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温逐流个人】花雕 2

*排雷见本文第一章

*事实证明,蹭的累和养得累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

这是我这个月第五次踏进这家青楼。

只因那日,这家青楼里的老鸨跟我说今日新来的两个小倌,是双生子,长的甚是俊俏,尤其是那细细的柳叶眉,那近水含烟的杏仁眸。

 

这些年里,我跟在温若寒身后见惯了天下美色,温若寒有时候也会将几个颇有姿色的姬妾赏赐给我,可是我提不起兴致。

我起初以为是自己的身体有了毛病,但是大夫说我很正常,我也尝试过进入她们的身体,但是内心的焦躁却只能随着她们身躯的扭动而愈演愈烈,她们的眼里有钦慕,有渴求,有害怕,却独独没有我。香风软语诉在耳畔只让我觉得恶心,我不想听见她们的声音,我要她们闭嘴。

 

面对她们逐渐冰冷的躯体,我的欲望居然蠢蠢欲动起来,甚至比之前的更猛烈。

 

我遮住她们的脸,或者闭上我的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人的样子。

 

是了,我原来真的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她们,她们没有一个长得像虞紫鸢。没有她美,没有她笑的好看,没有她的气质,也没有她如此关心我。这样阿谀奉承的她们,怎么配得在我身边?这个位置本不属于她们。

 

后来我拒绝了温若寒给我的女人,他只是了然一笑,将那些姬妾赏赐给了其他人,从那之后,每当我需要的时候我就会去外面找,秦楼楚馆总能让我找到一两个长相与她有三分相似的人,有时候女人没有,男人也是可以的。

但是我不喜欢听到他们的声音,我不希望他们说话。可是为什么他们不懂呢?为什么每一次都要我掐断他们的喉咙他们才会闭嘴?

 

虞紫鸢绝对不会说那些话,也绝对不可能发出那种声音的。

 

他们都不懂她。

只有我懂,只有我知道。

 

这两个小倌很懂规矩,从来都是一声不吭的伺候我,所以他们也活的很好。

今日,我特地给了他们开口的权利,在服侍完我之后,我命人备好酒菜与他们同饮,听他们闲话近日来发生的琐碎事情打发时间。

 

“昨日听情思姐姐说了件大事儿,爷要听吗?”

“说。”

“爷您是修仙的,可听说过云梦江氏?”

“……嗯。”

“江家家主江枫眠娶妻了,娶的是眉山虞氏的三小姐——虞、紫、鸢。”

 

我感到我的手在颤抖,从指间开始一路颤进了喉咙,我的喉结抖的厉害几乎喘不上气,刚吃下的东西在胃里翻腾,看着这两兄弟的眉眼,想着刚才他俩在我身下的动作我就觉得恶心,为什么我会允许自己对他们做这种事情?这难道不是一种背叛吗?背叛我珍藏在心底的、小心呵护的那个少女。

那样明媚张扬的少女,嘴角总是噙着几分笑意,眼里含着三分讥诮,却在那一日对我如此之好……再也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了,她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了。

可是我呢?我居然背着她做了那许多事情。

明明是想让自己变成足够站在她身边的强大的男人……可是好好看看啊,我都做了什么?

 

“啊——!爷您放手……唔!救……”

“太脏了……”

我五指掐进他们的咽喉里,温热粘稠的血液只让我更加反胃。我无法原谅自己,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控制不住的去想,是不是因为我和这些人的所作所为让她知道了,她才会成亲?她为何不等我……为何要嫁给江枫眠?

 

温氏尚无完全把握能够绊倒江家,现在又有了眉山虞氏傍身,要解决起来更加困难。

 

为了能让我的‘紫蜘蛛’快些原谅我,我不再沉溺于声色之中,温氏需要更加强大才行,哪怕那个温晁再是草包无用,我也要保护他。因为那是温若寒的命令,也只有听从了温若寒的话,我才能够有足够的金丹享用,我才能活下去,我才能和我的‘紫蜘蛛’在一起。

把她从江氏的噩梦中解救出来。

 

这十几年中,我陆陆续续听到了一些传闻,有好的,也有不好的。

 

好的是,他们夫妻感情并不和睦。

不好的是……他们有了孩子,叫江晚吟。

 

将来第一个死的就是江枫眠,随后就是那个江晚吟。

 

