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天青 02

*注意事项见本文第一章节。

*那啥。。。你们觉得这篇文被我标了‘曦澄’。。。真的合适吗233333

*做个预告:下一章节,期待一下紫电的威力吧!原文中对紫电的描述的确不够多,那我就不客气的私设一把啦=v=

==============

江澄一下子打开蓝曦臣的手,平日里的宗主礼仪、世家交情、不可与大家族交恶等所有顾虑在这一刻都被金凌挑起的怒火烧的一点儿不剩,他细眉紧蹙瞪着蓝曦臣,道:“泽芜君这是在管我的家事?”

蓝曦臣被江澄这般对待,脸上还是没有丝毫不快的表情,只是笑容略淡了些,他望了望金凌跑开的方向,低声劝道:“若是家事,蓝某自然不会管,但此事说是家事,也可说是莲花坞与金麟台两大世家之间的事情,云深不知处向来与金麟台交好,与莲花坞也多有来往,今日江宗主与金宗主有了些摩擦,蓝某既然在场,倒是不得不为了三大宗族之间的关系多劝两句了。”

江澄虽然脾气不好,但这么多年宗主做下来,当年又是一手撑起了支离破碎的江氏,所以也并不是只会一味意气用事的莽夫,他听蓝曦臣如此说,人也渐渐冷静了下来,眉目间虽则隐隐含有怒气,到底还是暗暗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道:“方才失仪了,抱歉。”

“无妨,人总会有一时冲动的时候,江宗主不必放在心上。”蓝曦臣笑着后退了半步,拉开他俩从方才就很接近彼此的距离,他岔开话题,看着金凌跑去的后山,问道:“是否需要派人去寻金宗主?”

江澄眉心一跳,嘴唇动了动,粗声粗气地说:“他还嫌不够丢人么?”

蓝曦臣刚想说自己是不是又多事了,就听江澄接着说:“我去找他。”

蓝宗主看着那一席正紫色衣袍朝后山跑去,笑着摇了摇头,也赶紧跟了上去。

======================

金麟台的后山极大,和百凤山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传闻千里良驹跑上一天一夜也跑不到头,山势多变,绵延不见尽头,或秀美或险峻,蓝曦臣曾与金光瑶去过几次后山,也多是为寻几味金麟台才特有草药的,那些草药都有固定的生长地方,所以他也不过都在某处地方稍作停留,并未过多深入,今次与江澄为了寻人而故地重游,倒难免有些触景伤情了。

 

千年古树的树根盘根错节,凸出地面的部分覆盖了不少青苔,有莹白的小花被埋在了厚重的青苔下,那些花儿看似是普通的野花,但只有通晓医理之人才知道这种话是只在古籍中提到过的梵音花。此花功效甚是神奇,几乎可与所有草药相辅相成,若是在草药中加入几株梵音花,则可使药品效力大增,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种花只生长在千年古树周围,对四周环境要求也颇为严苛,且一年只开花三天,是以非常珍贵难得。

 

蓝曦臣看着这些梵音花,想到过去他与金光瑶曾一同采摘梵音花制药,心中不免难过,鬼使神差的就伸出手抚了抚还带着水气的莹白花瓣,动作轻柔的仿佛是在抚摸花瓣上的水珠。

“这是什么?”江澄见蓝曦臣看着那一丛小花发呆,不由的也跟着去看,他伸手摘下一朵,却因为不得要法,羸弱的花瓣在他两指间瞬间变为一滩花泥,蓝曦臣见他神色一僵,心中那点由往事勾起的刺痛慢慢散开,只觉得江澄的表情能在瞬间变换十分有趣,于是他也弯腰摘下一朵梵音花,完整的小白花躺在蓝曦臣的食指指尖上,他将花渡到江澄手上,道:“这是梵音花,单独使用只有普通的止血化瘀功效,但若和任何一味药剂放在一起,便可使对方药效大增。虽不起眼,却是实打实的好东西。”

 

“真有如此神奇的功效?”江澄看着指尖那朵娇弱的经不得一拧的小花似是不信,那边蓝曦臣已经取出乾坤袋伸手去摘花,他动作轻柔小心,指尖如蜻蜓点水般在青苔间起伏,一朵朵梵音花被他收入囊中:“难得来一次后山,带些回去也好入药。”

 

每一会儿,梵音花便被摘去了大半,剩下的那些蓝曦臣说留着等它们慢慢再长,第二年来又会长出许多来了,江澄见他意犹未尽的样子,忍不住调侃:“你每次来后山都带这许多回去吗?亏得你与金家好交情,不然可真是实打实的采花大盗了。”

“江宗主莫要取笑我了。”蓝曦臣收好那些梵音花,道:“还是先找金宗主要紧。”

江澄点了点头,他俩又找了半个时辰还是没有金凌的踪迹,原先还沉得住气的江澄终于有些急了,眉头皱的死紧,咬牙道:“这混小子都几岁了,还玩躲猫猫这招。”他撩开一丛茂密的半人多高的野草:“金凌!”

