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淇奥(2)

注意事项见本篇同人第一章。

=======正文======

闹的太过的结果就是蓝忘机刚抄完家规就被蓝启仁叫进去和蓝曦臣一同听训。

魏无羡拿了一碟冰镇过的西瓜出来,他与江澄两人并排蹲在廊下边吃瓜边听屋内蓝启仁压都压不住的怒气咆哮:“你是什么身份!你以为你和忘机是一样的吗!”

“叔父……”是蓝曦臣的声音,他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蓝启仁的怒火已经烧到了最高,两个最得意的门生一个比一个不服管,一个赛一个的让他这把老骨头心塞。

蓝忘机便也罢了,他要是能放下魏婴,十多年前就放下了。再说,好歹他前头还有个兄长可以继承家主之位,为蓝氏延续血脉,他硬要和魏婴在一起便也在一起罢。

结果现在,蓝曦臣也跑来和他说要与云梦江氏的宗主结为道侣?!

蓝启仁越想越生气,越想越觉得怎么他们蓝家就和江家有了这么许多扯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山羊胡子几乎要被怒气冲上了天,他食指朝门口一指,道:“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叔父,就应该知道什么是人伦纲常!还有你,忘机,你看看你带的好头!去,你们两个给我一同跪训诫石去!”

“是。”双璧异口同声垂首退下,打开门的时候魏无羡朝里望了一眼,正好瞧见蓝启仁看到他俩时的样子——嗯,还是一副心病要犯的模样。

“晚吟,你来啦。”蓝曦臣在见到江澄的一瞬间双眸便亮了起来,整个人的气场一扫刚才的阴霾,变得明媚如日光。他走快几步迎到了江澄面前,道:“怎么不去雅室等我?”

“……我要是去了雅室,就听不见刚才那番话了。你是不是这么想的?”江澄与蓝曦臣并肩而行,递了一块西瓜过去:“吃吧,吃完了去跪训诫石。”

“你别多想,叔父并未责怪你。”蓝曦臣咬了一口被切成三角形的西瓜,深赭色的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好甜。”

“食不言。”江澄脸色一红,回头看了看自觉走在他们身后的忘羡二人,见魏无羡朝他竖起了大拇指,江澄的脸就更热了。蓝曦臣则听从了他的‘教诲’,安静地吃西瓜,视线却是一点也舍不得从江澄身上移开的。

 

“你昨天传符过来说今日有要事相商,是什么事?”江澄等蓝曦臣吃完了那片西瓜后开口问道,蓝曦臣也是一副猛然想起来的模样,以手抚额说:“你瞧我这记性,差点儿给忘了呢。两个月后云深不知处要举办百家清谈会,那之后还会有一场家宴,我想带你出席。”

“呃……你今天不会就因为说了这事儿,被你叔父给训了吧?”江澄斜了蓝曦臣一眼:“魏无羡和含光君这事儿已经够让你叔父窝火的了,这才没两年你也要带个男人回来,我看你就是欠罚。”

“早说晚说还是一样要说,不若早些说的好,免得等家宴近了他还不松口,那才是真正的麻烦了,好歹现在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反正不论我用什么方法来说这件事情,叔父总归就是这样的反应了,我都想好了,不就是跪嘛。”蓝曦臣说的轻巧,隐隐还有些小无赖的样子,江澄瞪着他,露出满脸的不可思议:“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位泽芜君吗,怎么越来越不像了?你不是被夺舍了吧?”

蓝曦臣的笑意漫进了眼中,两人宽大的衣袖贴在了一起,蓝曦臣借着衣服的掩饰把江澄的手攥进了掌心:“不是夺舍,是被勾魂了。”

在他俩身后的忘羡二人,清晰地看到江澄脸脖子都染上了粉红色。

 

不多时四人来到训诫石前,双璧动作几乎一致地撩起下摆端端正正地跪了下去,魏无羡和江澄对视了一眼,然后魏无羡就跪了下去,蓝氏双璧皆微微睁大了眼睛,就听魏无羡道:“二哥哥,我和你可是三拜过的,也算是你们蓝家的人了。刚才叔父话里的意思我也听的明白,不就是‘学谁都不能学魏婴,都是魏婴糟蹋了我的宝贝徒儿们’么?反正我早就在十五岁的时候就糟蹋完了,我要是跪一跪能让他心里舒服些,别太为难大哥和我师妹,那就一起跪吧。”语罢,朝江澄粲然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魏无羡,你……”江澄大为动容,还不等他多感动一会儿,魏无羡就本性暴露:“好师妹,你可别太羡慕我了,我和二哥哥可是拜过堂行过房才有资格跪在这儿。你要是也想陪着蓝大哥跪,就早点和蓝大哥行……哎呀你干嘛踹我!”

