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越人歌(中)

注意事项见越人歌(上)

做个预告:wuli晚吟师妹森了大气,不仅要和蓝二互怼,连蓝大他都要怼!用力怼!!!

汪叽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了,可怜巴巴的=v=

乖哈~你家魏婴疼你~抱抱你~哈哈哈!

=====正文=====

云深不知处。寒室内,蓝曦臣正皱着眉喝下一碗浓稠苦涩的墨黑色药汁,他抚着胸咳了几下,将空碗递给门生,门生接过药碗连忙转身就走,还不忘贴心地关上门,留兄弟二人好好谈心。

“兄长,对不起。”蓝忘机垂眸,睫毛轻轻颤抖着,他一撩下摆端端正正地跪在了蓝曦臣面前:“我有违家规,还请宗主责罚。”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蓝曦臣的语气中无奈大于责怪:“我知道你不想让我见他,可你拦得住今次,你拦得住以后的每一次吗?”蓝曦臣掩嘴低低咳嗽了几声:“我与他同为宗主,今后必定还有许多见面的机会,难道你次次都替我拦着?你怎么……”怎么这般任性了?后半截话蓝曦臣还是没说出来,他喝了口茶水想熬过口中那股血腥气和药气中和的味道,那滋味儿真的太难受了。

“兄长近来因他而伤心伤神,我……我想,近日能少见一次就少见一次。“顿了顿,接着道:“我无意伤他的。”

蓝曦臣想到江澄那一脸的血,还有看向他时的眼神,不由心下一沉,旋即胸口闷痛难当,他立时起身打开窗子透气,就见魏无羡一阵风似得往这儿跑:“大哥,你没事儿吧?”

“无事。”蓝曦臣强行咽下一口血气,脸色惨白气息虚弱,蓝忘机忙扶着他坐下,魏无羡也跟着在旁边乖乖坐好,问:“早上怎么回事儿?蓝湛,你怎么和江澄打起来的?”

兄弟俩,一个闷声咳嗽,一个缄口不言,魏无羡看了看两张此时愈发相似的脸孔,一摊手:“好嘛,谁都不说,江澄也跑了,这事儿就这么完了,是吧?”听到魏无羡这话,蓝曦臣咳的更厉害了,蓝忘机连忙递上茶水给兄长,蓝曦臣接过一口喝下,抚顺了胸中那口恶气,道:“他说了什么?“

魏无羡把江澄说的话原原本本都说了出来,语毕,蓝曦臣的脸色更差了,蓝忘机的神色也好不到哪儿去。魏无羡大是头痛,他挠了挠头说:“蓝湛,你老老实实告诉我,谁先动的手?”

“是他。”

“原因呢?”

蓝忘机动了动嘴唇就要说出口,他抬眼去瞧蓝曦臣的神色,后者满心满眼的疲惫,干脆替弟弟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喜欢江澄。”

“哦……”魏无羡。

“啊?!”魏无羡整个人从地上窜了起来。

=====================

江澄回到了莲花坞,主事见到自家宗主这一身的血吓的腿都软了,偏偏受伤的人自个儿还跟没事人一样回了屋,只吩咐把医师叫来包扎伤口,别的什么都没说。

医师进来小心翼翼的替江澄擦干净血迹,好在避尘剑造成的伤口极细,蓝忘机虽则盛怒,手下到底也有轻重,故而只是看着吓人,伤的倒不深,敷几天药就好,也不会留下什么疤。

因着流了不少血的缘故,江澄的嘴唇发白,人也有点儿冷,他脱了靴子合衣躺下,拽过被子把自己整个裹成了一个蚕茧,刚才浑浑噩噩地回来,又是清理又是上药的也没法多想什么,现下安静下来了,江澄才觉得四周静的让人不舒服。

江澄的杏眼睁的溜圆,他想弄清楚为什么今早蓝忘机不让他进去,于是他把早晨的事情从头到尾理了一遍,可最后记忆却中断在蓝曦臣对他出剑的那一刹那。

他从没想过蓝曦臣有一日会拿朔月对着他,江澄的心一丝丝一寸寸凉了下去,就像是冬日湖面上的冰,被人凿开了一个口子,裂缝从那道口子上蔓延,直至整片湖面上都是细碎的裂纹。

原来,一个人的心冷到了极点,连痛也会被麻木的。

心死,大概也是这种感觉吧?

