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秦楼月 03

*注意事项见本文第一章

*文中澄澄那一句“该庆幸今晚金凌不在,要是他也在……你让我怎么办。”其实说的很伤心啊。。。当夜之时件件直指魏无羡不假,又何尝不是件件在戳澄澄的心呢?金凌的父母怎么死的?哪怕知道了隐情,可是金子轩死在谁手上的这件事情无法改变啊。。。

*即使如此,我们澄澄还是很护短的。魏无羡是他兄弟,是他挚友,更是他妯娌【够!!】谁都不许欺负羡羡!!

*怀桑虽然腹黑,但是他属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那类,所以不用担心他会对澄澄他们不利。

*这文会有刀,会有大刀,但是我保证HE,这是我给你们吃的定心丸= =

=====================

江澄此语一出,所有经历过血洗不夜天的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带着蓝曦臣的脸色也在瞬间褪去了所有血色,他愕然看着说出此话的江澄,而江澄的视线则在蓝曦臣脸上幽幽一荡便移开了,他右手一抖,一条亮紫色长鞭倏然握于掌心,语带讥讽:“各位与其在这儿缠着魏无羡多费口舌,不如先赶去西北角的花园里消灭走尸。”他回头看了姚宗主一眼,唇角微微冷笑:“再不去可就来不及了,姚宗主。”

姚宗主面色灿黄如金纸,闻言反射性地点点头:“是、是,来人啊!快去西北角增援!”

 

来参加这次清谈会的玄门世家不少,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出风头的机会的,冲在最前面的全是那些可有可无的小家族,而蓝氏虽不欲与他们抢‘人头’,却不能放任凶尸肆意横行,故而蓝曦臣带头,领着一众弟子也冲了过去。

江澄拉住要与蓝忘机一同前去的魏无羡,对蓝忘机说:“你先去,魏无羡这里有我。”魏无羡朝蓝忘机点点头,蓝湛深深看了江澄一眼,朝他微微颔首后便与兄长并肩前行。

 

江氏微微落后于紧随蓝氏的几个家族后面,江澄吩咐江忠带人先去应战,自己则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拉着魏无羡朝一旁的树丛里闪去,他收了紫电在手隐去两人身形,乌亮的眼睛在树荫下微微发亮:“怎么回事!?”

“你也不信我?”

“呸!我要是不信你还会帮着你说话?你晓得我最恨什么的,要真是你,我早一鞭子抽死你了!”江澄抓着魏无羡手臂的力道紧了又松,似是在努力克制着什么,他沈吸了几口气缓了缓神色,道:“今晚的事情,你有头绪没?说是百家清谈会,呵……这清谈会就像是为了你特意开的。”

魏无羡摇了摇头:“我和蓝湛一年多没下山了,最近一次外出也只是普通的夜猎而已,并未遇到什么奇怪的人和事啊。”

“那姓姚的有古怪……”江澄朝已经亮如白昼的西北角看了看,道:“刚才我见他们咬着你的陈情不放,就随意扯了阴虎符出来……魏婴,真的会是阴虎符吗?”

“剩下的那一半阴虎符至今下落不明,当年也只有薛洋曾仿造了另一半,可是他已经死了。”魏无羡紧紧蜷住手指,指关节用力捏到发白:“要是世上还有人能仿造阴虎符……被阴虎符操控的走尸是不会受任何人控制的,若真是阴虎符……那我必须要去。”

“你去干什么?”江澄一把拽住魏无羡:“如果不是阴虎符,鬼笛陈情控制了那群凶尸,届时你的陈情首当其冲,你以为那些人会怎么想?若是没有控制住……你又打算如何收场?”冰冷的寒意自两人的血液深处渗透至全身,江澄把魏无羡一把抱至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树干之上,单膝半蹲在他面前道:“不论今日你做什么都是错的,人家一环接着一环就等着你沉不住气呢!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藏好你自己,懂不懂?”

