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家宴(01)

*人物归亲妈,欧欧西归我

*重点1:wuli澄澄不小心听到了不得了的声音

*重点2:澄澄两个月没和蓝大见面了,澄澄很想念蓝大(的身体),蓝大也是

*重点3:所以他们两个月没有……过了

*重点4:神助攻巡逻门生将会得到【蓝氏家规免抄令(1/1)】

*所以下一章是什么内容,不用我说了哦?

*本月24、25考试,年底公司加班,车?等我考完再说吧哈哈哈哈!!!

=======正文=======

金秋十月,桂花飘香。

通往云深不知处山门的那条阶梯两旁种满了桂花树,玄门众人从中走过,衣袖间便仿佛带上了花香。

云深不知处今日山门大开,数十位亲眷子弟面孔肃然地站在山门前迎接前来参加清谈会的众世家。

 

姑苏蓝氏极少举办百家清谈会,此次时隔近二十年才举办一次,来的人自然不少。

 

“云梦江氏,请这边来。”蓝思追热络而不失礼数地把江澄等人引进了山门,朝清谈会举办的场地走去。“江宗主与泽芜君可有两个多月未见了呢。”

“嗯。”

“前两日泽芜君派人送去云梦的糕点,江宗主可尝过了?”

“嗯。”

“我家宗主特特自己择选了刚冒花骨朵的桂花,请山下的师傅做的呢。”蓝思追笑道:“宗主拿回来的时候,那香味儿可把那些年幼的门生给馋坏了,全偷偷围在寒室外头咽口水,后来一个个被含光君罚去抄了家规。”

“何止是那些年幼的孩子,送来之后我让人拿去厨房蒸起来,要不是我过去看了一眼,怕是一块也吃不着了。”想到那日绛唇咬着桂花糕,美眸含泪口齿不清地说:“好吃——!”时的样子,江澄的嘴角也不由地露出了点微笑。

蓝思追笑了,他现在也不大怕江澄了,只觉得这位江宗主脾性比以前好多了,整个人的轮廓看上去都柔和了不少,不那么严厉那么凶了,他二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到了宴客厅,蓝思追待江澄坐下后,弯腰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今日之后,我们宗主还请江宗主再留两日。”

“……好。”

 

正午,清谈会正式开始。

蓝启仁、蓝曦臣、蓝忘机以及另外十数位蓝家长辈依次入场,个个白衣若雪缓带轻飘,一样的云纹抹额,一样整齐的步伐,一样的走路体态,一样的……沉闷。

江澄与蓝曦臣的目光一触即分,他强迫自己端正坐好,只偶尔和身边带来的江忠说几句话。

他与蓝曦臣在两个月前身心合一,后来没温存多长时间蓝曦臣就回了云深不知处,那之后虽然常有书信往来却再未见面,此时乍然见了面,江澄只怕自己抑制不住自己满心的思念,会忍不住想要和他一诉离别相思情谊,于是只能做些别的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蓝氏的百家清谈会中规中矩到过头,也无甚佳肴美味可言,更别说歌舞助兴了,江澄身体坐的笔直,听蓝曦臣说近日修真界发生的大事,以及云深不知处对这几件事的看法,其他玄门家主也提出了些自己的意见,一来二去之间这宴会厅才有了些人气。江澄其实都快睡着了,却也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应付那些突然抛给他的话茬,三个时辰下来他脑子里都快成浆糊了,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当年在云深不知处听学的日子。

 

金乌西坠,倦鸟归林,清谈会总算结束了。

众人一齐用过了晚膳,吃了一顿异常养身的青菜绿叶之后,又由蓝氏众子弟领着欣赏了一凡云深不知处秋夜美景,赞美之声不绝于耳,使人流连忘返。由于今日情况特殊,故蓝氏子弟不必遵循亥时歇的家规,待将客人一批批送走后,已近子时。

 

“江宗主,不一起走吗?”与江氏地界毗邻的欧阳宗主见江澄站在桂花树下抬头望月,只当他还沉醉于美景之中,于是开口问道。

“不了,欧阳宗主先行一步吧。”

“那我先告辞了。”欧阳宗主一拱手,飞身御剑而去。

 

