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秦楼月 07

注意事项见本文第一章

小问题:姚夫人为啥会攻击羡羡呢?提示:并不是薛洋控制的哦~

这一章有刀,不过是小刀,可放心食用=v=

=================

仿佛是一瞬间,江澄最先发难,左手挽了一个十分夸张的剑花,但也正因为这样,人群竟给他让了一条道出来,江澄足尖用力双腿一蹬,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窜了出去,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就闪到了聂尘的面前。

 

在场的真正敢和蓝氏、江氏为敌的人不多,九成九的人不过是拿着剑做做样子以求自保,这其中更有一大半的人只是看个热闹,并没有真的想要动手的意思,所以江澄真的会出手也让他们震惊之余更加深了一个认知:云梦双杰,并没有如外界传闻般决裂。

自家宗主都出手了,江氏门生更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了,他们一个个冲入人群之中朝聂尘发动攻击,虽然不晓得宗主为何会对一个姚氏家仆大打出手,但他既然这么做了必定也是有自己的道理,所以也纷纷朝聂尘身上要害处攻去。

姚氏一族的人见江家先动手了,再加上宗主方才的那番话让他们心中已经深怨魏无羡的所作所为,现在又见江家不分青红皂白就这样打了过来,不由个个怒上心头,姚宗主不知是气的还是怎么的,双目赤红指着江澄怒喝:“江晚吟,你不要太目中无人!”

江澄一剑撩开一名姚氏门生,朝姚宗主恶狠狠地呸了一口:“我懒得跟你废话!”

姚宗主似是被江澄彻底激怒了一般,原本看着病怏怏的面容突然泛起了奇异的潮红,他怪叫一声提剑就朝江澄刺去,没有花哨的动作,事先也没有任何征兆,江澄只觉耳后冰冷杀意袭面而来,他本能地挥出紫电去挡,同时三毒朝身后刺去,幸而他虽然出手速度极快却也留了几分小心,待看清是姚宗主不要命地杀过来之后,他忙撤回手中的剑,只一闪身险险避开锋利的剑刃,再利用惯性回手甩出一道符篆,把姚宗主的手臂上打出一片鲜红。

 

事态已经越来越不可控制,姑苏蓝氏的人护着魏无羡,蓝忘机侧首去看兄长,只见蓝曦臣也沉下了面容眉头深锁,须臾后才道:“留下三个人保护魏公子,其他人跟我过去。”

 

现在的局势便是江、蓝两家对付姚家的局面,莲花坞和云深不知处显然是以防守为主,更多的时候攻击的对象是聂尘,而姚家的人则个个杀红了眼,手下毫不留情,江忠的手臂被人刺了一剑鲜血直流,他落地不稳倒退了几步,脚下忽然提到了一个软绵绵的物体,再抬头时自己已经狼狈不堪地摔在了姚夫人身边,只见凶尸的鼻尖耸动了几下,突然奋力挣开绳索,暴长的丹红指甲狠狠朝江忠脖子上插去,江忠吓的魂都要散了,连忙就地打滚躲过了攻击,只见凶尸的十指已经全部插入方才自己躺倒的地方,见一击不中,立刻行动迅速地爬了起来又要再击,江忠连忙拍出一张符篆企图暂时抑制凶尸被血所激起的凶性,谁知那符篆刚一碰到姚夫人的额头便燃起了幽蓝色的光芒,江忠心下一惊,转瞬间手腕已被凶尸抓在手里,血盆大口眼看着就要在他手上撕下一大块肉。

 

忽然,一阵刺耳尖锐的笛声划破长空生生止住了姚夫人即将合上的嘴,江忠慌忙抽出手臂连连后退,女尸抱着耳朵嗷嗷乱叫,魏无羡的笛音又快又急,女尸却渐渐安静了下来,魏无羡越吹越急,听起来毫无章法的吹奏之下却隐含了让人不寒而栗的几许颤音,女尸一步步朝魏无羡走去,蓝氏的三名亲眷子弟面面相觑,手中仙剑握的更紧了。