“这算什么?我躲起来难道那群人就不会有说辞了吗?”魏无羡的嗓门也大了起来,一把推开江澄就要往树下跳,江澄伸手在他身上一拍,魏无羡顿觉手脚酸麻无力动弹不得,口中低声咒骂:“我操……江澄你个大混蛋!你居然敢打我!”

“你给我好歹留着这条命在,才能和你二哥哥告状呢。”江澄难得调侃起魏无羡对蓝忘机的称呼,尽量语气平和的对他说:“今日人家分工明确,挑唆的、泼脏水的一个个都安排好了,你若出现,那边群情激奋要杀你,蓝氏、江氏、欧阳氏势必要和他们打起来,这都算是好的了!到时候有人再把姑苏蓝氏的名声一同拖下水,你非气死老头子不可!再者,要是真打起来了刀剑无眼万一你真怎么了,你让蓝二怎么办?”

说到此处,魏无羡早已瞪大了双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江澄如叹息一般说了一句完全不相干的话:“该庆幸今晚金凌不在,要是他也在……你让我怎么办。”

 

最后那句话说的极轻,含义却极深,魏无羡心中苦涩难言,刚要开口就听夜空中传来凌厉的古琴声响,随之而来的是白玉洞箫冷冽肃杀的呜咽之声,江澄回头看了一眼后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说:“乖乖呆着,除了我、蓝湛、蓝涣来找你之外,谁来你都别跟着走。这东西你拿好了。”江澄塞了几个信号弹给他:“你的身体不出半刻就会恢复,千万别乱跑,我留了几个江氏的门生在附近守着你,要是有危险了你就放这个信号弹出来,我会马上赶来的。”说完江澄便纵身跃下大树。

“江澄,你自己当心啊!”魏无羡急急出声嘱咐已经跳下树的江澄,四周黑暗处立刻有五名江氏门生迎了过去,江澄回头望了他一眼,嘴角似乎笑了笑,只带着一名门生走了,剩下的四人又如刚才那把隐于黑暗之中,仿佛不存在一般。

=======================

西北角的花园内死伤无数,断肢断颅到处乱飞,大多都是姚氏的门生和第一批冲进去的那些毫无防备的人,蓝氏族人因着早有防备所以在凶尸冲过来的时候齐齐举剑拦下凶尸,蓝忘机顺手救走了几个呗吓傻的别族修士,蓝曦臣站于原地执箫吹走,在强大灵力的灌输之下箫声化为淡蓝色有形屏障,四周树木无风叶自落,蓝曦臣指尖一动,呜呜箫声猛然一个高音,蓝色屏障砰然朝外推去、炸开,数具凶尸被掀翻在地,因灵力而被折断的手脚、脖颈在地上一个劲的乱跳,却再也站不起来。

 

蓝忘机翻琴信手一挥,击退行动灵敏的凶尸数具,随后赶来的玄门修士见凶尸如此厉害也都不禁止了脚步一时不敢上前,只有姑苏蓝氏、云梦江氏和巴陵欧阳氏一族在奋起抵抗。

“我当你们一个个多厉害呢,不过都是群色厉内荏的胆小鼠辈!”江澄人未到声先至,众人只见一道紫色鞭影自头上划过一如流星,江澄已翻身至江氏门生身边击杀凶尸,他出手狠辣无情,招招只求制敌不求自保,蓝曦臣在一旁看的头皮发麻心惊肉跳,吹奏间却丝毫不乱反而灵力更甚,江忠此时已经满脸是血,人血、尸血根本分不清是谁留在他身上的,他只和其他数十位门生一起聚在宗主周围,既是保护宗主,又是保护彼此的安全。

 

方才那些踌躇不前的玄门修仙之人是被凶尸的行动力吓到了,如今被江澄的话一击,加之看他们杀的如此卖命,几个有血性的家主也带着自家门生冲入了战局,陆陆续续又有十几个家族加入。

那些凶尸真的就像刚才姚氏的断臂门生所说的如温宁一般,但却和温宁不同。温宁不惧怕活人所惧怕的一切,可是他有思想,更重要的是他有人性。那些凶尸也有思想,却没有丝毫人性可言,他们从一开始就杀人,以各种刁钻的角度去攻击人,还会以退为进思考战略,面对这样一群有思想又不怕任何死亡、伤痛的凶尸,要制服起来着实费力。

 

姚宗主也率人左突右刺地制服凶尸,江澄本无暇留意他的举动,但是一道快如闪电的黑影裹挟着霜白的剑气袭入尸群,让他忍不住侧目看去——

那是一柄子母剑,剑柄与剑柄之间用一条秘银锁链维系,那人右手操控子剑,左手操控母剑,双剑所到之处必然激起一片血花。

 

不,这人根本没有左手!

