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淇奥(03)

注意事项见本文第一章!

*夭寿啦!晚吟师妹啦啊啊啊啊!!!!

*羡羡啊!快点教教你家师妹什么是男人间真正意义上的‘在一起啊!

*展现wuli蓝大君子力的时候到了【握拳

*蓝大心里苦,蓝大不说

*我真的只是想写一个两人腻腻歪歪谈恋爱的故事,觉得无聊的各位,对不起,我就是这么一个腻腻歪歪的人ORZ

*短小的一章更新,还望大家不要嫌弃~年底忙疯了,加班+考试。。。哎呦我的老腰QAQ

=======正文=======

片刻后,江澄松开蓝曦臣,他弯腰拾起油纸伞执于左手,朝蓝曦臣露出一丝明艳微笑:“我俩淋成这样,撑伞似乎也多此一举了。”

“油纸伞中凝怨黛,丁香花下湿清眸。”蓝曦臣凝望着江澄的眼睛,大拇指轻轻搔刮了一下他的睫毛,声音更是缱绻温柔:“晚吟的一双眼睛最好看。”

江澄扭过脸不好意思再看蓝曦臣,顺着发尾垂下的紫水晶流苏被水浸润过后更显通透,也衬的江澄的肤色更加白皙。蓝曦臣同他一起握住了伞柄,低声道:“晚吟害羞的样子也让我百看不厌。”

 

两人就这样默默无话,因着江澄未带替换的衣服,客房内也无衣物可换,蓝曦臣便将江澄带回了寒室,两人身上无一处干爽,幸好天气不冷,换了干净的衣服便好。

“你我身量差不多,你便穿我的吧。”蓝曦臣从内室拿出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白色校服递给江澄,还给了他一块新的布巾擦身,江澄点头谢过,散了头发就去解衣带。

江澄的想法很简单——男人嘛,看看又何妨?他和魏无羡都不知看了彼此多少回了,两人小时候还经常跑去外面的湖边游野泳,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

所以蓝曦臣回过头的时候,江澄赤裸的身体就这样毫无预警地撞进了他的眼里。

 

江澄的身上有和忘机一样的戒鞭痕,狰狞的伤痕霸道地横跨过他大半个身体,但是并没有过多的破坏这具身体本身的美感。修长、匀称,许是云梦多湖的缘故,江澄的皮肤看上去也非常水滑,锁骨形状完美,往下便是六块均匀的腹肌,再下来就是人鱼线和……

蓝曦臣突然不知道眼睛要往哪儿摆了,他竟不知自己为何会头皮一麻,身体里燃起了一小撮无名火苗,于是慌忙转过身去背对着江澄。

江澄正在用布巾擦身子,他看蓝曦臣磨蹭到现在身上都还穿的好好的,稍稍一想便露出了一点了然的笑意:“你害羞?”

肯定是了,姑苏蓝氏这样的家族肯定不会跟他们江家以前一样,他和魏无羡经常和小师弟们呼朋引伴地洗澡。江澄想着,或许蓝曦臣和蓝忘机两人长这么大都没一起洗过澡,连亲兄弟都这样,更何况是对着外面的人呢。

江宗主当下便有些心疼童年的蓝曦臣了,他将布巾往下身一围,走过去拍了拍蓝曦臣的肩膀说:“我去屏风后面换,你脱吧,我不看你。”

蓝曦臣几乎把清心诀在心中默念了数遍,才克制了自己要对江澄做出某件可怕的事情的冲动。

 

当蓝曦臣终于把衣服换好了,江澄也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他一头黑发垂地,穿着蓝氏的素白校服,赤裸的盈白双足从衣摆下露出一点足尖,他低头把衣领抹平了,随后拿出了一条卷云纹抹额,道:“这个,我也要戴吗?”