魏无羡放下笛子不再吹奏,改用口哨吹了两下,他朝正被江澄追着击杀的聂尘看了一眼,道:“谁把你变成这样的,你自己去报仇吧。”

姚夫人闻声而动,抬起爬满黑纹的脸颊厉声尖叫,周身怨气激起阴风阵阵,出手猛地就朝魏无羡抓去。

 

一个白衣身影就这样缓缓在魏无羡身前倒下,凶尸的手穿过那名蓝氏亲眷的胸膛,手中豁然还捏着一颗隐隐跳动的心脏,温热的鲜血洒了魏无羡满脸,他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地。

 

怎么会……怎么可能!

 

魏无羡伸手接住那名蓝氏门生的身体,那名门生俊秀年轻的脸庞还带着尚来不及隐去惊愕就断了呼吸。

 

“不是的……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一定是哪里弄错了!”魏无羡抱着那名亲眷的尸体跌坐在地上,另外两名子弟也皆是被惊的没了意识,忽然,另一人只觉腹部一凉,低头去看时犹是不可置信的模样,可他的肠子实实是被女尸掏出了大半截,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肠子被女尸送进嘴里咀嚼,只吐气艰难地朝魏无羡说了一个字:“跑……”随后他猛地呕出一大口鲜血,举剑奋力朝女尸头顶刺去,姚夫人啃噬他肠子的同时反手握住那人的手腕轻巧一掰,只听‘喀拉’一声脆响,连着筋肉的骨头直刺出了薄薄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之中。

 

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那个瘸腿男子如同见到了腐尸的秃鹫般,睁着猩红的双目高声叫道:“众位英雄方才也都听见了!是姓魏的自己说让姚夫人找害死她的人报仇的!如今他不仅自曝恶行,还害死了一名姑苏蓝氏的亲眷,魏狗,你死无葬身之地!”

 

“魏先生快跑!”最后剩下的那名蓝氏门生一把拉起魏无羡就跑,凶尸在身后紧追不舍,周围又有时不时放出符篆攻击他们的玄门人士,他们不去攻击残忍杀死无辜人命的凶尸,却来攻击两个活生生的人。魏无羡说不清现在自己的心情到底是不是‘心寒’。要说心寒,上一世就已经寒透了……

 

一声痛苦的呜咽声从最后那名门生喉间溢出,他雪白的校服后多了一条长长的血痕,是凶尸的指甲划出的,尸毒迅速在那名门生身上蔓延,他脚步变得迟缓,眼神却仍旧坚定而干净,他狠狠咽下喉间涌上的血腥气,把魏无羡朝前一推:“魏先生……跑——!”

凶尸腾空跃起,双眼血红直直盯着魏无羡和那名门生,魏无羡摇了摇头,甩手扔出一把符篆暂时把凶尸打飞,却抵不过不知从哪儿射来的‘暗箭’。

那些人朝魏无羡飞来的符篆毫无准头可言,那名受伤的门生无力地倒在地上爬不起来,身上被轰出不少新伤流血不止,魏无羡红了一双眼睛,目光慢且狠的一一剐过那些人的脸庞,将那一张张快意的表情映入了心底。

 

魏无羡身上的符篆都用完了,凶尸一步一步朝倒在地上的两人走来,似乎是在享受他们被绝望吞噬的快感,那名门生伸出无力的手一个劲地推魏无羡:“走……走啊……”

“不……”魏无羡死死盯着那凶尸轻轻摇了摇头,他一把扑到了那名门生身上,紧紧咬着下唇不再说话,只拼命压抑着即将破口而出的哽咽,他极力忍下心中的怨和不舍,对那名门生说:“我一定护着你……”

 

“哇嗷——!”凶尸高高举起双手就要插下,众人只觉天际银光一闪,一人仿佛从天而降般挡在了魏无羡面前,避尘剑光所到之处截下一道道胡乱朝魏无羡飞去的符篆,凶尸的双手也重重落到了地上兀自跳动不已,蓝湛不给凶尸反应的时间,又一剑划过凶尸的颈项,只见女人纤细清白的脖颈上多出了一条细细的红线,凶尸似乎还想伸头去咬,却只觉得天地倒转间看见了自己的身体还站着,乌黑的血从被齐刷刷斩断的脖子上不断涌出,沾湿了身上的裙裾。

