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天青 03

*注意事项见第一章

*蓝大打酱油了=v=

*这一章节就是用来让wuli澄耍帅的【撩头发

=================

这只四脚蛇的头似乌龟,足似蜥蜴,爪如龙,身体如鳄,看起来很像当年的那只屠戮玄武,想来应该是近亲。

魏无羡后来和他说过那只屠戮玄武是一只竞神失败或者畸形的妖兽,若果真如此,那眼前这只八成也是妄想飞天成龙而不得,只能借由吃生人,以此吸取万物之灵的精华,奢望有朝一日能够一飞冲天变身为龙的半妖兽了。

 

那四脚蛇听到江澄说了此话,碧绿双瞳倏然睁大,四周隐隐被染上了这阴恻恻的绿色,江澄见自己猜对了,不由心中更加鄙夷眼前这只四脚蛇,牙缝中挤出一声:“孽畜。”

四脚蛇被江澄戳中痛处,张大嘴巴露出了两排尖利的牙齿,黏腻透明的唾液顺着下巴落到地上,鲜红的长舌突然朝江澄正面袭来,江澄灵巧地旋身避开,利用旋身带起的惯性抽出三毒就朝那条舌头上砍去,剑身刚碰上那条舌头就感到一股不寻常的黏力,江澄眉心一跳连忙翻手撤回剑身,而四脚蛇也在此时舌头一卷缩入了口中,幸亏江澄反应快,否则三毒必定会被一同卷进那张血盆大口中。

 

四脚蛇见一招不成勃然大怒,它前爪在树干上用力一踩,竟就这样直直向江澄飞扑而来,江澄双目一眯,足尖用力直接跳下了树干——树上金凌还在,他必须尽可能的让那条孽畜远离金凌。

 

谁料这竟是四脚蛇的调虎离山之计,它的目标根本不是江澄,而是昏迷不醒的金凌,它庞大的身躯还在空中时就张开了大嘴准备一口咬断那个人类的腰肢。

一道紫光在眼前一闪,下一刻它的那张粗长的大嘴就被带着强烈电流的紫电紧紧缠绕在了一起无法再张开,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力量牵引着它的嘴,生生将它沉重的身躯在空中拉转了个方向,眼看着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近,四脚蛇却无法做任何保护自己的动作,就这样被那条紫鞭拉扯着,以鼻尖着地的姿势甩到了地上。

 

江澄看着摔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的巨兽,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紫电电流加强,四脚蛇受到了刺激,因着剧痛而在地上嘶吼着翻滚,力道之大几乎差点让紫电脱手而出,江澄忙用左手在鞭身上绕了一圈,足下踩位更稳,与那四脚蛇拼起了力道来。

但是江澄知道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刚才那一甩虽则痛却不足以毙命,紫电威力巨大不假,但那百年四脚蛇早已成精,周身裹着坚硬铠甲般的鳞片,紫电只能激得他更痛却不致命,三毒也无法刺到它被保护的好好的要害部位。

 

又拼了一炷香的时候,江澄知道这样下去对自己没有好处,他瞬间收了紫电的力道,四脚蛇的前爪本在拼命扒着缠住它嘴巴的紫电,现在那边力道一松,它也反应极快的猛然出爪,四个泥泞的尖爪突然变长,如同四个带着钩子的利鞭般朝江澄抽来,爪尖从江澄面前滑过的时候还滴着透明的液体,若是被划破皮肤,必定也会如金凌一样全身麻痹,动弹不得。

 

江澄疾退几步险险避过那一爪,四脚蛇不给江澄喘气的机会,两只前爪统共八只利爪朝江澄唰唰袭来,带起一阵阵强劲阴风和麻药,江澄一边躲一边找机会出剑刺伤它指甲里的嫩肉,不一会儿江澄倒是没受伤,那四脚蛇的八只利爪倒是鲜血淋漓,这疼痛激的它碧绿的眼珠变成赤红色,嘶嘶尖叫声不断,干脆不再闪避江澄的鞭子和剑,四只爪子在地上急速爬行,朝江澄直冲过来。

 

江澄不躲不避,直到四脚蛇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的时候,他嘴角的笑意更浓,出手快如闪电,三毒在黑暗中划出一道银月般的光华,下一瞬间四脚蛇那条粗长的舌头就被三毒连根斩断,腥臭的血液喷的江澄满脸血红,他忙跳起来双脚在身后树干上一蹬,借力翻身从四脚蛇的上方飞过,按照四脚蛇刚才的冲过来的速度,它必定会一下子撞在自己身后那棵百年老树上,届时就算不死也是重伤了。

谁料那四脚蛇受了重伤狂性大发,竟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非但没有按照江澄脑中的设想撞在树上,反而回过头一口咬向江澄,江澄在空中翻飞之时察觉有异,忙收脚才避免被咬断腿的下场,但是衣服一角还是被咬在了嘴里,那四脚蛇紧紧咬住江澄的衣服猛一甩头,他的身体便如一片落叶般轻飘飘起来,只是撞在树上的力道却一点儿也不小。

 

“啊!”江澄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他本能的在撞上的瞬间调整了着力点,是以原本应该拦腰撞在树上的姿势被他调整成了以手臂承受这可怕的冲击,即便如此他还是能感觉到左手手臂的骨头传来清脆的‘咔嚓’声,肯定被撞断了。

