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鹡鸰 04

本章有微双杰、双璧情节,皆为友情、亲情向,不过么……自由心证吧。

另外,关于本章中江澄杀了魏无羡一说,其实我有在‘越人歌’里提到过,羡羡是在‘越人歌’中才告诉蓝湛自己并非江澄所杀,而《鹡鸰》是发生在《越人歌》之前,所以此文中,蓝湛还是一直以为魏婴是江澄杀的,嗯。

啊……睡觉了,为什么我明天还要上课ORZ好羡慕你们这群放假的人!!!

劳动节快乐!!!!

====================

如果要说有什么比当年江澄看到魏无羡和蓝忘机在树下拥抱时更加尴尬的场景,那一定就是现在了。

江澄被魏无羡牢牢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翻滚下来的灰尘让他吃了满嘴泥不说,魏无羡这家伙还在他身上乱动乱叫,嗷嗷的那一嗓子直接把江澄给叫懵了,待他回过神来后,那种‘我居然被一个死断袖压在身下’的屈辱和‘我怎么能在下面’的不服输的劲头油然而生,让江澄下手也没留情,直接‘啪’的一掌扇在魏无羡弹性十足的屁股上,虎虎生风。

 

“魏无羡!你他妈从老子身上起来!吃什么长的,猪啊你!!”

 

这下魏无羡嚎的更惨了,他生平最害怕的东西是狗,他生平最讨厌的事情是被人扇屁股,更何况还是被江澄扇屁股?

魏无羡朝旁边一滚,捂着屁股就指着江澄抗议:“江晚吟!打人不打屁股,我们说好的!”

“我呸!”江澄也坐了起来,揉着撞疼的腰不客气地呛道:“我打的不是人,是你这头猪!”

“我要是猪,你就是从小和我这头猪同吃同睡一起长大的另一头猪!”

“就你这种猪最喜欢拱蓝家种的白菜,你看你拱那个蓝湛拱的多起劲,可不就是头拱白菜的猪?”江澄细眉一扬,多了几分凌厉气势,他现在人也比魏无羡高出些,看着如今站在自己面亲的魏无羡颇有些俯视的轻蔑感。

“我就喜欢他这棵白菜,你不服气?有本事你也去拱一棵啊,呵……”魏无羡双臂环胸,一副闲适的模样站在江澄对面,这声‘呵’更是胜过千言万语,江澄一时被噎的无话可说,脸色在黑暗里也青青白白交叠的精彩,半晌才咬牙道:“懒得和你计较。”

 

魏无羡也不再和他讲话,两个人又恢复到最初互不搭理的局面,各自在洞内兜兜转转查看是否有可以上去的另一条路。

江澄低着头在墙上摸索暗门,魏无羡弯着腰摸地砖上是否有机关,谁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其实已经围着这个不大的洞穴走了一周,两颗脑袋就这样毫无征兆又理所当然地撞在了一起。

 

两人捂着脑袋各退了一步,江澄狠狠瞪了一眼魏无羡,那边魏无羡皱着眉头抱着脑袋揉啊揉,眼圈都有些红了,江澄心里突然泛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也不晓得是怎样的感情在心中发酵、沉淀,竟让他事到如今还会为魏无羡这人的一举一动牵动心肠。

江澄别过头不再去看魏无羡,径自朝他们滚下来的地方走去,右手不经意地一晃,一瓶浅紫色的伤药滚到了魏无羡的足边。

 

魏无羡捂着右额那个小小的包,伸手将那瓶药握在了掌心里,清秀的眉目看着那颀长挺拔的身影,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说了两个字。

 

“谢谢。”

 

也不知江澄是真没听见还是假装没听见,他并未搭理魏无羡那句客气的道谢,只是自顾自地找能上去的办法,连半分回顾的眼神也没有。

 

