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春日宴 01(含曦澄)

人物归亲妈,ooc归我
我知道你们还是想看这个系列的~所以这算是《秦楼月》时间线之后的事情啦。我保证,再不虐你们了~
绛唇结婚啦!话说不知道多少人记得这个“没大没小”的莲花坞“二小姐”wwwwww
为啥是二小姐?金凌是大小姐,看宗主纵容她那样儿,可不就是二小姐了😂
江宗主有一种要嫁女儿的感觉。
因为这篇虽然有曦澄,但是呢,大多还是会说绛唇的故事吧?所以就不打曦澄tag了~
————————————————
正月,莲花坞也裹上了一层银霜,薄薄的积雪叠在残荷那枯萎的叶子之上,只待开春便化开,夏季再绽放。

江澄直到九月末才被允准回到莲花坞,才刚一回来就被绛唇变着法儿的端着各种滋补汤药成天的往嘴里灌。

家中的修士们大多都是晓得当时在云深不知处的情景的,回来后只不敢和丫头们说,只说宗主在云深不知处消暑。这种说辞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绛唇,她在江忠偶尔回来一次的时候软硬兼施逼的他无法了,只得将事情简化了和她讲,谁料这丫头聪敏伶俐,才听了几句便抓住了江忠话里的要害,硬是把江忠心窝子里的话都掏干净了才算完事。

知道了自家宗主差点再也回不来后,绛唇呜呜咽咽哭了好一阵子,江忠“好妹妹、好姑奶奶”地安慰了许久,又说:“宗主交代过这事儿只和你说的,是我私心怕你胡思乱想才瞒着你,谁知居然瞒不住。其他人宗主可是说过一字不许提的,怕的就是让大家担心,好妹妹你可好歹替我瞒着。”
绛唇哭的梨花带雨惹人心疼,半晌才用帕子擦干眼泪说:“忠哥哥放心,我不说……只是宗主他、他……”
“你放心,有泽芜君在,必定照顾好宗主的。”
绛唇一想,也没啥不放心的了,只让江忠每隔三日必定要写信告知宗主的近况她才好彻底安心,江忠点头答允,御剑走了。

绛唇红着眼眶在莲花坞转了一日自然是许多人都看见了的,她只说宗主此次受伤需要在云深不知处修养几日,又因着姑苏那边夏日的气候好,宗主想在那儿避暑才不回来的,至于自己的眼睛……只是心疼宗主受伤罢了,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众人听她这么解释,这才堪堪放下心来。

挂在门前的暖帘被掀开,冷风裹挟着细雪灌入房中,一道浅水红的身影闪了进来,端着一碗燕窝粥笑吟吟地望着江澄:“宗主,喝些粥暖暖胃吧。”

江澄正坐在临窗的榻上看着一卷《三言二拍》入神,被绛唇从手中抽走书卷也不生气,见她今日打扮的好看,忍不住夸了两句。
“今天是初一,奴婢只是应个景儿穿着喜庆些,这料子还是前些日子小冬出门进货买来送我的,宗主看着还行吗?”

绛唇一身浅水红对襟长袄,领口的盘扣上镶嵌了一粒成色极佳的米珠,下身嫩黄色垂珠百褶长裙,鬓边簪了一朵海棠娟花,更衬的她一张小脸娇俏粉嫩。
“我家唇丫头这样的天人之姿,只有本宗主一人独赏,想来也是天下一大乐事呢。”江澄看着绛唇因为他的一句话就笑的羞涩,目光更是温柔。
绛唇纤白如水葱般的手指拿着银勺将金黄色的蜂蜜勺进炖的绵白浓稠的燕窝粥里,再细细搅拌均匀后端给江澄,自己则坐在榻边和宗主慢慢地说着话。
蓝曦臣不在的时候,绛唇一直这样陪着他说话。
她是个聪明的女子,知道江澄何时想要有人陪着。
她也是个温柔且有分寸的女子,知道怎样的距离才能让江澄觉得最舒服,最没有压力。
可以说绛唇是除了虞夫人和江厌离以外,陪着江澄时间最长的女子了,有时候连江澄自己都觉得意外,这样一个好女子怎么有幸能让自己独占了这么久?

