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家宴(02)

*注意事项见本文第一章节

*我发誓,看完这章,你们会很想揍我的~啊哈哈哈哈哈!!【打不着.jpg

=======正文======

蓝曦臣是在睡梦中被敲门声惊醒的,他散着发未束抹额,一手拉着外衣的衣领以防滑落,一手推开了门,眼中无半点不耐之色,见来者是今夜巡逻的门生,问:“出了什么事?”

门生施礼后直起身子,彼此对视了一眼,由领头的人说:“刚才我们巡逻的时候见到了江宗主,他似乎……似乎看起来不大好。”

一听见说的是江澄,而且还‘不大好’,蓝曦臣立马警觉了起来,他将外衣迅速穿上,回里间取出抹额,边走边系,问:“怎么不大好了?之前还好好的。”

门生立刻紧跟其后:“是啊,看江宗主走路都有些不稳,我们问他话他也不答,捂着脸就朝客房走去,我们怕出什么事儿,又不敢擅自打搅,才来找泽芜君的。”

“很好。”蓝曦臣淡淡一笑,道:“你们先继续巡逻吧,江宗主那儿我去看看。”

“是。”

 

江澄一个人躺在被窝里辗转反侧,他起身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水已经凉了他也不在意,仰头就喝下去了,一条凉线从喉咙口一路滑进胃里,江澄拍了拍自己的脸——还是那么烫。

 

刚才自己无意间撞见了什么自不必多说,其实这本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但让江澄给听见了却是意料之外的,早些年他看见蓝忘机和魏无羡在树下拥抱时还觉得有些轻微的恶心感,现在自己和蓝曦臣也经历过这些了,倒是能理解何为‘情难自禁’了。

只是……自己做了是一回事,不小心撞见别人行房却是另一回事,江澄更害怕的是自己现在的反应。

 

修道之人清心寡欲,却不代表没有‘欲’,江澄本以为自己曾经的‘欲’是希望得到父亲更多的疼惜,再后来是对魏无羡的‘恨’,‘恨’没了,他的‘欲’就成了希望金家和江家能够越来越强盛。如今连这个‘欲’也得到了满足,他一时之间倒不知道该有些什么盼头了。

然后,蓝曦臣出现了,他的出现就像是一块挂了糖的钩子,甜津津的让人明知道危险,却忍不住为了吃到那份甜味而舍身去夺,去抢,抢到了之后舍不得吞下,只能一点点地舔,慢慢地用舌苔去磨,心里再想不到其他。

 

江澄知道,自己对蓝曦臣是有‘欲’的,这份‘欲’和之前的所有‘欲’都不同,它求而得之,触手可及,那么猛烈又如此直白,烧的他越来越不像自己,或者说,这才是他原本应该有的样子。

赤诚的,坦率的,一丝不挂的把自己最好最柔软的一面暴露在外,不隐藏自己的渴求,不压抑自身的‘欲’,所有的不妥协在蓝曦臣面前全部都可有可无,把最真实的想法统统告诉他。让他——蓝曦臣来引导自己,控制自己……

 

腰腹间的酸麻感越来越强烈,江澄膝盖一软差点撞上桌子,他猛地回过神,感觉到自己的右手正抚慰在两腿间,他抽出右手看着上头隐隐的水渍,整个人都瑟瑟发抖起来。

“我在干什么啊!”江澄自暴自弃般地坐到了地上,堵住耳朵把脸压在膝盖上,耳朵里轰轰然地响着血流过身体的声音,全身发烫呼吸潮热,他闭上眼睛不想去看自己腿间凸起的不堪,也不愿去想还回荡在自己脑海中的、两个月前的缠绵爱语。

蓝曦臣的声音那么低沉,那么好听,他刻意压制着自己欲望的声音,他温柔询问自己感受的声音,他听见自己喊他‘夫君’时的笑声,还有他俯下身子亲吻他的嘴唇,呢喃着喊他‘晚吟’。

“真是疯了啊……”江澄无奈地叹息,他左手在桌子上来回摸索了一会儿,抓起水壶掀开盖子就往自己脸上扑冷水,冰凉的水更衬出他脸颊此刻的烫,江澄想哭,纾解生理渴求本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可是这里是在云深不知处,是蓝曦臣的家,而自己正在想着蓝曦臣的种种,自己帮自己在做那种事情。

 

腿间的物什好像更硬了,江澄咬着牙不去想他,努力放空自己的脑袋,他不愿意就这样向‘欲’折服,不知怎的,他晓得这是一场‘对决’,一旦这一次他放纵了自己,那今后他便会沉沦下去,彻底被‘蓝曦臣’这个名字所征服,或许光是想想他,自己就会……

“怎么会这么的……”混账!

江澄在心里暗暗骂自己,忽觉外头凉风灌入,旋即又被关在了门外,陌生而又让他眷恋的体香瞬间靠近了他的身体,蓝曦臣的身上还带着秋凉,他见江澄坐在地上蜷缩起身体抱着头,忙蹲在他身边以手背探摸他的额头:“晚吟可是不舒服了?怎么这么烫?”

 

“蓝……曦臣?”江澄起初还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但那人微凉的手指触碰到了自己的头,那么真实,那么让他满足,江澄确信了,这人便是那个从一开始就让他念念不忘,让自己苦苦思念了两个月的蓝曦臣。

 

“晚吟到底怎么了?我给你把脉。”蓝曦臣翻过他的手腕,两指搭上他手腕上薄薄的皮肤,只觉心跳有力却略快,抬头看江澄面泛桃红,只见他一双眉眼不画而含情,唇不点而绛红,心下隐隐有些奇怪,还不待他说什么,江澄就将他扑进怀里,整个人乘骑在他胯上,青涩、热情、还带了点不得章法的粗暴。

 

蓝曦臣被江澄捧着脸一通强吻,他睁着眼看江澄近在咫尺的睫毛,羽睫轻颤犹如蝶翼,眼角一点水光显得他楚楚可怜的样子,那人仿佛觉得蓝曦臣不够配合,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在他的下巴尖上稍一用力,掰开了蓝曦臣的嘴,一条滑软的舌头就如灵蛇般溜进了他的口中。

江澄的气息很重,听起来很难耐,又像是久旱的莲花终于得到了雨水的滋润,发出了一丝饕足的呜咽声。

两人口中体液交缠的声音在客房内异常分明,江澄一点点将舌尖退出蓝曦臣的口腔,又不舍得完全离开,二人唇齿相依,软舌在空气中纠缠,拉扯出弹指可断的银丝,江澄的耳后根一阵阵发麻,兴奋的感觉层层爬上他的头皮,腰肢不由自主的在蓝曦臣的胯上扭了起来,他缓缓睁开眼,杏眸灿若繁星,面孔红似流霞,他乖巧地垂下眼睫,吸吮着蓝曦臣的下唇,用舌尖讨好他,取悦他,双手慢慢解开蓝曦臣的腰带将他推到了地上。

 

是啊,自己为何要隐忍?蓝曦臣是他的道侣啊,他们是要相伴一生的人。江澄想不出理由来说服自己停下,既然毫无道理可言,那便做下去吧。

两个月了,自己想了他两个月了,无所谓矜持,无所谓欲望,他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只想触碰蓝曦臣,只想要蓝曦臣,仅此而已。

 

江澄相信,蓝曦臣也是这么想的。

TBC

=================

怎么样?想揍我吗?哈哈哈哈!!!

我可是现在还在加班啊QAQ

加班的时候摸鱼写的!告诉我,你们感不感动?!!!!!

评论(37)

热度(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