“呃。”蓝曦臣的嗓子有点哑,他咽了口唾沫,才恢复到和平时一样的语气:“不用了,你并非蓝氏族人,抹额不用戴。”

“我想也是,不过魏无羡都参加过你们家宴了,也不见他戴呀。”江澄把那条抹额还给蓝曦臣,他的发梢还滴着水,此刻正坐在地上拿布巾擦头发。

蓝曦臣笑笑没有说话,心中却道:“那是因为魏公子并非蓝氏主母啊。”他拿过江澄手中的布巾替他一点点擦干湿透的头发,说:“外头雨那么大,客房离寒室尚有一段距离,晚吟可还要回客房住?”

“下雨天,留客天。”江澄回头看了蓝曦臣一眼,见他正带着点期许的样子,心中好笑又温馨,于是伸出食指刮了刮那人的脸颊,道:“看来老天都帮着你呢。”

 

江晚吟再一次无意中勾出了蓝宗主心中那个邪恶而可怕的念头。

 

偏偏当事人江澄对此一无所知,他乖巧地趴在蓝曦臣的床榻上,如一只被人抚摸的猫儿般舒适地闭着眼睛打盹儿,露出一节藕白的小腿,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蓝曦臣天南海北地聊天。

 

“绛唇说想看玉兰花,让我回去的时候给她带些,可惜已经谢了。”

“没事,我可以用法术催开。”

“今日她们收了许多日出前荷叶上的露珠,你改天来云梦,我泡茶给你喝。”

“好。”

“她们还在我窗外唱采莲曲……我家云儿唱的最好听。”

“晚吟也会唱吗?”

“会。”江澄睨了蓝曦臣一眼,复又瞌上了:“你想听吗?”

“想,还请晚吟开一开金嗓。”

“哼……”江澄轻笑一声,他已经很久没有唱歌了,脑海里回忆了一下小时候常唱的调子,缓缓开口:“吴姬越艳楚王妃,争弄莲舟水湿衣。来时浦口花迎入,采罢江头月送归。”云梦小调轻柔和缓,江澄的嗓音清越中透着一股慵懒的沙哑,蓝曦臣只觉得骨头都要酥了,他有些神往江澄今晨见到的光景,很想有一天能够与他一同见到‘荷叶罗裙一色裁’的景致。

 

“我唱的不好。”江澄翻了个身,侧着身子躺在蓝曦臣旁边道:“改日你来云梦,早晨能听见云儿她们唱的,那是真的好听。”

“好。”蓝曦臣替江澄把头发全拢到身后,人也顺势躺了下去与江澄面对面,微妙的气氛在两人的呼吸间微弱地翻涌,蓝曦臣凝望着江澄那双剪水杏眸,心尖如同被一根羽毛反复搔动一般狠狠痒了起来。

“曦臣。”江澄是第一次这样叫蓝曦臣的名字,叫的有些不确定,有些忐忑,带着试探的小心翼翼和那一点点的羞涩,他不知道两个彼此相爱的人应该怎么相处,从前阿爹和阿娘那样的方式他觉得不适合拿来与蓝曦臣用,魏无羡和蓝忘机嘛……他做不到魏无羡这样大咧咧的,让他大大方方的对蓝曦臣说‘泽芜君抱抱’……呃,他可不行。

 

如果蓝曦臣知道江澄到现在还以为两个男人在一起就是牵手、靠在一起说悄悄话,最多不过抱在一起亲个嘴,他想自己一定会很愿意现身教法,用行动来告诉江晚吟什么是真正的‘在一起’。

 

可惜蓝曦臣虽然能看透弟弟的心思,却看不透此刻江澄的心思,他被江澄那声‘曦臣’叫的口干舌燥,滚烫的掌心颤抖着摸上了江澄系的很好的腰带上,江澄只以为他想让自己靠过去些,于是很体贴地靠近了蓝曦臣的胸口,有些别扭的伸出双手搂住了那人的腰,再把额头抵在了蓝曦臣的心口。

“曦臣,我们以后是不是可以一直这样?”

“是。”

“我们会一直这么好?”

“只会比现在更好。”蓝曦臣紧了紧手臂,江澄靠在蓝曦臣的身上贪婪地呼吸着清冷的檀香味,微笑着点了点头:“嗯,一定会更好的。明天你叔父找我,我也会这么和他说的。”


评论(56)
热度(711)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