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游龙戏凤 01(点梗文)

@江晚吟_插旗圣手 亲,你要的怕痒梗来咯。

这篇文两章完结,至于第二章是什么……我相信你们看了第一章的结尾就知道了。

人物属亲妈,OOC归我。

双杰这次闹大了哈哈哈哈!双璧is watching you!婉君不哭,羡羡张开腿给你天天,给你天天2333333

==================

云深不知处的后山有一处温泉,只是蓝氏子弟多喜泡冷泉,故而这处天然温泉倒鲜有人至了。

温泉外唐菖蒲开的正盛,红色的花朵衬的温泉中两个肤色雪白的人如红梅中的新雪一般剔透,黑色的衣服和红色的发带被随意丢在地上,陈情横在衣服上昭示着主人的身份。而就在那衣服的不远处,一件不染纤尘的白色衣服被叠的整整齐齐,抹额更是折的一丝不苟,正中间一颗通透的蓝玉在水汽氤氲间也不减半分光彩。

魏无羡仰躺在温泉外天然形成的石头上纳凉,他翘着二郎腿,嘴里嚼着草根慢慢地说:“唉,马上又要家宴了。”
“嗯。”另一个人坐在温泉中背对着魏无羡,背脊上光洁无暇没有半点黑子,本清冷的声音似乎也被泉水泡软了,略带了些慵懒地回了个音节。
“一想到那些苦的倒胃口的菜,我就怕。”魏无羡翻了个身趴在石头上,两条修长光裸的小腿上下交叠在一起无聊地晃着,他见那人不理他了,就伸手推了推一起来泡温泉的同伴:“江澄,你说怎么办啊?”
“你不是有蓝湛吗?”江澄懒懒地转了个身,双臂放在岸上把下巴垫在手臂上:“我可是年年被人看着把那些菜全吃光的,唉……你说我要蓝涣有何用?”
“你以为老头子不知道?从去年开始,他可是从头到尾就盯着我和蓝湛的。”魏无羡想到蓝家那些苦到他怀疑人生的饭菜就满肚子苦水,前些日子他软磨硬泡想把蓝湛磨下山以逃避这次家宴,但是他的计谋被蓝湛看穿并无情拒绝,理由是“蓝氏族人不论身在何处,家宴必须出席”。好吧,他魏无羡这辈子看来是不可能休夫的,只能做多久蓝家人,就吃多少蓝家饭了。

“哎呀,难得啊难得,有你怕的人了。”
“不是怕……啧,也不是不怕,怎么说呢,我是怕蓝湛被我连累啊。”魏无羡咬着草朝江澄探过头去,拿杂草去扫江澄闭着的双目,道:“每次泽芜君下山偷偷帮你买甜食。你不怕?”
“不怕,他怎么会让人发现呢?再说了,蓝二不也是帮你下山买辣食?”江澄反手撩开那根闹腾的草,双眼眯成一条缝斜睨了魏无羡一眼:“别闹。”

“嗯,想来也无人敢罚宗主,除了老头子。”魏无羡不屈不挠的继续用草骚扰江澄的脸:“唉!宗主就是好啊。”
“那你也就休了蓝二,自己再找个宗主去?”江澄似笑非笑地“嗤”了一声,谁知魏无羡忽然不动了,江澄以为他闹够了,才睁开眼就见魏无羡正定定地看着他,一指勾起江澄的下巴,声音里满满的轻佻:“仔细一看,我家晚吟师弟也是很好看的。”
“不仔细看,我也是很好看的。”江澄此时的唇上因着热气而凝着细细的水珠,魏无羡大拇指一碰,勾着单边嘴角邪笑:“哎呀呀,要宗主何苦还要去找呢,我眼前不正有一位宗主了?”说着,魏无羡就作势要去亲江澄,这一举动吓的江宗主忙直起身子往后退,魏无羡也没再逗他,松了捏住江澄下巴的手就拍着水面哈哈大笑,直把泉水拍的江澄满头满脸:“哈哈哈哈!江、江澄你跑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会以为我真的要吻你吧?哈哈哈!”
“魏无羡,你、你!”
“哎妈呀,哈哈哈哈哈!你难道会对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我有什么想法吗?哈哈哈哈!”
“呸!谁对你有想法,你可要点脸吧!”
“对啊,所以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对你有想法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太逗了,刚才你这什么反应啦,哈哈哈哈!”魏无羡捧着肚子在岸上笑的滚来滚去,江澄脸上通红,只恨自己居然又上了魏无羡的当,羞愤交加间,他伸手一把拽住魏无羡的手臂用力一拉,魏无羡就被江澄一下子拉进了水里。顿时四周水花四溅,江澄按着魏无羡的脑袋一起潜进水里,两具赤条条的身体在水里扭成一团,两人水性好,这样打闹自小就是常事,远远看去就如两条水中鲤鱼一般时隐时现。

