺有一个名叫华伦的商人,富可敌国,手上稀奇古怪的金银珠宝能堆满一个宫殿,于是我就跑过来了……”

江澄嘴角抽了抽,问:“那跟你扮女人有关系吗?”

“有啊!”央璩嘟嘴,理直气壮地说:“他又不是断袖之癖,我长的再美也进不去啊,所以我就学着五哥当年带回来的画本上样子,变成了女子,又听闻他喜欢善舞的美女,就……就……”

江澄抚掌大笑:“厉害厉害,想不到十三太子还有如此天赋,哈哈哈哈!”

央璩这会儿也摸透了江澄的脾气,冷冷‘哼’了一声,自顾自继续说:“我一进去,就发现他家的金山银矿果然多到数不过来,所以就每天摸一点回房里玩儿,谁知道他这么小气,那——么多的金银珠宝里少了几件都能看得出来,嘁……”

“偷便是偷,你还有理了?”江澄一个毛栗子敲到他脑门上,“你胆子倒大,不知道你这种没长角的小龙一向是那些渴望长生不老的人眼中的香饽饽?你若是一个不小心在他面前露了真身,恐怕就要被拌进那个‘爽你一下魔鬼辣椒’里做菜了。”

想到这处,央璩这会儿才晓得后怕,揉着通红的眼睛,“可是我、我一看到那些亮晶晶的东西就忍不住啊……你知道的吧?喜欢一样东西的时候,就会心跳加速,自己都控制不了的!”

“心跳加速?”

“一看你就从来没有喜欢过什么。”央璩吸了吸鼻水,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就是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得飞快啊,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江澄一怔,总觉得哪里不对,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就传来了清晰的心跳声,仿佛就在耳边,就在刚才……

“哎,一想到那些亮亮的东西,我的心情就是如此愉悦。”央璩左手抚胸右手捂脸,微微侧首:“死也是甘愿了。”

“想死?成全你啊。”江澄压下心头的一点异样感觉,抽出‘三毒’,“红烧龙爪。”
“清蒸龙排骨。”蓝曦臣微笑接口。

“龙头汤很是滋补。”江澄顿了顿,“再加些红枣、枸杞、莲藕。厨房的张大娘口味一向重,八成还会加两勺猪油进去。”

央璩嘴巴努了又努,再一次‘嗷’地哭了出来。

两人一龙在天亮时分来到了无极海的海边,此时正是日夜交替之时,天上繁星尚在,东方也已泛起了鱼肚白,央璩被江澄拎上悬崖,指着风平浪静的海面说:“是你自己下去呢,还是我踢你下去?”

“你敢!”小龙努力用两条小短腿支撑起整个身体,堪堪能与江澄平视:“你不过是个修仙的凡人,拽什么!这里已经是我的地盘了,你信不信我只要叫一声‘大哥’,他就会出来揍你!”

“哈,揍我?我看是揍你还差不多吧。堂堂龙宫太子,跑来人界男扮女装跳舞,还偷人家家里的东西,嗯,你叫你大哥出来,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揍我还是揍你。”

十三太子立刻身体矮了半截,抓耳挠腮地原地打转:“是啊,我跑出去这么久,还让你抓了把柄……惨了惨了,这次屁股铁定开花了。”

江澄与蓝曦臣相视一笑,忽然听闻海面有破浪之声传来,放眼望去竟是一道闪着青金光泽的龙脊划出水面,又缓缓没入水中。央璩自然也是看到了,一张稚嫩的小脸上悲喜交加,干巴巴地抽了两声,终于忍不住大声呼唤:“大哥——!”

“臭小子,还不快回来!小心我打断你的腿!”威严的男声自下方传来。

蓝曦臣一下子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江澄愣了一下,抓起央璩的尾巴凌空抡了一圈,直直地抛了出去:“打!必须打!”

“姓江的你等着——早晚有你求着本太子的一天——啊——”

海面上溅起了一片小小的水花,不一会儿只见那处青光一闪,一大一小两条龙脊同时浮出水面,又徐徐没入水中,方才的男声又一次响起:“多谢。”

随着一声清越的龙鸣,太阳完全跃出了海面,两人望着波光粼粼的蔚蓝海水出了好一会儿神,才由江澄打破了这份沉默:“蓝曦臣,我有话同你说。”

蓝曦臣耳根一热,原本就不甚平静的心再一次乱了,他维持着面上的微笑看向江澄,只做不觉:“什么?”

“关于你的……”

心跳声。

江澄把话吞进了肚子里。他忽然想到了央璩那句‘他又不是断袖之癖’,当时听着没觉得什么,现在想来那四个字却如雷贯耳,震得他有些头晕眼花。

断袖之癖……华伦不是,他一向最爱美貌女子的。难道蓝曦臣就会是了?

也说不准啊,魏无羡以前也喜欢女子的……

江澄脸上青红一片,藏在身后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忽然调转过头朝山下走去。

听得身后蓝曦臣跟上的脚步,他也不受控制地乱了呼吸,心跳竟也不自觉地快了起来。只是他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唯独脸上烫得慌。

蓝曦臣怎么会是断袖之癖?对象又怎么可能会是我?哪怕之前因为那个朱绥*而看到自己和蓝曦臣那什么了,但也是因为妖术啊……

江晚吟,不过是那条傻龙的一句戏言罢了,你居然会当真?若真能凭心跳就断定出一个人是否心悦自己,那天下还要月老干什么?

“晚吟,你要同我说什么?”蓝曦臣的声音突然响在耳边,江澄身体不易察觉地一颤,勉强收回心神道:“关于你的那个咖喱。”

“咖喱?”

“是啊,难得你出一次远门来天竺,居然一口咖喱都没吃过,岂非可惜?”江澄边走边说:“等会儿我带去吃好吃的咖喱,一点也不辣的。”

“这个……”蓝曦臣苦笑:“晚吟,我恐怕不行。”

“你行的,蓝曦臣,要对自己没尝试过的东西勇于尝试,你一定行的。”江澄加快步伐,竟小跑起来:“快,趁时间还早,那家店人还不多,我们赶紧去吃啊。”

走在前面的江澄如果此时回头,必定能看见蓝曦臣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眼神却是略带落寞,深处燃着一点星火。素白的背影衣袖被海风吹得翻飞如蝶,抹额的飘带在如墨的黑发中若隐若现,他匆匆跟上江澄的步伐与他并肩而行,笑容从嘴角直蔓延到眼底:“好。”

完。

================

朱绥,就是《青磷》里那只可怜的狐妖了

评论(32)
热度(426)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