“踹你都是轻的!师你个头的妹!!”江澄直接扑了上去。

==================

江澄半道上被蓝曦臣劝了回去,让他先去客房休息,明日可能叔父会见他。江澄虽不舍,却还是点了点头去了客房歇息。

这一跪就跪了两个时辰,直到日头偏西,血红的夕阳把姑苏蓝氏那一席白衣都染的通红了,蓝忘机才站了起来。

“兄长。”蓝忘机朝蓝曦臣伸出了手,可是蓝曦臣却摇了摇头:“你们先回去吧,我再跪会儿。”

见忘羡二人似有疑惑,蓝曦臣朝他俩欣慰一笑:“叔父今日有一句话说的对,我与你身份到底不同些,与晚吟结成道侣势必会引发姑苏蓝氏一连串的不安,或许还会带来极不好的影响……叔父说,他百年之后不知如何到九泉之下向父亲交代。”

这句话对蓝氏兄弟二人来说就是要诛他们的心了,蓝忘机闻言也脸色微变,蓝曦臣笑着宽慰弟弟:“别胡思乱想,你和弟妹这样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呢。能在这世上找到这样一个人相守相伴是许多人求不来的福气。不过我毕竟是宗主,肩负着一族荣耀,如今既要与男子相守一生,免不得会多些流言蜚语。让蓝氏被人背后指点诟病的确是我这个做宗主的错,所以我想多跪会儿。”

蓝忘机点了点头,默默蹲下与兄长平视,道:“兄长也别跪太久了,大嫂心疼。”

“大……大嫂?你今天就这么叫他的?”蓝曦臣哭笑不得:“也难怪他要出手打你了,你少招惹他些吧。”要不是今天这声‘大嫂’,估计蓝忘机也不会这么倒霉的被抓进去一同听训,也不用跟着一起跪了。

“我是真心叫他大嫂的。”蓝忘机垂眸,道:“也不知道哪里就不高兴了。”

蓝曦臣心道:“你就是故意的。”不过他倒是很喜欢忘机叫江澄‘大嫂’的,这也表示弟弟已经接受了江澄了,不是吗?

于是当下也不去计较自家小弟这声‘大嫂’里的三分戏谑,摆摆手道:“你们回去吧,忘机家规抄完了?”

“抄完了。”

“叔父罚你,也是因为你上次在山门口对江宗主动手的事儿太过冲动,以后不论对谁都切忌不能再犯了。”

“是,兄长也早些回来。”

“嗯,去吧。”

二人去的远了,魏无羡和蓝忘机的声音隐隐约约飘了过来:“二哥哥,我膝盖疼。”

“我背你。”

“不——要——”

“我抱你。”

“二哥哥最疼羡羡啦!嘻嘻!”

“……几岁。”

“什么?”

“羡羡,几岁。”

“羡羡三岁啦!羡羡要抱抱,羡羡要飞高高——!”

===================

夏日的天气说变就变,忘羡二人刚在客房见到江澄,外头天就暗了下来,一阵沉闷的雷声在三人头顶滚过,看样子不一会儿就有大雷雨了。

“他怎么不一起回来?”

“大哥说要再多跪会儿。”魏无羡把蓝曦臣的话原原本本说给江澄听了,江澄听完后愣了片刻,豆大的雨滴砸在屋外青翠的兰花叶上,发出‘踏踏’声,他抬头见雨越下越大,转身回房里拿出一柄油纸伞,‘避水诀’都忘了施就冲进了雨中。

 

蓝曦臣跪在训诫石前未施‘避水诀’,本就是跪着受罚的,不论下雨也好,下雪也好,姑苏蓝氏的族人均不可以任何法术来保护自己。

雨水把蓝曦臣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浇了个透,他看着训诫石上刻的密密麻麻的家规,心中将那些烂熟于心的家规一条条地念诵过去,雨声大到他差点连自己心中的声音都听不见了,突然,蓝曦臣发现自己跪着的那一小块地方在茫茫天地中雨过天晴。

 

江澄撑着一把油纸伞站在蓝曦臣身边,油纸伞的伞面上稀疏地画了几枝玉兰花,蓝曦臣抬头去看的时候,正好见一枝玉兰花的剪影从江澄的身后露了出来。

江澄未施‘避水诀’,所以发梢和肩膀都有些湿了,浅紫色的衣衫下摆被雨水染成了深紫色,但是他眉目舒朗,细眉下的一对杏眼极好看,仿佛能装下这漫天水色涟涟,眼中透出了一股干净清俊的味道,他此刻正用这样一双眼睛看着蓝曦臣。握着伞柄的手指修长,指关节较蓝曦臣而言略细巧,指甲长而圆润,是好看的樱粉色。

“下这么大的雨,别跪了,好吗?”江澄心疼地看着蓝曦臣被雨浇透的身子,用袖子替他擦了擦脸上的雨水:“起来吧,不然我只有跟你一块儿跪了。”

蓝曦臣闻言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却因为跪久了,身子一歪倒在了江澄身上,江澄忙伸手去扶他,手指一松油纸伞掉在了地上,大雨没有了阻隔,一瞬间将两人包裹了起来。

 

“对不起,晚吟。”蓝曦臣忙把江澄搂紧,妄图在这样的大雨中护他不被雨水淋湿,江澄笑着任由他抱,道:“为什么要抱歉?”

“让你淋雨了。”蓝曦臣说着就弯腰去捡伞,江澄双手牢牢搂着他的腰不让他去捡:“别,就这样抱抱我。”

“……好。”蓝曦臣目光温柔的似江南三月的春水,他一手轻轻覆于江澄的头顶,另一只手则圈住他的细腰,两人身体紧密相贴,连彼此的心跳都能感觉得到。

江澄唇角露出满足的笑意,他将脸换了个方向靠在蓝曦臣的颈窝处,带着一点说不出的小甜蜜感受蓝曦臣对他的宠溺。

 

远处,蓝启仁撑着油纸伞,手上还拿着另一把伞站在一棵大树后,见到在雨中相拥而笑的两人,不由重重叹了口气。

TBC

评论(38)
热度(718)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