江澄本以为自己的心早在阿姐死后就凉透了,可是那时候的金凌还这么小,偌大的江家还要靠他来振兴,江澄在某天夜里狠狠抽了自己几耳光,指着镜中的自己骂道:“江晚吟,江家家训你都忘到狗肚子里去了吗?明知不可而为之,你给我记清楚了!”

后来那颗心怎么活过来的江澄也不记得了,或许是凭着对魏无羡的‘恨’,或许是看着金凌一天天长大,或许是江家越来越如日中天,或许只是他已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独自一个人。

独自一个人呐……其实,他本就是独自一个人的。

他留不住魏无羡,留不住金凌,留不住爹娘和阿姐,可笑他还以为自己能留住蓝曦臣。

江澄笑了,他觉得自己应该笑的,蓝曦臣那把朔月要是再快一些,再‘一个不当心’刺出来,那自己可就是第二个金光瑶了,哪儿还轮得到自己现在还好好躺着胡思乱想?

江澄慢慢下了榻,头因为失血而晕了一会儿,待晕眩过去后,他整了整衣袍朝祠堂走去。

月光下,江家祠堂的乌木大门显得格外沉郁,江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像那晚一样推开了大门,跪在了蒲团上。

“爹,娘,阿姐。”江澄抬头看着那三块牌位,原本应该鲜活的人如今只剩下了冷冰冰的名字,青烟袅袅缭绕,江澄还想再说话,声音却被哽在了喉头。

“我前几日说,会带心仪之人回来给你们相看……怕是要食言了。”江澄半垂着头,跪在地上许久不曾动一动,今夜月色极好,莹白月光从大门照了进来,江澄大半个身子隐在阴影中,双腿和右手被月光笼住,更像是个不真实的残影,连魂魄都收不齐。

“明知不可而为之,儿子一日不曾忘记这话,儿子也这么做了……可是这一次,太疼了。”江澄的声音颤抖了起来,他全身都在不自然地颤抖,声音却还是冷冰冰的:“爹、娘,我是不是很没用?这是儿子第一次鼓起勇气做这种事……怎么就这么疼?”他捂着胸口的指关节用力到发白,深吸了几口气稳住气息,道:“我,不要了。”

既然喜欢一个人会这么疼,既然这份喜欢得不到祝福,既然这份喜欢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飞蛾扑火……那么,他再也不要了。

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江澄把全部的勇气和力气都扑了上去,这么用力的去喜欢蓝曦臣,想要和他在一起的念头强烈到冲昏了自己的脑袋,所以江澄才会在那一晚迫不及待的到祠堂来告诉亲人——你们的儿子,找到了心仪之人。

这人或许无法为江家延续血脉,但是却是自己真正想要与之共度一生的人,所以你们一定会答应的,是不是?

现在的江澄回想起当日的自己,只觉得蠢到让人发笑。

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江晚吟无父无母无牵挂,蓝曦臣怎么可能如他一般?蓝忘机和魏无羡的事儿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难道姑苏蓝氏会看着唯一剩下的那个去和男人搞断袖吗?蓝曦臣也不像是会抛下家族荣辱的人啊。

这么一想,江澄心道:“或许我该去谢谢蓝湛今早拦着我呢,不然我和蓝曦臣表白之后,该多让人尴尬呐。”

心中钝痛毫无缓解,但江澄至少能说服自己,庆幸自己没有跨出那最后一步。这样的话,下次见面,不至于太尴尬。

江澄朝牌位磕了几个响头,他步出祠堂,身后的乌木大门发出吱呀一声,缓缓合上。

连带着合上的,还有江澄好不容易捧出的一颗心。连皮带肉的被自己扯出来,再原样地塞回去,缝起来。

=====================

蓝曦臣在寒室里躺了几天后终于不再呕血了,江澄那一掌极重,好在当时他并未使用灵力,将胸口淤血吐光就没什么事儿了。

蓝忘机这几日面色沉沉,家中小辈本就怕他更甚于害怕蓝启仁,这会儿更是吓的不敢与他对视了。魏无羡虽然还是老样子,在云深不知处逗小辈、玩兔子,可往寒室的跑的次数比之前频繁了不少,每次神情都很严肃,看起来竟然和含光君有几分相像了。