魏无羡觉得挺没意思的,他低下头拔开瓶塞倒了些半透明的液体在手上,擦到额头上的时候顿觉清香四溢,伤处有些微微的热,很快又凉了下来。

 

这感觉就想他和江澄。

 

刚才他俩吵起来的时候魏无羡居然觉得很舒服,两个人就像回到了从前一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呛对方,直到打了一架才罢休。打完之后谁也不理谁,房里的东西都故意摔的砰砰响,可是睡了一觉后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又能勾肩搭背地上山打鸟,下湖摸鱼。

就和刚才那般,魏无羡以为他和江澄吵过以后就能恢复到从前的样子。

其实他是故意和江澄撞在一起的,魏无羡觉得自己这样挺幼稚的,但是如果不这样他就想不出还有什么法子能让江澄理他,所以他故意一头撞在江澄头上,他竟还有些期待江澄瞪了他一眼后还能开口骂他,这样的话自己也能有话和江澄说了。

 

哪怕不能好好说,至少他俩还能吵起来,吵着吵着说不定就能好了。

 

可是,江澄没有和他吵,只是给了他一瓶伤药后就走了,连一句‘谢谢’都不愿意听。

 

从最初的‘热’到如今的‘冷’,他俩用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而且这‘冷’是怎么都捂不热的了,魏无羡头一次觉得自己词穷到这般田地,连和江晚吟说话都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魏无羡颇有些沮丧地坐在原地,手上无聊地扯着不知从哪儿垂下来的手腕一样粗的藤蔓,江澄不知何时也停止了寻找,只背对着魏无羡默默站着。

他俩滚下来的斜坡十分低矮,两人抱着滚下来还好说,此刻若说要御剑上去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且斜坡陡峭,若要上去除非是有人从上面扔根绳子下来将他俩往上拉,不然是绝对上不去的。

 

毫无疑问的,他俩被困在了这个洞穴内,也不知道方才情况混乱,蓝曦臣和蓝忘机有没有发现他俩掉在了哪里。

 

江澄盘腿坐下调息,方才滚下来之后他的后背被一块石头狠狠撞了一下才停下,从一开始他就觉得胸口有些闷痛,趁着此刻暂时没有什么危险发生他必须尽快调理内息。那个噬魂兽凶猛异常,他必须保证自己万一需要单独应付那个噬魂兽的时候身体状况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才行。

 

“诶、诶——!江澄——!”身后忽然传来魏无羡惊恐的声音,江澄双目倏然睁大,回头看见魏无羡正仰躺着向后翻去,似乎那儿还有一个方才没被发现的洞穴,眼看着他就要摔下去,江澄祭出紫电一把缠绕住他的腰际想将魏无羡拉上来,却不料那个洞穴竟像是有个无形的大手将他俩往里扯,江澄怕弄伤了魏无羡而不敢随意用力,只稍稍松了些力道的瞬间,他和魏无羡两人同时被那股大力给扯进了洞内。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原本敞开的黝黑洞口又落了下来,变成了被藤蔓遮住的岩壁。

==================

蓝氏双璧寻找了足足一个时辰都未再有噬魂兽的踪迹,魏无羡和江澄就更是别提了。蓝忘机想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终于逐渐露出了不安和焦急,握着避尘的手指微微发抖,茂密的树丛他每一处都不放过,从来一丝不乱的鬓发也被树枝勾的稍显凌乱,但是他仍旧在一寸寸地寻找他俩可能消失的地方。

 

方才噬魂兽朝他们扑过来的时候,蓝忘机自以为抓住的是魏无羡的手,当时情况紧急他也完全没有留意到另外两人躲避的方向,可是当他看到自己的兄长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蓝忘机简直希望时间可以倒流。

他不知道魏无羡有没有躲过方才的攻击,如果他躲过了攻击那他又在哪里?为何他会和江晚吟一同消失,又万一……

 

万一他和江晚吟现在同在一处,那他们会如何?