“金宗主,金宗主。”蓝曦臣在周围拨开一丛丛茂密的野草深一脚浅一脚地寻找,此处山势已经与方才大不相同,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浅坑,头顶上的参天古木直冲云霄,巨大的树叶在天上织出了天然的绿色屏障,人在下头根本看不到天,阳光只能透过一点点缝隙透到地上,是以光线非常暗,空气又潮湿又闷热,让人十分难耐。

 

“江宗主,小心这里有毒蛇。”一条颜色斑斓的蛇从蓝曦臣眼前一晃而过,只一瞬的功夫蓝曦臣就看见了蛇头危险的三角形,江澄在他身后应了一声,突然停下了脚步。

蓝曦臣听后头没了脚步声,以为江澄出了什么事,连忙回头去看,只见他从地上泥泞的土里挖出一个九瓣莲银铃,是金凌的。

江澄腰间佩戴着的是江家祖传的,之后江澄又亲自做了一个给金凌保他平安,刚才江澄就是觉得自己腰间银联剧烈晃动了几下才低头去看,正好发现了右脚前的泥土里有一点银色光芒。

不论出了什么事,金凌是绝对不可能把九瓣莲银铃丢掉的,这是他从小佩戴在身上的东西,金凌把它看得和岁华一样珍贵。如今这个银铃落在了这里,那只能说明金凌出事了。

 

一想到这儿,江澄就浑身发冷,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把银铃握在掌心中好一会儿,他能感觉到金凌留在上头的‘气息’,虽然很微弱,但的确还在活动,这就说明金凌还活着。这一认知让他暂时松了一口气,他的神色瞬间从惊惶变为严峻,默默的将这枚银铃与自己的九瓣莲系在了一起,走向正朝他露出担忧神色的蓝曦臣,道:“金凌出事了,不过现在还活着……暂时。”

蓝曦臣神色一凛,蹙眉道:“两个人搜寻起来范围有限,不如我们分头行。”说着,他从袖中拿出几支信号弹递给江澄:“你我一人三支,发现金宗主或者遇见了危险就立刻通知对方。”

江澄将信号弹敛进袖中,右手紫电已不知何时化为鞭形,耀目紫芒照的周围墨绿色的树叶都染上了紫色,他面色沉静到让人看不出表情,声音也淡淡的仿佛是在吩咐一件最平常的事情:“我搜北面,你搜西面,两个时辰后在此会和,然后再搜东面和南面,泽芜君保重。”说罢,他朝蓝曦臣点了点头,就北面的丛林中走去。蓝曦臣看着那抹紫色的身影没入阴影之中,瞬间产生了一股想要追上去的冲动,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念头,似乎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要护着江澄……?

 

保护……他……?

 

蓝曦臣陡然失笑,暗骂自己多此一举。江澄是何等人物,怎么可能需要自己的保护?

 

刚才的自己,一定是想太多了罢。

=======================

蓝曦臣千祈祷万盼望,只期望两个时辰内蓝氏的信号弹千万不要在这儿升起,谁知才过了一个多时辰,一道蓝色火花就冉冉升起,紧接着又是一道,两道信号弹在早已黑暗的丛林天空中绽放出炫目蓝光。

 

蓝曦臣在看到第一颗信号弹的时候还在想着终于找到金宗主了,只是当他看到第二颗信号弹的时候,他当然不会以为江澄是因为找到了金凌而高兴到放烟花玩儿,如此情形只能有一种情况——北面出事了。

 

蓝曦臣足下生风朝北面疾奔,无奈这里地形过于泥泞坑洼,树木又多,既不方便御剑也不适合奔跑,乾坤袋中虽然有传送符,但是此符消耗灵力甚多,一会儿若是有紧急情况,他灵力不济也只能拖人后腿。

 

就在蓝曦臣疾奔而来的时候,江澄正抱着浑身冰冷的外甥和岁华,穿梭于丛林之中,索性金凌虽然呼吸微弱但是心跳有力,此时昏迷不醒应该是中了麻药的缘故。他紧紧抱着金凌将他护在怀里,身旁的树枝飞速朝后掠过,脸颊上突然一痛,渗出一点血迹,想来是被某根树枝挂伤了。

江澄像小时候抱着金凌那样将他的脸拢在怀中,只是金凌年纪再小也已经是快二十岁的少年了,抱起来略有些分量不说,他手长腿长的这样无意识地晕着,让江澄跑起来更费了不少功夫。

 

这小子,东西没见他少吃,身上也没见他长肉,合着都长骨头上去了?!

 

江澄一分心,就听见后头有树丛被急速分开的声音,他循着本能朝右边一避,躲开了一条细长带钩的触手,紫电通晓主人心意,倏然变长朝后一甩,带起一块有血的碎肉,只听身后怒喊之声更甚,全身五色斑斓的巨型四脚蛇后足发力,尖啸着跳出树丛,以更快的速度追了上来。

江澄不用回头,光是听呼吸声和压迫感就知道那东西离自己有多近了,他双足一蹬跳上一棵大树,干脆如灵猴般跳跃于树干之上,只是这四脚蛇在丛林中生活了数百年,对地形的熟悉远在江澄之上,且四只利爪有力,身形敏捷,不一会儿它也跟着爬上了树,嗖嗖几下跳跃就挡住了江澄的去路。

一人一怪站在相隔不远的树枝上对视,江澄此时衣衫被勾破了几个地方,发带也散了,脸上还有伤,看起来颇为狼狈,而那怪物则像是势在必得了一般,吐出猩红分叉的舌尖上下舞动,却碍着江澄手上的紫电威力不敢贸然接近,只能一个劲地发出巨大的‘嘶嘶’声,也不知是恐吓江澄,还是来给自己壮胆。

 

江澄站着的这根树枝及粗,大约要两个成年男子环抱才行,他一边注视着四脚蛇的举动,一边把怀中金凌和他的佩剑稳稳放下,右手一振,紫电‘噼啪’一声甩在古树的树干上,留下一道极深的鞭痕,左手食指将三毒顶出剑鞘三寸,银白灵光参杂着些淡紫色光芒流转于剑身之上,犹如祥云薄雾。

 

“浊物就是浊物,给你吃再多的人,你也变不成神龙。”

评论(17)
热度(437)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