这一日魏无羡和蓝忘机刚进寒室就看见蓝曦臣穿戴整齐,像是要外出,而蓝曦臣之后的话也证实了他俩的猜测:“我要去一趟云梦。”

“兄长,我和婴也去。”

“是啊,江澄这人的脾气我最清楚了,我一起去,有什么误会一并解开就好了。”

蓝曦臣唇角笑意一暖,道:“如此也好,那我们即刻启程吧。”

魏无羡与蓝忘机共御一剑,蓝曦臣踏着朔月,三人一同前往莲花坞。蓝曦臣敲了敲门,不一会儿就有一名家仆开了门,见到蓝曦臣和蓝忘机后一愣,旋即有一抹不快爬上了那张稚嫩的脸:“三位来到莲花坞所为何事?”

蓝曦臣心下一凉,知道是江澄在姑苏受伤的事儿让莲花坞的人心有怒气,面上笑容不变,道:“特携忘机来向江宗主道歉的。”

那家仆看了看蓝曦臣,又看了看蓝忘机,最后留下一句:“请稍候。”便把门关上了。

三人面面相觑,魏无羡是吃惯了闭门羹的,他担心蓝忘机心里不好受,于是抓着他的小手指轻轻晃动,小声道:“你别在意。”

“无事。”蓝忘机说完,又去看蓝曦臣,见他神色如常心里却偷偷难过了起来。

若不是自己一时冲动,又怎会害兄长如此。

正要开口,面前乌木大门嘎吱一声又开了,打从门里走出一名四十来岁的家仆打扮的男人,那人朝门外三人一揖,语气格外客气:“不知蓝宗主、含光君、魏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管家客气,我们是来找江宗主的,不知江宗主是否得空。”蓝曦臣颔首回礼,语气不卑不亢。

“三位来的可不巧,我家宗主正在招待贵客,今儿怕是见不着了。”

气氛瞬间降到冰点,蓝曦臣维持笑容不变,那一笑仿佛能化开刚才的尴尬,他声音温雅,语中带笑,让人闻之心中则宁:“还烦请管家再通传一声,我特地带了一些云深不知处的药材来探望江宗主的伤。”

“谢蓝宗主挂心,我家宗主已无大碍。”管家笑的客气,说出来的话就不那么客气了:“原就不是什么重伤,蓝宗主如此兴师动众的,怕是让外人看见了,还以为我家宗主被含光君伤的多重呢。”

蓝忘机眉心一跳,琉璃般的眼眸掩在长长的睫毛下,魏无羡心疼他的二公子,却也知这次事情是他冲动了,于是只能捏了捏他的掌心以示安慰。

蓝曦臣背脊挺的笔直,声音和煦:“不论大伤小伤,也是在我姑苏受的伤,还请管家再通传一声,就说我看他一眼便走,不会打扰他与贵客的会面。“

管家站在门口一步不让,笑道:“蓝宗主,今日是否有贵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家宗主见到三位后,会否对伤处的恢复有所不利。蓝宗主是聪明人,何苦为难我们这些家仆呢。”

蓝曦臣脸上的笑容即使在这种情况下都没有消失,他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既然江宗主不得空便算了,只是这些上好的草药还请江宗主不要再推辞了。”

管家看了看那几盒古朴的木盒,里头悠悠药香散发出来十分好闻,想来名贵非常,他犹豫了一下,双手接过木盒:“那我便代我家宗主谢过蓝宗主好意了,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回去了,里头还有一堆事儿等着我呢。”

“管家辛苦了。”蓝曦臣微微颔首后退一步,管家再不回顾外头那三个人,转身闪进了刻着五瓣莲的乌木大门,而蓝曦臣的笑容终于在门关上的那一瞬垮了下来。 

TBC.

评论(45)

热度(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