江澄望着那一轮明月,耳边是不知名的昆虫低低鸣叫之声,秋风起,飘来阵阵花香,而清幽的檀香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夹杂在其中,瞬间便近了身,乱了江澄的心。

“晚吟。”江澄听见声音后立马回头,见蓝曦臣踏月而来,他步履较平常来的更快些,带起身后青丝微扬,雪白云纹抹额的发带材质极轻,就这样与青丝在风中齐飞,他双臂张开广袖舒展,江澄一愣,下一刻他的双足便不听自己的使唤,足尖轻点地上落花,带着一身桂花幽香飞扑近了蓝曦臣的怀中。

“涣哥哥。”江澄的声音中带着久别重逢后的喜悦,带着两月未见的无尽相思,带着朗月轻洒的温柔缱绻。他将下巴枕在蓝曦臣的肩膀上,双手紧紧抱住蓝曦臣的腰,蓝曦臣亦然。

“一日未见如隔三秋,你我两月未见,当真是如同隔了千年百世了。”蓝曦臣温热的双手捧着江澄的脸颊,目光恋恋不舍地看着江澄脸上的每一寸,江澄被他看的双颊发烫,轻轻将脸往侧面撇过,唇角无意中碰到了蓝曦臣的手指。

蓝曦臣唇角笑容一凝,露出了点无奈:“晚吟,别勾我。”

“谁、谁勾你了,真是!”江澄推开蓝曦臣的手扭开脸不看他,蓝曦臣也不在意,收拾了一下被他弄乱的心神,用着再正常不过的声音开口道:“明日是蓝氏家宴,晚吟同我一道出席。”语气好像这便是一件最寻常的事情了。

 

家宴?

出席??

 

江澄对蓝曦臣能面不改色说出这番话的本身深为佩服,他此刻完全乱了阵脚,先头根本没有任何征兆说蓝曦臣要带自己出席家宴啊。

蓝氏的家宴啊!

这不就是公开他俩的关系了?

那、那他、他不就成了蓝氏眼里公认的,蓝曦臣的道侣了?

 

“你、你怎么不早说?”

蓝曦臣见江澄都结巴了,眼里笑意更浓,道:“想给你一个惊喜。”

 

哦,你们蓝家人对于惊喜的理解看上去好特别呢。

========================

在江澄的坚持下,他还是住进了客房。

原因很简单,他和蓝曦臣二人两个月未见,虽然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但是一来,他二人皆是正常男子,有男子的正常需求。二来,江澄还记得上一次做完之后自己可是在床上躺了一天的。

 

“家宴啊……”江澄躺在榻上,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就是那两个字,他突然想起来魏无羡是参加过蓝氏家宴的,或许可以问问他需要注意些什么,到时候也不至于太措手不及啊。

想到了便去做,江澄披上外衣就出门直往静室跑,中途遇上了正在巡逻的弟子,江澄还被请回了客房一次,等他偷偷来到静室外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

屋内的灯还亮着,看来他二人还没睡下,江澄正要抬手敲门,就看见窗影上映出了两个人的影子,两人面对面坐着相拥,看侧影似乎是魏无羡和蓝忘机。

还不等江澄反应自己看见了怎样的场景,就听见里面传出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

 

“二哥哥,好哥哥……你……你再顶一顶那里……唔哼……”是魏无羡的声音,低媚沙哑,那种撒娇的腔调是江澄从未听到过的。

不,好像听到过啊……

 

【涣哥哥,涣哥哥你再……再亲亲那里好不好……】

 

两个月前的那一晚瞬间蹦进了江澄的脑子里,画面清晰如同身临其境,他几乎瞬间面红耳赤起来,明明知道没人看见他现在的模样,他还是双手捂住了整张脸,一步三摇地晃回了客房,路上遇见了同一拨巡逻门生,他们正要向江澄打招呼,就见江宗主脸颊绯红,失魂落魄地朝客房走去。

 

“怎么了?”

“不知道啊,看样子是从含光君那儿过来的呢。”

“要不要告诉泽芜君一声?”

“泽芜君已经睡下了吧?”

“但是如果泽芜君知道我们看见江宗主不舒服还不向他回报,一定会生气的,到时候家规你替我抄呀?”

“……走!找泽芜君去!”

TBC

评论(38)

热度(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