怎么?想比试?——魏无羡以眼神询问,带了些挑衅的意味。

比就比,输了可别说我欺负你!——江澄鼓起腮帮子双臂环胸坐在水里。

切,说的好像你哪回赢过我?——魏无羡也以同样的姿势沉入水中,鼓着腮帮子瞪着江澄,鼻腔里一点点往外冒着小气泡,江澄的嘴角边也偶尔吐出两个不大的泡泡。

 

蓝曦臣和蓝忘机两人并肩朝后山走去,天色不早就快到亥时了,可是那两个说去泡温泉的人到现在还不回来,于是一位作为蓝氏宗主,另一位作为掌罚的含光君,自然不能由着主母和‘二夫人’藐视家规了。哦,对了,‘二夫人’这个称呼是某次江澄无意中听见女修们在私下里叫的,可把他乐的跟什么似的,忙不迭就跑去静室用这个称呼把魏无羡从头到尾嘲了个遍。

 

还未靠近温泉,就听见那里传来水花翻涌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江澄的笑声——

 

“魏、魏无羡你住手……住手哈哈哈哈!”江澄先一步探出了脑袋,湿漉漉的头发粘在被泉水泡的粉红色的身上,眼角眉梢皆是笑意。他伸手推拒着魏无羡的胸口,但是似乎没什么力气的样子,竟没将魏无羡推出去半寸。

魏无羡栖身把江澄牢牢压在自己与石壁中间,两手被掩在水下看不清楚动作,只听见他贴在江澄耳边说着什么,江澄更加不敌,只扭着身体笑着抗拒:“不行,不行……魏无羡你……哈哈哈哈!你赖皮——!哈哈哈……啊!”

“谁让你‘猴子偷桃’的?”魏无羡说着就压的更紧,江澄笑的全身无力,两腿在水下也用不上力气,只能任由这样弄他。

“不、不行了哈哈哈哈……!魏无羡你松手!谁先赖皮的……哈哈、哈哈哈啊……”江澄的手掌一下子撑住魏无羡的下巴把他动自己脸侧顶开,身体边扭边说:“啊嗯……哈哈哈哈!!明明是你先捏我屁股,你还恶人、恶人哈哈哈哈!先告状!”见推他脸一点用都没有,江澄干脆也把手伸进水里去挠魏无羡的腰侧,哪知魏无羡巍然不动地站在水里,不无得色地说:“江澄啊江澄,你怕痒我可不怕痒的,你还来这招?咯吱咯吱咯吱——好痒哦好痒哦!”

“啊——!魏无羡,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赖皮——不要哈哈哈哈!我、我要打断你的腿噗哈哈哈哈!”

“你有本事现在就打断我的腿呀,怕是你连召出紫电的力气都没了吧?”魏无羡手指力道巧妙,加上他和江澄青梅竹马从小一块儿长大,江澄知道他怕狗就如同他知道江澄怕痒一样,彼此的弱点都一清二楚,所以哪个力度会让江澄最受不了对于魏无羡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魏无羡见江澄笑的眼角泛出泪花,自己也跟着笑的像被人点了笑穴一样停不下来,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闹过笑过了,一来这实在是幼稚,二来也因为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他们再不可能这样笑闹,所以对于现在这事儿,两人其实多少都有些乐此不疲的。

 

正在魏无羡笑的最得意的时候,他忽然一抬头,就看到岸边不知何时已经立着两个样貌相似的白衣男子。

 

魏无羡手下不动了,江澄也恢复了点力气,他虽然还在笑着喘息但也觉出了气氛有些古怪,于是背靠在石壁上仰起头,就看见了倒着的蓝氏双璧。

 

蓝忘机还是木着一张脸看不出表情,但是现场除了江澄以外,蓝曦臣和魏无羡都能瞬间察觉到蓝忘机表情的细微变化,就好比现在,魏无羡觉得蓝湛好像……快哭了?

“蓝湛,你、你怎么来啦?”魏无羡还压在江澄身上,江澄的手也还放在魏无羡的腰上,四人这般对视着讲话,水里的人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也不是魏无羡不想起来,而是刚才他们闹了这么久,温泉水的水温又高,其实他现在身子有些发软,压根动不了了。

“亥时将至,来寻你回房。”蓝忘机说完这句话就弯腰一把捞起魏无羡,见水下两人未着寸缕后,魏无羡发誓他简直能在蓝忘机眼里看见泪光。

还不等魏无羡做出解释,他就被蓝忘机抱进怀里快速地朝后山外跑去,飒飒风声之中只留下他一句渐行渐远的话:“诶——!我的衣服——!”

 

江澄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有变,他看着蓝曦臣慢慢蹲到他面前,动了动喉结,说:“呃……蓝曦臣,这个事情是可以解释的,我……唔!”江澄话未说完就被蓝曦臣以唇封敛了嘴唇,这个吻带着十分的急切和十二分的霸道,甚至把江澄的牙都撞疼了,他张着嘴以尽可能柔顺的姿态迎合蓝曦臣,一面在心里想着:这是吃醋了?

TBC

评论(88)
热度(757)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