 

蓝忘机把魏无羡拉进自己怀里,倒在地上的那名门生正在受尸毒的煎熬,蓝湛从怀里拿出一颗浅绿色的药丸塞进门生嘴里,声音沉稳,天生就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注意调息,且不可再乱动。”不出片刻,那名门生除了因为失血而脸色苍白外,再无尸气盘绕在脸上。

 

除了远处还在和姚家缠斗的江、蓝两家人之外,蓝忘机和魏无羡、留下的三个人里唯一活下的蓝氏门生皆被其他人团团围住,却全部碍于蓝忘机周身散发的杀气而不敢动作分毫,生怕下一刻避尘的剑锋就会随之而至,转瞬间自己就和那具凶尸一样身首异处。

 

姚宗主见自己夫人被蓝忘机斩首,眼中急痛一闪而过,下一刻他便高声叫道:“蓝湛!你杀我妻儿!此仇不共戴天!”

“姚氏子弟们,姑苏蓝氏杀我们公子,杀我们主母,把姚氏仙府变成人间地狱,敢问世间天理何在!”聂尘声如泣血,周围姚氏门生被他的话激的红了眼眶,不只是谁喊了一句:“血债血偿!”,这四个字立刻如瘟疫般在人群中流传,虽然很多氏族还在观望阶段,但是那些和魏无羡有直接仇恨的家族已经纷纷加入了战局,姚氏的人见有人来帮忙,顿时士气大盛,高呼:“交出魏狗!交出魏狗!”

 

江澄却率领江氏族人犹如对周遭不闻一般,只朝着那聂尘杀去,紫电有灵紧咬着聂尘身后不放,可是那聂尘不知修的是什么功夫,行踪飘忽不定忽远忽近,行动之快简直让人目不能视,偶尔从江澄身后飘过时,风中掠过一句清晰且能灼烧江澄肺腑的话:“江宗主,魏无羡的金丹可好用?”

“薛洋——!”莹紫剑光划出一个绚烂的弧线,隐约有淡红色残影留于江澄的视线,聂尘一愕,旋即笑着透出嘴角的虎牙:“你知道了。”

“我知道你大爷!”江澄手中仙剑、紫电毫无章法地挥舞,蓝曦臣眼见江澄失了冷静,连忙用朔月剑气击退数名围攻的姚氏门生,飞身赶到江澄身边拦着他的腰往薛洋的攻击范围外带去,口中语气略显焦急:“晚吟!”

“金丹……金丹的事你有什么资格提!小人!”江澄一把推开蓝曦臣又飞身攻了过去,薛洋眼中闪过一丝毒蛇般阴毒的光芒,右手一挥洒出了一捧粉状物体。

 

“江澄小心!那是尸毒粉!”魏无羡出声提醒,他听不见江澄和薛洋的对话,却能见到江澄的脸色越来越差,出手越来越没有往日的犀利,他便知道薛洋一定说了什么话激的江澄乱了心神。

江澄其实早就看见薛洋手上的小动作了,他忙疾退数步避开那些暗红色的粉末,姚宗主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江澄身后,手中长剑举起直刺江澄心脏部位,蓝曦臣连忙扔出朔月剑鞘打开了姚宗主手中的剑,江澄听见声响回头,见自己差点命丧这不识好歹的老东西手里,顿时脸色沉的更可怕,手下也不再留情,先反手一巴掌狠狠甩在了姚宗主脸上。

 

就在几波人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虚弱却凄厉的声音使所有人的声音都停了下来。

 

“爹——!!”

 

姚宗主颤颤地回过头,手中长剑在见到姚寄元的脸时‘铛啷’一声掉在了地上:“元儿——!!”

 

聂怀桑展开精美的折扇隐去嘴角的一丝微笑,悄然将身影隐入了人群之中。

评论(39)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