江澄疼的两眼发黑,在地上无力地滚了两圈,那四脚蛇也忍不住被割舌的剧痛开始没有目的的四处又是翻滚又是撞击,好几棵树被它撞的东摇西晃,像是要断了一样。江澄‘呸’的一声吐掉嘴里的血沫从地上摇摇晃晃站起来,忍着剧痛把骨头重新接上,钻心般的疼痛几乎让他喘不上气来,可是他知道自己此刻必须尽快恢复,不然等那孽畜缓过来了,自己和金凌就死定了。

 

“孽畜,今日是你自己找死!”江澄稍稍活动了一下左手,虽然痛但是却不影响行动,他招出三毒朝还在翻滚的四脚蛇左眼剜去,那妖兽正在为割舌之痛分心,冷不防左眼一凉,旋即一痛,一颗浑圆碧绿的眼珠子就这样滚到了江澄脚下。

“我左手的账,算清了。”江澄当着妖兽的面一脚踩烂了那只眼睛,三毒回到他手上,江澄握剑的时候有一丝颤抖,那条四脚蛇被彻底激怒了,血腥味浓重的口腔里喷出炙热而腐臭的味道,它不敢再对着江澄尖叫嘶吼,鲜血顺着它的下巴流到地上,滴滴答答响个不停,尖锐泛黄的獠牙亮堂堂地裸露在外面朝江澄极不友好地呲着,一条三人粗的尾巴来回扫着地上的树丛,发出巨大的唰唰声。

 

四脚蛇突然背脊一拱,那条尾巴从侧面朝江澄扫来,尾端布满细小的倒刺,若是被抽中再被它一扯,必定会连皮带肉撕下一大块血肉来,江澄不敢大意,旋身躲开第一道攻击,那妖兽手指爆长数米朝江澄袭来,江澄在飞快旋身的同时跳跃而起,三毒一剑撩开袭来的尾巴,紫电缠住妖兽的四爪将其牢牢收拢在鞭身之中,他落地时一脚重重踩住那爪子,电光火石间三毒直直插入其中一爪,剑身一转,一整块带着麻醉液体的指甲被江澄连根拔下。妖兽痛极大叫,另一只爪子不管不顾地拍了上来,江澄忙一个鹞子翻身躲开了,落地的时候因着身体的震动,左手手臂传来尖锐的疼痛,他身形晃了晃,咬牙握紧了三毒。

 

阴沉而又危险的诡异气氛中,突然传来一阵呜咽箫声,那箫声极诡异急促,与江澄当日听到他吹‘杏花天影’时完全不一样,他心中一震,抬头朝箫声所传来的方向望去,正见蓝曦臣白衣胜雪,执一管洞箫站在金凌身旁不间断地吹奏。

江澄只知道蓝氏校服材质特殊,极坚韧不易损毁,却是第一次晓得在光线不甚明亮的地方竟然还能散发出羸弱白光,远远望去就如月华倾洒,让人误以为是有仙人而来。

见有蓝曦臣在旁助阵,江澄安心不少,他压下心中那点生的喜悦,集中精力望向那被箫声扰了心神的四脚蛇,那条四脚蛇似是对箫声甚是反感,前爪如人般捂住了头顶上的两个小孔,却并不能阻隔箫声灌入它的耳朵,蓝曦臣的箫声杀意甚重,又被他注入了强大的灵力,不一会儿那只妖兽就东倒西歪,却强撑着不肯倒下。

 

蓝曦臣温润黑眸在见到江澄的模样时露出了一丝震惊,随后竟然难得地染上了一层怒意,他手指灵巧翻飞催促着裂冰发出更激烈的声音,四脚蛇的嘴角喷着血水嘶嘶喘着粗气,它虽然恼怒蓝曦臣的箫声,可是它此刻最憎恨最想杀掉的却是江澄,或许它也晓得今日不是他死就是自己亡,无论如何都要杀掉江澄才行。

原本赤红的眼睛更是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妖兽放下捂住了耳朵的爪子,强忍着脑袋里被箫声催着快要爆炸的痛感和晕眩,它又呼哧呼哧喘了几口,猛地朝江澄扑去。

濒死的野兽在最后攻击时总是最危险的,更何况是妖兽的全力一击,那张血盆大口几乎是瞬间就到了江澄的面前,蓝曦臣心下一惊,抽出朔月就要攻击,但是江澄的反应却出乎他的意料。

 

只见他好不闪避,大喝一声左手灵力爆涨,三毒剑身灵光雪亮如白昼,他回身猛然一剑砍向一棵古树,古树横向中出现一道极细的裂痕,紫电在下一刻缠上树身,江澄疾退数步避开四脚蛇大嘴的撕咬,粗大通天的古树竟被他用紫电甩到半空中,在妖兽下一次张嘴扑过来的时候,江澄右手猛力一甩,被紫电缠绕着的树身瞬间脱离鞭身快速飞出,直直地捅入了四脚蛇的嘴里,插进了喉咙,贯穿了它的整个身体。

妖兽的嘴里插着古树,整个身体被撑的浑圆无比,它徒劳地在地上扒拉着四肢想要再站起来,又过了一会儿,妖兽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四肢用力在地上最后一蹬,赤红色的瞳孔猛然收缩又渐渐放大,终于没了动静。

 

江澄还是不放心的样子,他喘着粗气又用三毒狠狠扎进妖兽的右眼,慢慢地研磨搅动都不见四脚蛇再动分毫,这才终于放下心来,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低着头不再动弹,只余下剧烈上下起伏的肩膀在颤抖。

蓝曦臣忙上前想要查看他的伤势,他才刚一碰到江澄的身体,就见那人捂着嘴咳了几声,喷出一口血,倒在了地上。

“江宗主!”

评论(32)
热度(443)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