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鹡鸰 05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本章节云梦双杰ONLY!

嗯,蓝婉君今后这醋可能会吃的飞起来233333

===============

魏无羡的手指动了一下,紧接着潮湿的泥土气味冲进了他的鼻腔,他眉心一跳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视线由暗转明间,他首先看见的是自己的手,魏无羡眨了眨酸涩的双目,渐渐的能看清眼前的事物了,他的头还有些晕,于是闭上眼睛平复了一下让人晕眩的恶心感,身体四周各种感知正在逐渐恢复,他试着翻手撑地爬起来,却忽感手掌被人牢牢握住了。

 

“呃……”魏无羡只得用另一只手抚着额头,他轻轻晃了晃脑袋晕晕乎乎地重新睁开眼睛,这才看清握着自己的那只手上戴着一枚银质戒指。

 

是紫电。

 

魏无羡这下顿时醒了大半,他瞪大眼睛看着倒在他身边的江澄显然还没有要醒的意思,但是他的右手却牢牢地握着自己的手,半点不肯放松。

“江澄,江澄。”魏无羡挪到江澄身边轻声唤他,昏迷前的事情一点点在脑海中拼凑出了完整的画面。

 

原来,魏无羡和江澄被一同拉进那个洞穴后,他只觉得耳边忽忽风声不断,身体的失重感让他无力而绝望,唯独腰间的紫电未有松懈之意,江澄在魏无羡上面操控着紫电,手臂一放一收之间已将魏无羡卷进了自己怀里,魏无羡就这么被江澄抱着,耳朵贴在江澄的胸口听见了他剧烈的心跳,还有那声沉稳的:“别怕。”

魏无羡竟真的就不怕了,紫电自动化成灵蛇般扭曲的细鞭围绕在两人周围保护二人,江澄牢牢护住魏无羡的身体,呼吸越来越粗重——这样的高度,哪怕有紫电的保护也未必能保得二人周全。魏无羡背朝下看不到后面的光景,唯独江澄的眉眼一丝丝地扣进了他的眼中,两人被风吹的高高扬起的黑发缠绕在一起,魏无羡看见江澄紫色的发带一松,满头青丝都散开了。

“江……”他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江澄狠狠地勒令:“闭嘴!”

魏无羡果然不再说话,他只能感觉江澄的手越抱越紧,于是他也伸出手紧紧环抱住江澄肌肉紧绷的身体,只一会儿功夫,他就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人用力一掰,魏无羡睁开眼就见地面在自己眼前越来越清晰,紫电光芒大盛,他只来得及护住江澄的头部,还不等他再翻过身体让自己的背部撞向地面,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江澄、江澄你醒醒,别吓我,江澄!”魏无羡的声音一声急过一声,他去探江澄的鼻息和脉搏,鼻息虽弱但好在脉象有力,应当没有什么大碍。就在他要解开江澄的衣服去检查他是否骨头有伤的时候,江澄忽然呛了一下,连着咳嗽了数声后才慢慢睁开眼睛。

江澄的眼先对上了魏无羡欣喜的脸,又慢慢移到了自己牢牢握住了魏无羡的右手上,再一点点平移到了腰带上。

 

魏无羡的手正解了他一半的腰带。

 

江澄的脑中‘嗡’的一声炸开了花,他的脸由白转红,又由红转青,最后扬手一巴掌扇在了魏无羡的脸上。

高手都是这样的,不管你要干什么,不管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遇见了危险的事情总是打了再说的,哪怕这一巴掌轻飘飘的没什么力气,不过光是那清脆的声音也够让魏无羡懵一会儿了。

 

魏无羡的确被江澄突如其来的巴掌扇懵了,然后他的视线也落在了自己正在与江澄的腰带奋斗的手上,江澄胸口的起伏明显变大了,只冷着脸不说话,脸色却比方才还要白上许多,一副要吐血的模样。魏无羡甚至怀疑自己如果真的对他有什么想法,就凭此刻的江澄到底能不能抵抗得了。

 

呃……不行不行,趁人之危实在是不光彩,更何况那人还是因为自己才受伤的。

 

魏无羡讪笑着收回手,他不知道江澄刚才那巴掌是手下留情了还是真的使不上劲,若是前者那还问题不大,至少说明他的身体没事,不过从他看见自己和蓝湛在一起的那厌恶的态度,加上刚才那一下应该是出于本能的出手,恐怕是后者的可能居多了。魏无羡摸了摸不太痛的脸颊,他试图开口缓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顺带看看能不能帮江澄看看身上的伤:“那个……江澄,你没事吧?”

 

江澄似笑非笑地‘呵’了一声,慢慢从地上坐起来低头重新系上腰带,语气听起来是在笑,只是说出来的话实在不好听:“你指望我有什么事?死了?呵,我要是死了,也是被你害死的。”

魏无羡一愣,眼中也有了一丝怒意却还是被按捺了下去,解释道:“你误会了,我刚才只是想看看你身上的伤。”

“我能有什么伤,你当紫电是什么品级的灵器?”江澄站起来拍了拍衣袍上的灰尘,语气愈发冰冷:“若不是你手贱去乱碰什么机关,我们也不至于落在这个鬼地方。”说着,他便不再理会魏无羡,自己朝着一处看似还算完好的房屋走去。

 

魏无羡被他扔在原地心中一通烦恶,望着江澄的背脊良久,魏无羡忽然神色一变,低声唤道:“江晚吟!”