“雪停了呢。”绛唇在江澄身边安安静静地绣着一方丝帕,江澄闻言推开窗子朝外望了一眼,但见入目皆是一片银白世界,地上一个足迹也无,庭中几株腊梅开的极好,清幽的梅香若有似无在空气中沉浮,那颜色倒和绛唇今日穿的裙子很衬。
远处隐隐传来女子欢笑的声音,绛唇闻声也笑道:“八成是云儿那群小丫头在打雪仗了,前些日子就嚷嚷着屋子里闷,整天巴巴地看着窗外盼着雪快些停呢。”
“女孩子活泼些也没什么不好,我倒希望可以多个活泼的妹妹呢。”江澄笑着合上窗子,看了一眼绛唇的帕子,见上面绣了一对活灵活现的戏水鸳鸯,不禁笑道:“这帕子定不是绣给我的。”
“若是宗主喜欢,奴婢愿意割爱,就以此帕祝宗主与泽芜君白头偕老,怎么样?”
“你便是送给我了,难道我还能拿出来用不成?罢了罢了,看来女大不中留,我的唇丫头是想嫁了呢。”
“宗主就一个劲儿嘴坏吧,在女孩子面前提什么嫁不嫁的。”绛唇啐了一口,扭了身子再不理自家宗主,江澄也不恼,自顾自地捏起一块糕点吃了,绛唇又给他倒了杯茶,两人这样静静地坐着倒也消磨了下午的闲闲时光。

冬日的日头短,不一会儿天就擦黑了,江澄正叫人传饭进来用,就听到外头忽然有人声喧闹,仿佛是一下子来了许多人,紧接着云儿如黄莺般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语气是掩饰不住的兴奋:“宗主,宗主,您快出来!泽芜君来了!”
江澄愣了片刻,扔下书穿上鞋子就要跑出去,绛唇忙叫住他,迅速地给他披上了一件大氅,又打起暖帘,江澄一步跨了出去,见蓝曦臣还是这样纤尘不染的白衣,只是换了冬装的校服领口和袖口围了一圈细白的丰毛,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位蓝氏亲眷子弟,各个都丰神俊朗,手里还提着几个大大小小的包裹。

“你、你怎么来了?”江澄一幅不敢置信的模样又往前走了一步:“宴会结束了?”
“嗯,今日山下有灯会,年纪小的子弟都想下山玩儿,我和叔父商量着今年就早些结束了,让他们下山玩儿去了。”说着,他指着后头的那堆年货说:“我也去山下置办了些你素日爱吃的,这不就赶紧给你送来了?”蓝曦臣眼里是藏不住的柔情蜜意,他朝江澄又靠近了一步,伸手握住江澄的手,摸了摸他领口的那圈上好的狐狸毛,只觉得这身家常的打扮倒是把江澄衬的更加清秀,愈发显得他眉目如画,如雪中精灵。

“云深不知处宴会结束的早,泽芜君和各位蓝公子又紧赶慢赶的过来,想必一定是饿了。”绛唇在一旁笑着插话,屈膝行了一礼:“奴婢这就去吩咐厨房多做几道可口的素菜。”