 

他只是用左手的袖子缠绕住母剑的剑柄,靠着身体行动的惯性来控制母剑刺杀,这样的功夫……

 

江澄心中不禁暗赞,也暗暗奇怪:这样的人,怎么甘心帮这个姓姚的做事?

 

然而眼下容不得江澄多想,朔月一剑撩开差点抓住江澄肩膀的手,蓝曦臣的气息随之而至:“晚吟,别分心!”说着,蓝曦臣便旋身去斩杀其他凶尸,白色身影如幽冥般不可捉摸,行动极快且轻灵,江澄收住去看那个聂尘的心思专心一意对付起凶尸来。

终于,一个时辰之后,当江澄最后一剑刺穿凶尸的头颅,削去了它的一半脑袋,四周除了众人的喘息声之外再也听不到凶尸的嘶吼声了。

 

原先美如仙境的花园此刻已经成了阿鼻地狱,浓郁腥臭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之中久久不散,众人脚下原本踏实的地面已经被血肉浸染透了湿滑一片,蓝家人雪白的衣袍下也难免被溅上点点腥红,江澄一边随手擦去脸上血迹一边朝蓝曦臣走去:“怎么样?”

“无事,你呢?”

“我也没事。”江澄见蓝忘机正四下张望,于是走到他身边轻声说:“我把他藏在前头的树林里了,有四名江氏门生看着他,你放心。”

蓝忘机看了江澄一眼,眸中隐隐含了些感激:“多谢。”

江澄一笑,安然受礼,三毒朝左下方一挥甩下一串血珠,左手挽了个剑花后还剑入鞘,四周一时寂寂无人说话。

 

聂怀桑探头探脑地四下张望了一回,朝蓝曦臣灿然一笑:“曦臣哥哥,刚才谢谢啊,要不是有你护着我,还真不知道会怎样呢。”

 

众人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个人存在,刚才在宴客厅时他带人缩在后面一言不发,消灭走尸时也只是被自家门生团团围住躲在蓝氏一族的人中间,压根看不到他自己人在哪儿,现下突然出声,反倒唬人一跳。同时心里又有了点鄙夷:“聂家强盛了又如何,宗主还不是缩头乌龟一个?!”

“不必多礼,怀桑你没受伤吧?”蓝曦臣的笑容温和,是最让人挑不出错来的那一类,江澄却能看到他眼里的疲倦和闪避,于是走到蓝曦臣身边,朝聂怀桑瞥了一眼:“聂宗主。”

“唉,江宗主不必客气,你我也算是同窗了。”

江澄笑笑不置可否,只是这笑容也是疏离的、淡漠的。聂怀桑本人倒也不在意,所有人里面就他一人发丝不乱光鲜靓丽,‘啧啧啧’地踮着脚尖跟着众人往干净的地方踩,跨出战区后他才拿出帕子擦了擦手:“真是的,怎么好好的这么多凶尸。”

 

“这却要问夷陵老祖了。”那个熟悉的女声再次响起,把话题往魏无羡身上带,众人这才发现话题的中心人物魏无羡此刻并不在人群之中,那名瘸腿的灰衣大汉又义愤填膺地跳了了出来骂道:“魏狗,出来受死!”

“阁下这副尊荣,魏无羡就算真的在,恐怕你也动不到他一根寒毛。”江澄再也忍不住,回身一脚把那从头到尾都对着魏无羡暴跳如雷的大汉踹翻在地:“你是个什么东西,魏无羡也轮得到你去骂?!”

TBC

评论(45)

热度(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