 

蓝忘机不担心江澄会真的伤害魏婴,他只是一想到当年江澄杀上乱葬岗手刃了魏无羡这件事情,就觉得毛骨悚然,坐立不安。

万一、万一那颗金丹不足以抚平江晚吟对于魏婴的仇恨,那他会不会和十三年前一样,亲手杀了魏婴?

 

“魏婴……”蓝忘机心中反复着一个人的名字,几乎喉中含血一般将那个他日夜牵念的名字念了出来。

 

蓝曦臣的手掌沉稳有力地按在了蓝忘机的肩上,温厚的灵力缓缓流入蓝忘机的体内,他那颗躁动的金丹和紊乱的内息逐渐平静下来,呼吸渐渐恢复了往日的频率。如果蓝忘机能看见自己方才的样子一定会吓一跳。

脸色惨白,双眼有血丝,这副模样明显就是要急火攻心了,若不是蓝曦臣及时发现弟弟的不对劲并用自己的灵力安抚于他,恐怕现在蓝忘机已经呕出心口血了。

 

“忘机,不用担心魏公子。”蓝曦臣扶着弟弟坐在一块石头上,眼神温柔而坚定:“你要相信江宗主。”

“兄长,我……”蓝忘机欲言又止,蓝氏家训‘背后不可语人是非’这一条让他生生把到嘴的话给咽了回去,他也知道自己此刻状况一定很糟糕,若是不尽早恢复内息,只能给兄长添乱,于是他微合双目运转灵力,待感觉周身灵力运转无碍后才睁开眼睛,默默地看着自家兄长。

蓝忘机的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他对兄长向来无所隐瞒,在兄长面前他也无处隐瞒,于是斟酌再三还是缓缓开口问道:“兄长,云深不知处与莲花坞向来甚少往来,缘何兄长会突然与江晚吟如此亲厚?”

 

蓝忘机问的直接,连给蓝曦臣避重就轻的余地都没有,他注视着兄长微愕的神情,见他迟迟不开口,蓝忘机的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慌乱,脑海中冒出了一个他自己想想都觉得可笑的念头促使他又追问下去:“兄长缘何……与他亲近?”

蓝曦臣一时默默,他看着蓝忘机,心里想的却是与江澄相处起来的一点一滴,要说为何突然亲近真的也只是没多久之前的事情,似乎是从那日杏花林中偶遇起,他俩就一直断断续续的在相处。

而在这些相处的日子里,蓝曦臣自己竟然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心竟不知何时开始偏向江澄,偏向这个被外人传为狠辣无情的‘三毒圣手’。

 

蓝曦臣的心跳乱了,他第一次主动避开弟弟的视线,额上那条象征‘约束’的抹额就像是千万条压在身上的家规礼数,教导他该如何端方雅正,该如何做宗主,该如何做泽芜君,却无人教他该如何做‘蓝曦臣’。

 

“兄长?”

 

“忘机,要说为何会与晚吟亲近,我也不知道。”蓝曦臣抿了抿嘴唇,抬眸望向漫天银河,轻声说:“只是忽然某一日,我发现自己竟然看得懂他,然后觉得,他并没有那么难相处。”蓝曦臣笑了,笑容里带了些从未有过的温情:“或许他这个人,并没有外人所传的这么糟糕,若他真是那种人,那魏公子当年又为何会舍命去救他?可见他本性并非恶人,不是吗?”

 

蓝忘机哑然,他脑中一时是魏婴的安慰,一时是兄长方才的那番话,一时又是自己心中惊世骇俗的想法,这三管齐下的威力不亚于当年他发现自己居然忘不掉那个江家大弟子时的震撼,许久,蓝忘机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握了握兄长的掌心,发现那掌心也是潮腻的,微凉的。

他假装没有发现一般将蓝曦臣的手圈进了掌心里站了起来,看向东面的密林道:“兄长,我们去那儿再看看吧。”

“好。”

TBC

评论(24)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