江澄点点头,让一会儿饭菜好了再来叫他们,又让绛唇把思追等人带去会客厅奉上茶点,自己则和蓝曦臣一同进了室内。几月未见,二人自有不少话要说与对方听。

绛唇领着三位蓝氏亲眷子弟来到会客厅,厅内温暖如春,还有一股荷花的清香缭绕,几人刚坐定就有人奉上了热茶和垫饥的点心。这三位子弟中有两人都是绛唇见熟的了,唯独一人是第一次跟着蓝曦臣来到莲花坞,绛唇第一次见此人,不知他爱喝什么茶,于是亲自端着一盏茶走到近旁轻声道:“公子第一次来莲花坞,下头的人也不晓得公子爱喝什么。奴婢私心想着外头冷,公子又大冷天的赶来,胃里肯定凉凉的不舒服,所以擅自为公子准备了一杯生姜牛乳茶。”素白玉手托着一盏乳白色的茶盏来到那面生的蓝氏子弟面前,那子弟雪白的脸庞忽然红了,忙接过茶盏道谢,又掀开盖子喝了一口,顿觉胃里犹如升起一轮暖阳,不由轻轻呼出一口气。

“公子们请稍后,晚膳一会儿就好。”绛唇朝众人福了一福,带着几个丫头翩然而出,只有蓝景仪身边的那名弟子还红着脸,一口一口小心翼翼地喝着生姜牛乳茶。

“诶~正霖,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景仪眼尖,咬着一块酥饼问。
名叫蓝正霖的青年忙去摸自己的脸,果然入手有些烫,他的心脏也不知怎的砰砰跳个不停,胡乱低下头答道:“热吧。”
“热?还好吧,哪有热?你不会是发烧了吧?”蓝景仪拍干净手上的碎屑就去探蓝正霖的额头,蓝正霖抬手去挡,两人一来一去就在这无人的会客厅里闹开了。
“别胡闹了,这是在莲花坞啊,叫别人看见了多不好。小心让宗主知道了,罚你们边家规。”蓝思追搁下茶盏开口笑着劝,但是也知道这两个人是劝不住的,也晓得他们不会闹出格,略说了几句便不理他们了。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脚步声,水红色长袄的绛唇掀了帘子进来道:“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各位请移步饭厅吧。”
“绛唇姐姐,今天都有些什么好吃的呀?”蓝景仪和绛唇已经熟稔惯了,绛唇也喜欢这个直肠子的蓝家弟弟,于是回道:“放心吧,少不了你最爱吃的冬笋杏鲍菇。”
“我就知道姐姐最疼我了!”
“什么时候也学的这么油嘴滑舌了,可别是跟着你们的魏前辈学的吧?”两人说说笑笑,不一会儿就到了饭厅。
饭厅内,江澄和蓝曦臣已经坐定,几人见江澄换了一件高领的衣裳,脸色有点怪,而蓝曦臣则看着江澄的侧脸看,哪怕被赏了个白眼也只是笑的更开心。
绛唇只想了想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脸庞微微一红抿嘴笑了笑就招呼几位小辈在另一桌坐下,自己则站在江澄身边端茶。
她知道有蓝曦臣在身旁,自家宗主一向不喜欢有人伺候布菜,于是她也乐得清闲,偶尔也说上几句逗趣的话,掩嘴微笑的模样被旁边那桌的蓝正霖全偷偷收进了眼底。

他的目光不敢太过炙热,只敢接着倒茶夹菜的功夫拿眼角瞄着那名娉婷而立的女子,如此十来次,绛唇也隐隐觉得有个视线老是落在自己身上,于是转头看去,正好与蓝正霖目光撞到了一处。
蓝正霖不防被正主看了个正着,手下一抖,夹着的一块素什锦‘啪嗒’一声落在了面前的汤碗里,汤汁溅的他胸前脏了一片,正在吃饭的人被那边的动静惹的纷纷抬头去看,蓝正霖窘的脖子都红了,忙站了起来连连道歉。

“公子衣服脏了,奴婢领您下去换一身吧。”
“不敢劳烦姑娘,我……我……”蓝正霖局促地朝后退了一小步,绛唇站在他三步之外也不靠近,只依礼微笑:“公子随我去偏殿换身衣服再来用餐吧,这样吃着也不舒心呢。”
蓝正霖见自家宗主轻轻点头,于是也不再推辞,跟着绛唇出去了。

Tbc

评论(21)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