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秦楼月 13

食用愉快,我继续去忙了!!!!

消失……

==============

“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了,谁都不准走。”

江澄不轻不重地把茶盏往身旁一搁,目光缓缓地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三个人,古怪的气氛就像是冬日里撒出去的一捧热水,凉津津地冒着烟,不一会儿就结成了冰。

 

“我是不懂你在说什么,或者说我以为我懂了,但其实你和我之间……却全都没有懂。”江澄听起来有些难过:“我以为我们……其实是最懂彼此的。”

“所以。”魏无羡缓了口气擦掉眼泪,蓝忘机轻轻扯了他一下示意他别再说了,最终还是没有阻止魏无羡把这件事说出来:“所以,你才瞒着我你失去金丹的真相,为的就是不想让我愧疚,是吗?”

 

江澄的眼睛倏然睁大了,他猛地身子前倾直起了腰,蓝曦臣忙一把扶住他,握着他手臂的掌心能明显感受到这具瘦弱身体的颤抖,江澄本稍见血色的脸霎时退去了所有颜色,他声音不稳,后槽牙都在打颤:“你、你怎么会知道!”不应该的,知道这件事的人从来都只有他一个人而已,江澄迅速在脑海中搜索了一圈也不记得自己和谁说过这事儿,就连蓝曦臣他都没有告诉过,魏无羡是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江晚吟,我就问你一句……你凭什么不告诉我?”魏无羡慢慢走至江澄面前,看着他雪白的脸颊,心中一阵绞痛难耐,他想到那日金凌说的那些话,金凌的那些质问,还有当年观音庙中自己对江澄的态度,魏无羡就难受的想要大哭。他握住江澄颤抖不止的双手,看着他的眼睛又问了一句:“为什么瞒着我?那日,我离开观音庙之前,你明明是有话想对我说的。”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江澄已经调整好了情绪,他放松了紧绷的肌肉,眼睫轻轻一眨,回头对蓝曦臣说:“你和忘机先出去吧,我有话要单独和魏婴说。”

蓝曦臣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同样忧心忡忡的弟弟出去了,掩上房门之前他朝里望了望,看见的是江澄的眼中浸上的泪水。

“”唉……”蓝曦臣轻叹了一口气,替他们掩上房门。

 

待门外已无人息,江澄才开口:“那日我的确有话想和你说,可是你走的太快了,我都来不及和你说一句话。”

像是想起了当年莲花坞上空飞翔的纸鸢,江澄的眼里浮现出了一丝笑意,语气甚是怀念:“你总是这样,什么事情都赶在我前头。” 

江澄自嘲一笑,把散在颊边的头发顺到了耳后:“你聪明,悟性又高。我拼了命的想要赢过你,却总是差一些。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自己和你……差越来越远了。”

 

“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你死。”

 

“我知道。”魏无羡吸了吸鼻子:“那日你抓了我进客栈,若是你真想要我死大可立刻动手的。”

 

江澄笑了笑,接着说:“后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阿姐死了,你也死了,原本我以为会在一起一辈子的人都走了,只留下一个嗷嗷待哺的金凌。我一边和金光瑶一起把他带大,一边在找你……我想让你回江家,我想让你回莲花坞。把你关起来,让你认错,然后……”江澄定定地看着魏无羡的眼睛:“然后陪着我……不许你走。我一个人太难受了,那十三年里,我以为我要疯了。”

“人人都以为我疯了……以为我恨不得把你的魂魄都散尽了才安心,我懒得去说,懒得去解释,因为这是我和你的事情,我只想找到你。”

“可是后来我找到了你,你变了,我也变了……我承认我当时看见你和蓝忘机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很别扭,甚至有些恶心,但是……”江澄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但是哪怕温宁不和我说金丹的事情,我想我也会为你感到高兴的。”

 

“毕竟你是除了爹娘和阿姐以外,与我最亲近的人了,在我心里,你早就是我江家的一份子。哪怕我们从此以后形同陌路,至少你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魏无羡,有蓝忘机的保护和疼爱,你就能一直这样下去。”

 

江澄握着魏无羡手掌的指尖微微一紧,唇角扯出一丝苦笑:“我怎么失丹的,本就不是那么令人愉悦的回忆……那疼痛我到现在想都不敢想,若是不小心做噩梦梦到了,我还是会惊醒,醒来以后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我看到你和蓝忘机这么开心,也不想再让你和他今后的生活中多添一笔负担,所以……”

 

“所以你就瞒着我,把我在观音庙里说的那些混账话统统埋进了肚子里,是不是?”魏无羡此时已经泪流满面,他死死咬住下唇几乎要把自己咬出血,眼中泪水不停地滑落:“你不是说我们是最亲近的人吗?最亲近的人……难道不该互相坦白吗?你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不是也没告诉我吗?”江澄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当温宁告知我金丹真相的时候,我有多痛苦只有我自己知道……你让我怎么忍心再把这种痛苦强加于你?就像是你不告诉我真相的理由一样,我们只是不想给彼此徒惹烦恼罢了。”江澄忽然凄然一笑:“谁知道兜兜转转了一大圈,还是都知道了。”他重重叹了口气,望着窗外无边春色:“我们俩之间的一笔糊涂账,早就算不清了。”

 

“江澄。”魏无羡突然和江澄抱在了一起,江澄一愣之下也顺手揽住了他,眼底泪光更甚——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拥抱过彼此了。

“魏无羡……”江澄的声音也很沙哑,他用力抱住魏无羡,道:“好好修炼,给我把金丹结出来,你一定要长命百岁啊……别让我再看着你……死在我面前了。”

“嗯!”魏无羡用力点点头,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后,魏无羡低声道:“对不起。”

 

两行热泪顺着江澄的脸颊滑下,多年的隐忍,多年的委屈,多年的冷暖自知,终于在这一刻凝成了唇边一抹淡淡的微笑,凝成了对于他俩来说能够彻底放下的三个字:“没关系。”

 

江澄捧着魏无羡的脸捏了捏,扯了一个夸张的弧度,脸上的笑容竟让魏无羡看见了几分江厌离的风采。小时候,师姐也会轻轻捏一捏他俩的鼻子,然后一手牵着一个,说:“可不许再打架了,乖,我给你们做东西吃。”

 

魏无羡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江澄的样貌和他的母亲虞夫人非常相像,就连脾气也很像。只是江澄的脾气真的如表面上看来这么像虞夫人吗?诚然,他是虞夫人的儿子,样貌和性格像母亲十分正常,可同时,他也是江厌离的亲弟弟啊。

想到此处,魏无羡只觉心中被一根绵软的鞭子轻轻一抽,不是十分疼,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酸楚,他不自觉地伸手碰了碰江澄的脸,江澄微微一愣却并没有闪躲,他擦了把魏无羡脸上的泪水说:“快别哭了吧,你哭起来真是丑到没边了。”

 

“嘁……”魏无羡也顺手在江澄脸上胡乱擦了一把:“你也不遑多让啊。”

还是从小到大互相拆台的口吻,一点儿没变。

 

又斗了会儿嘴之后,江澄让魏无羡给自己重新倒了杯茶,他盘腿坐在床榻上与魏无羡扯山海经,食指在茶盏上轻轻叩了两下,状似漫不经心地随口说:“说起来,云深不知处不仅擅音律,医道也了得。”

“是啊,我看你这两日气色又好了不少。”

“我也说呢,恐怕不少都是不传之秘,不然,蓝涣怎么不肯将如何把我救活的秘药告诉我,这主母做的,真憋屈。”

 

……

 

“泽芜君他……没和你说?”

TBCC

评论(61)
热度(589)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