和这样的男人有了孩子,她又怎么会开心?难怪,难怪,难怪我偷偷跟着她去夜猎的时候,她变了那么多,变的和当年不一样了。

 

只是……她还是那么好看。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能够确定她是见到我了的,她盯着我所藏匿的地方看了很久,然后勾了勾嘴角就走了。

就是这样啊,她还在笑,她居然……还能笑。面对着那个男人和那个男人的孩子,她还能坚持着笑出来。

 

鸢儿,你等着,再过两年,我便救你出去。

 

温氏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强大,在温若寒的统领下几乎攻无不克,我跟着那个叫王灵娇的女人踏进了莲花坞,我终于能够光明正大地看着我的鸢儿了,我终于能够光明正大的……触摸到她了。

 

“温逐流?化丹手,你本名不是叫赵逐流么?”

 

姓温姓赵都无所谓,只要今后能和你一起。

 

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再也不会了。

 

没有江家,你就不用再被束缚了,你不是任何人的夫人,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我会将你护的好好的,再不让人看见你,给你建一座宫殿,把你想要的所有都搬到你的面前,你只需要做我的虞紫鸢就好。

 

所以,那个江枫眠……他只需要去死就行了。

“夫君——!!!啊啊啊——!!”

 

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一个女人这样凄惨的哭喊声,我更加不曾想过,有一日这声音会是从她身体里迸发出来的。

鸢儿的头发都乱了,衣服也破了,身上也受了伤,她的灵力已经不济,可是她仰天长啸,哭了两声之后突然收住了所有的声音,江家的校场上狂风卷起沙尘,她的身后是数百具江氏族人的尸体。她就这么沉默地站着,就像是一具直立着的尸体……

不,她还活着。

是江家完了,我的鸢儿得救了。

 

“鸢儿……”我朝她走了一步,她手中佩剑却闪烁着前所未见的紫白色光芒像我挥来,我忙避开,她瞪的滚圆的杏眼无意识地流着泪水,雪白牙齿把嘴唇咬的一片血肉模糊。

“赵逐流!我要你的命——!”

 

鸢儿,你收手吧,你是打不过我的。哪怕你现在疯狂地爆发着你的灵力,你还是打不过我的。

因为,我是化丹手啊。

 

你的金丹是这么的柔软,比我过往吸收过的任何一枚金丹都要甘甜,让我宁愿溺死在你的气息里,再也不愿离开你分毫。

你的肩膀在颤抖,一定很疼吧?我知道的,灵力流逝之苦我比谁都懂,可是你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我不会让你再受伤了,你也不会再有受伤的机会了。

没有江家,没有灵力,你就是纯粹的虞紫鸢,你……只能有我。

 

“赵逐流……我……我虞紫鸢这辈子没有后悔过……”鸢儿的手指冰凉,好像是费尽了力气才抓住了我的手臂,我心疼的把她拥入怀里,听她一字一顿地说完:“我最后悔的就是……那日……没有一剑杀……杀了你……我后悔!我后悔我给你的……怎么不是毒药!”

 

没有后悔过?难道嫁入江家,你不后悔吗?

 

我正这么想着,突然脖子一热,紧接着剧痛传来,我本能地把她推开,连带着扯下了被她咬在嘴里的那块肉,她双眼赤红,‘呸’的一声吐掉那块肉,温晁恶心的直打哆嗦,他手一挥,尖着嗓子对我说:“为了个老女人,你也真是够可以的……呵,莲花坞这么大的地方有的是空房,你随便找间屋子去吧,嘿嘿……”

 

我看着面色灰败,目如暗珠的鸢儿,心中又痛又气,却舍不得打她骂她分毫,于是我抓住她的手就往校场外走。她毫不抵抗乖乖地让我牵着,我心中的那点气也消散了。

 

今天,我得到了我最想要的东西。

 

鸢儿雪白的手很纤细,因为粘着血了所以格外滑腻,我几乎要捉不住了。

她的手就这么滑出了我的掌心。

 

然后,她飞身扑向了一名修士。

 

长剑就这样贯穿了她的心口,她倒下的时候还活着,血流的满地都是,朝江枫眠的尸体爬了几步,在地上拖出一条一人宽的血痕,她喉咙里的声音如同被北风呼啸撕扯过一样嘶哑:“夫君——等我——!!”

TBC

=================

我澄下一章上线!

评论(17)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