 

江澄闻言本能地回过身去,就见魏无羡不知何时已闪身上前,一掌狠狠击在了他的胸口。虽然魏无羡前世已经身死,如今这副身子灵力微弱,修为全无,但总算他前世的身法还在,加上又是个成年男子,故而这拼尽全力的一掌过去也够江澄受的。

 

更何况此时的江澄根本无力躲开魏无羡的攻击。

 

“唔——!咳、咳咳咳!”江澄捂着胸口倒退数步,低头慢慢呕出两口黑血,双膝渐渐软了下去,手臂却被人一把挽住,扶着他靠墙慢慢坐下。

“你啊,还是这样。”魏无羡用衣袖替江澄擦拭嘴边鲜红的血迹,见那人眉目低垂着很痛苦的样子,脸色倒比方才好些了,想来是吐出了胸口的淤血整个人也好受了不少。

 

两人自小一起长大,对于江澄故意隐瞒自己受内伤一事魏无羡又怎会没发现?他俩从小就互怼,什么是真吵什么是假闹只消一个动作就知道了,尽管江澄一直维持的很好,可从江澄一开始就表现出的极不自然的敌对态度以及起身时不经意的摇晃,魏无羡就知道这人必定是有伤在身,又不愿意示弱才故意以凶狠的态度应对自己,最好能把他气跑,再一个人偷偷跑去隐蔽的地方吐了血,舒畅后再来找自己的。

 

魏无羡想的一点儿没错,江澄的确也是这么考虑的,只是如今被人当场揭穿又呕了几口血他也只能嘴上不饶人了,于是用一贯凶巴巴的态度呛了一句:“要你管。”随后吐掉嘴里的血沫,挣开魏无羡的手静坐调息,体内金丹隐隐发热,运转无阻地保护着主人的身体,修复他体内的内伤。

魏无羡守在江澄身边一步不敢离开,陈情握在手中随时准备面对未知的危险,只是他俩在这儿这么些时候了,别说人了,连只鸟都没飞过一只。

这里死气沉沉,诡异的安静简直让魏无羡有一种身处义城的错觉。

 

小半个时辰后,江澄终于感到体内不再有滞涩感,他睁开眼环顾了一下四周,视线转回来的时候就见魏无羡正笑眯眯地看着他,这笑容让江澄无端背后发凉,想到方才这人要解自己腰带的事情就更是寒毛倒竖。

江宗主不动声色地朝后挪了小半步,问:“看什么看?”

“你好了?”魏无羡用堪称温柔慈祥的目光看着江澄,想要伸手摸一摸江宗主的头发,却被那人一闪身避开了。

“魏无羡,有话好好说,你做什么这样看着我?”江澄别扭地把视线瞥去别的地方,眼角余光却不受控制地关注着魏无羡的一举一动,就见那人伸手解下自己的发带,然后利落的把红色的发带撕成两条,递了一条给江澄。

 

江澄看着魏无羡手上那半条发带却没有去接,长发服帖地垂在脸颊两边,冰冰凉凉的。

 

“快扎起来,一会儿要是有什么事儿,披头散发的也不方便,还是说你等着我帮你束发?”

 

江澄就知道魏无羡开口就没好话,他劈手夺过发带咬在口中,两手利落地束起一个马尾,又用和魏无羡一般无二的发带扎牢。梳着马尾的江澄倒让魏无羡恍惚回到了少年时,他们俩也是每天帮彼此扎起马尾,又干净又清爽,可比江澄现在常束的宗主发饰好多了。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江澄还是那个江澄,他的容貌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自己却不再是当年那个魏无羡了。

 

魏无羡心中仿佛被一根小针刺了一下,细微的疼痛不至于要人命却总能让人心里不舒服,他笑嘻嘻地伸手拽着江澄发带的一端用力一扯,刚扎好的头发又都散了下来,江澄恶狠狠地瞪着魏无羡,还不等他开口,魏无羡就抢先说:“你方才没束好,还是我帮你吧。”

他这话说的很是真心的样子,江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坐在地上,魏无羡跪在他身后,修长的手指一下下力道适中地滑过他的头皮,又顺着头发一路滑到发梢,江澄心中涩涩的又是舒服又是难受,他就这样任魏无羡替自己梳了许久,两人谁都没有出声打破彼此这样难得的安静时光。

 

红色的发带一圈圈绕在江澄的头发上,打上结,魏无羡又细心的替江澄抚平鬓角,两人都知道这样的时光就要结束,却没人舍得先开口结束这份恍惚少年的时光。

 

“好了。”终于还是魏无羡先开了口,他拍了拍江澄的肩膀,自小的兄弟回首看他,他只是咧嘴一笑,抬手熟练地为自己扎起了马尾,却未看见江澄朝他抬了抬的右手。

江澄的右手默默攥成一个拳头被重新放了下来,他站在魏无羡三步之外的地方看了看周围的地形,又抬头看了一下正上方的天空。

仿佛穿不透的黑云浓浓地盘旋在上空,两人俱未感到有风刮过,但是天上流云的速度却非常快,江澄试着利用三毒御剑,可是才上升到两人多高的地方就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似乎是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罩在了他们头顶,无论怎么样也无法再提升半寸。

 

二人行走修真界多年,此时也未见慌乱,还是魏无羡指着前头的一座小屋,道:“不如看看有没有人吧。”

“不太可能,这地方少说百来年没人了。”修仙之人五感皆灵,一个地方是否有活人的气息他们总能很快感觉到,魏无羡如今的身体修为低下,自然不能与江澄相比,不过他也并未觉得有什么,陈情在指尖转的飞快,他用如同在逛庙会一样轻松的口吻边说边走在江澄前面,道:“就算没人,也总能有个一魂半魄的。”

 

正说话间,远处传来了脚步声,轻重不一但缓急有序,夜色沉沉间,几条人影出现在二人眼中,影影绰绰若隐若现,魏无羡嘴角一勾,回头看着江澄大拇指朝身后一指,道:“看,可不就来了?”

TBC

评论(42)
热度(431)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