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秦楼月 12

注意事项见本文第一章

你们要的甜甜甜甜甜甜!!!!离完结估计还有个2、3章,看我篇幅长短吧……

好吧我承认,只甜了一会儿。。。【抱头鼠窜

===============

江澄是被腔子里的一口闷气给憋醒的,尽管人还没有恢复意识,但身体还是本能的用力咳嗽,想要把那憋着的闷气给咳出来。这一咳嗽所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是他身体各个部位的感知也逐渐回来了。如此又呛咳了好几下总算舒服了些,微微睁开双眼,室内不甚明亮,软烟罗做的窗纱轻薄,看着就似笼着一层烟雾,却又能很好地阻挡外头强烈的光线,不至于太过刺眼。江澄认得这是寒室的格局,他半倚在榻上四下环视了一圈,方才觉得口渴难耐,于是手脚酸软无力的朝外间走了几步,想要伸手去拿桌上的茶杯饮水,却终于双膝无力地摔在了桌子上,狼狈地打翻了上头的茶盏。

 

“哎……”许是睡了太久,江澄只觉得脑袋疼的像要炸开了一样,他扶着桌子慢慢坐到地上,头无力地靠在手臂上气喘吁吁,也不知自己现在要做什么,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导致自己如此虚弱的。

 

蓝曦臣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去藏书阁拿书的一会儿功夫江澄就醒了。他推开房门走进来的时候正看见江澄伏在地上想要起来,打翻的茶水濡湿了他的衣服和发梢,苍白无比的一个人就这么不声不响地努力撑着手掌,在湿哒哒的地上咬牙想要爬起来。

心就像被针狠狠扎了一下,蓝曦臣眼泪差点流下来,他放下怀中的书籍,一步跨到江澄面前将他捞进怀里抱回榻上,先帮他擦干净手掌和头发,再利落地换下了湿掉的衣物。这些事情蓝曦臣在这半个月内几乎日日都会做,所以如今做起来也是得心应手。待一切都妥帖了之后,蓝曦臣又匆匆跑去外间重新提了一壶水进来,江澄躺在榻上静静地看着他,嘴角噙着清浅的笑意,蓝曦臣微微一怔,眼里慢慢浮起了水色,他慢慢跪坐在塌边小心翼翼地把江澄揽进怀里,看着他一小口一小口地抿光了温水,轻轻擦去嘴角的水珠,两人无言相视许久,江澄缓缓垂下眼睑,缺乏血色的脸上隐约透出了些红晕。

 

没有相拥而泣,没有携手一诉离别之苦,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个平常的午后,江澄只是睡迟了刚起,不剩慵倦才打翻了茶盏。

 

“晚吟良夜好睡。”蓝曦臣温柔微笑,轻轻吻上了江澄的额头。

江澄眨了眨眼睛由着他亲吻,忽然感觉有温热的液体落在了脸上,他心中又是酸胀又是柔软,手指不由地抓住了蓝曦臣的双臂,只是他力气极小,只抓了一会儿便滑下去了,无奈只能平缓地放在蓝涣的大腿上。

“我……”由于长时间未开口说话,所以江澄的声音轻而略显沙哑,更添了刚睡醒的慵懒之感:“我回来了,蓝涣。”

 

“不是的。”蓝曦臣哽咽着吸了吸鼻子,道:“你从来没有离开过,从来……”

 

江澄靠在蓝曦臣怀里,那人的泪水一颗颗落到了自己脸上,顺着他蹙尖的下颚又滑到了衣服上,江澄干涩的眼里也泛上了些微湿润,他点点头,将脸埋进蓝曦臣的发间,在他耳畔轻声说:“是,从来没有。”

 

两双手在衣袖下紧紧地交握,再不愿松开半分。

 

透过蓝曦臣的发,江澄看见了窗外纷繁的杏花,花枝繁茂错落,清风拂过花间带下缤纷花海洒于廊下,江澄晃了晃蓝曦臣的手:“花开了。”

“是啊,开了呢。”蓝曦臣调整了一下姿势,让江澄能够更舒服地躺在他怀里看杏花,江澄靠在蓝曦臣的肩膀上看了会儿杏花后又有些困倦了,他慢慢闭上了眼睛直要睡去,手上力道一分一分地松开,蓝曦臣吓的忙去叫他,江澄困的眼皮都掀不开了,只嘟哝了一句:“困。”就彻底睡着了。

 

意识沉沉浮浮间,江澄感觉有人喂了一勺温热的汤药给他,本能地吞咽了下去之后,就听见有人说:“醒了醒了!”

似是要应证这人的话一般,江澄缓缓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蓝曦臣的脸,他牵起嘴角笑了笑,蓝曦臣也回以浅浅一笑,又小心喂了他一勺汤药,江澄只觉双颊被蓝曦臣的视线盯的发烫,他略带了些不好意思地转移了视线,赫然看见了金凌哭肿的一双眼睛。

 

十几日前的事情凌乱而模糊,但是江澄记得自己和金凌说的每一句话,记得他俩牢牢握住的双手,记得自己心中的不舍和不甘。如今回想起来,那一切仿佛是在梦中,江澄朝金凌伸出手,金凌一把将那双温暖的手包进掌心中:“舅舅……”

“乖,不哭了。”江澄虽然说着和那日一样的话,但心境已大不相同。金凌也是微微一愕,旋即趴到江澄身上哭的更加大声,那声音里包含了喜悦,包含了庆幸,包含了他们二十多年相守的感情,江澄只慢慢抚摸金凌的头发,没有骂他不似宗主的样子,没有说他哭哭啼啼的像个大小姐,他只是用此刻酸楚柔软的心去包容金凌,去安慰金凌,用自己温暖的手掌告诉金凌一切已经过去了,告诉他从今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你不会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

 

江澄养伤需安静,所以今日来看望他的人只有金凌一个,等金凌依依不舍地走了以后寒室中又只剩下他和蓝曦臣两个人了,江澄身体松快了些却仍旧无力,一应行动都需要人帮忙,可有一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就是身体里的那颗金丹。

金丹里的灵力充沛更胜往昔,这是让江澄最困惑的地方,他知道自己这次伤重绝非寻常,就算未伤及金丹那最多也是和往日无异,没道理说自己刚醒来一天都不到的时间金丹就如此充沛,而且江澄还发现自己的听觉和视觉比从前好了许多,若是仔细听的话,连外面花瓣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难道去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的人都会这样?

 

江澄暗自疑惑不解却也没有告诉蓝曦臣,虽说这并非坏事,但在自己痊愈之前还是不要再多生事端让蓝曦臣担心了。看他眼下乌青就晓得他这些天必定是没有好好休息的,江澄心中发酸,看向蓝曦臣的眼里不由更添了几分心疼。

夜已深了,蓝曦臣却丝毫没有要睡下的意思,他捏着江澄的腕骨说:“瘦了许多,不过你现在不宜进补太过,等你好些了我再让炖补品给你喝。”江澄睡了许久又刚醒来,所以现下并不觉得困倦,蓝曦臣在他身后垫了一个软枕让他靠在自己肩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蓝曦臣说着说着就有些犯困了,江澄侧过身体抱住他,道:“你也瘦了。”说着,一手摸上蓝曦臣的脸颊盖住了他的眼睛,另一手环住他的臂膀,带着两人的身体一同往榻上倒去,江澄枕在他的臂弯里无比柔顺:“我保证你醒来以后还会看见一个精精神神的我,睡吧。”

“晚吟……”蓝曦臣侧身把江澄环在怀中,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保护的姿态,江澄轻啄了一口他的唇角,语气温柔:“睡吧。”

蓝曦臣闭上眼睛无声地落下泪来,终于慢慢睡去。

 

又过了两日,江澄可以不用人搀扶自己慢慢在院子里走一走了,这两天魏无羡和蓝湛也常来看他,但是江澄总觉得魏无羡哪里怪怪的。具体哪里怪江澄也说不上来,这人还是一样爱调笑他叫他‘师妹’,以撩的他说‘滚’为最大的乐趣,美其名曰‘活血’,一日三四次地过来探望他真的是比江忠他们还勤快,江澄当然知道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里是出了名的闲,却也在他这般殷勤的探望下看出了些不一样的东西来,于是这一天,江澄难得没有被魏无羡撩的出火,反而盖着薄被坐在榻上听他一个人在那儿叽叽喳喳,脸上挂着不咸不淡的笑容望着他。

 

终于,魏无羡也安静了下来,方才还闹腾的寒室顿时只剩下一室的寂静无声,魏无羡的嘴唇动了动像是有话要说,江澄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乌圆的杏仁眼中似是能看穿他心中所想般透亮,这时候魏无羡才觉得江澄能把江家打理的井井有条或许靠的不单单是修为和铁腕,他自有他自己的手段和本事,如今只这么不说话地看着人就能让对方无端生出已经被他全部看透的感觉,更遑论他若是利用灵力进行无形施压,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了。

 

“魏无羡。”还是江澄先开口了,他收回视线看着手中的茶盏,道:“你和我之间,无需这样。”他饮了一口茶后淡淡地说:“若要为了这次我替你挡下毒针而觉得亏欠我,你大可不必这样的。”

魏无羡的肩膀颤了颤,他抬头看着江澄,那目光审视而陌生,江澄被他看的背脊上一凉,手中无意识地握紧了茶盏,淡粉色的唇轻轻一抿,无端生出些倔强来,却又似是受了委屈不愿说的犟脾气上来了,江澄和魏无羡两个人这样互看了会儿,魏无羡干巴巴地开口:“为什么救我。”

“我若不救你,凭你现在这副身体恐怕会立刻毙命。到时候你让蓝湛怎么办?再等你十三年吗?”

“那你有没有想过泽芜君?”

江澄一时语塞,他当时飞身扑过去的时候的确什么都没想,一切只是循着本能去行动了。还不待他回话,魏无羡又接着说:“你有没有想过你身死之后泽芜君会有多伤心?你又凭什么以为……你凭什么以为用你的命换来的我的一生,会活的心安理得?”

“难道让我看着你去死吗?”江澄的面上仍是淡淡的:“除去金凌和蓝涣,我唯有你了……”他微凉的手掌覆上魏无羡的手背,安抚性地拍了拍:“别和我说这么多为什么,你我之间的事情……罢了,反正我现在不是没事吗?你别想太多。”

 

“江晚吟。”魏无羡看着江澄,忽然哭了出来:“你真的不懂我在说什么吗?”

 

魏无羡这一哭彻底把江澄给唬懵了,门外双璧听见里头的动静也急忙跑了进来,蓝忘机与江澄对视了一眼,只这一眼江澄就觉得事情不似看起来这么简单,因为蓝忘机的眼神在回避他。

“晚吟,好好的这是怎么了?”蓝曦臣见江澄脸色也不好登时蹙了眉心替他把脉,生怕他有哪里不适却忍着不说,同时深深看了弟弟一眼,说:“你们先回去,明日再来吧。”

不等蓝忘机回话,江澄就沉着脸以不容抗拒的声音说:“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了,谁都不准走。”

TBC

评论(34)

热度(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