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鹡鸰 07

蓝大宗主将开始他的暗恋生涯!

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啪啪啪!

================

天空下着雨。

乌灰色的云厚重地笼罩在蓝曦臣的头顶,青色的电光一层层在云间滚过,带着阵阵闷雷裹挟着潮湿的风灌进他的耳朵。

蓝曦臣站在一座山脚下,一条羊肠小道出现在他面前,他的视线顺着这条被无数人踩出的道路向上望去,只见这条小道直通山顶,而山顶则隐秘在朦胧的云雾之中,仿佛这座山没有尽头。他握紧手中的朔月,心中明白这是冥冥之中的召唤,于是准备上山去看看到底是何物将他带来此处。

 

就在这时,一阵细碎的铃声传进了蓝曦臣的耳朵,随之而来的还有脚步声。

来人只有一位女子,身着素白衣衫,腰间一条红绫随着她的行动而向后飞扬,她的头发未梳理成髻,只在发丝间缀了数颗晶莹璀璨的水晶,山雨急骤将她从头到尾淋了个透,青丝间的水晶更是绚烂夺目,加上女子眉目虽不美艳却很清秀,更添了几分小家碧玉的温良气质。

她细白的足腕上系着一串璎珞,行走时便发出清脆的叮铃之声,她从山上匆匆走下来似乎是并未看见蓝曦臣,只将他当成了一个透明人,从他身边如轻捷的山雀般掠过。

 

蓝曦臣的视线随着她行走的方向被越拉越长,他回头看了看那座山,又看了看那女子消失的方向,略一思索后他决定跟在那女子后面看个究竟。

 

可还不等蓝曦臣走几步路,原本还雷声滚滚的天空忽然收敛了疾风骤雨,几乎是一瞬间,万丈金色阳光撕开厚重的乌云,露出了天空本来的颜色。

蓝曦臣抬起头,见天空并非是雨水浸润后的清透颜色,而是万里无云的湛蓝色,根本不像是下过雨的样子,他又回头去看那座山,羊肠小道依然在,但是半山腰的云雾已经不见了,修仙之人耳聪目明,蓝曦臣甚至能看见山顶上一棵高大的榕树,在榕树上系着数不清的红色绸带。

 

振鹭于飞。

 

蓝曦臣看着西方的天空,耳后是一群人逐渐接近的脚步声。

 

那群人边行边有位老者的声音——

“梵婼,我们就送你到这儿了。”

“是。”女子的声音娇俏,想来年纪并不大。

蓝曦臣闻声回首,目光倏然睁大。

 

这便是方才下山的那位女子,但来回不过片刻的功夫,这女子身上丝毫不见雨水沾湿的痕迹不说,就连神情也与方才大相径庭。

而更让他惊疑不定的则是那名长者手上的拐杖——那拐杖上所雕刻的,分明就是那只噬魂兽。

 

“山神守护了我们村庄数千年之久,但也只在五百年前显过一次真身。”老者浑浊的目光带着无限憧憬与庄重望向山顶,干瘪的嘴唇缓缓说道:“这根拐杖便是当年上山祈福的先人根据山神的形象所铸,一代代传下来,却无人再见过山神一面。”

“爷爷您放心,阿婼必定虔诚祈福,山神听见阿婼的声音,一定会显身相见,保护我们村子的。”

“嗯,去吧,别耽误时辰了。”

老人与一同前来的数十人目送少女上了山,这才原路返回。

 

蓝曦臣从始至终都是一个旁观者,将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但脑中却被一个他们之前不曾想到过的事实剧烈冲刷着:“那噬魂兽……居然是山神?”

 

天上,不知何时又飘来了几朵乌云,不一会儿就把天色变成了蓝曦臣刚醒来时看见的模样,一滴滴冰凉的雨水落在他的脸上,狂风将雨丝吹进他的眼里,雷声和闪电交织一片,有细微的铃声由远及近传来,一名白衣少女眼里是掩不住的失望和伤心从蓝曦臣身边匆匆走过,没一会儿就天气放晴万里无云,一群人将少女送到山脚下。

“梵婼,我们就送你到这儿了。”

 

蓝曦臣猛然拔出朔月,清越的剑鸣嗡嗡作响似乎在回应主人的召唤,忽然一只温热的手掌覆在了蓝曦臣的手腕上,另有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脸颊。

“兄长。”

 

睁开眼的瞬间,幻境破碎成细小的砂砾纷纷扬扬落下,蓝曦臣额上细细冒着冷汗,他坐起身子擦了擦脸上的汗,蓝忘机担心地看着兄长,紧抿着双唇一言不发。

 

他俩找了两天两夜却没有找到江澄和魏无羡的踪迹,无意中发现了一间破庙,于是他二人决定稍作休息,等养足了精力再找。

如果今日再找不到,他们便要想办法走出这密林,分别回姑苏和云梦找人来帮忙了。

 

“兄长,你做噩梦了。”蓝忘机递了一壶水给蓝曦臣:“喝些水吧。”

蓝曦臣不意让弟弟担心,勉强收拾好纷杂的心情喝了一口水,将梦中的所见所闻告诉蓝忘机后,说:“如果我梦中所见不虚,那这噬魂兽便不是普通的噬魂兽了。”

“既然是神,又如何会沦落为吃人魂魄的妖兽呢。”蓝忘机坐在兄长身边慢慢抱住自己的膝盖,捡起地上的枯枝扔进火堆中,‘噼啪’声中一时无人说话,只余火花将二人一样的面容笼上了一层微红的光晕,蓝忘机掩住浅色的瞳孔,粉色的嘴唇一动似是有话要说。

“忘机,你很担心魏公子。”蓝曦臣的手轻轻摸上弟弟背后的青丝,一下下顺着丝质般冰凉的头发:“别担心,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嗯。”蓝忘机的半张脸埋在臂弯中,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跳跃的火花:“婴没事,我能感觉到。”

“你与他心意想通,自是知道的。你说他没事,他肯定就安然无恙了。”

蓝忘机微微侧首看着蓝曦臣,然后轻轻合上眼睛似乎是要睡了,蓝曦臣又靠近了一些方便让蓝忘机能在自己身上靠一靠,冷不防却听蓝忘机问:“兄长,你能感觉到吗?”

“什么?”

“江晚……江宗主。”

 

噗通、噗通、噗通。

 

蓝曦臣的心跳声忽然放大,只有他自己晓得自己此刻的感觉竟是心虚大于紧张,脸上却还是那副淡然的表情,带了一点对弟弟的宠溺:“忘机的意思是?”

“兄长对他……”蓝忘机轻轻眨了眨眼睫,慢慢靠近蓝曦臣的身体,将耳朵轻轻贴在了蓝曦臣的胸口上。

蓝忘机似乎是叹了一口气:“兄长,我听见了。”他抬起头,看着蓝曦臣来不及掩饰的闪躲目光:“我看见了。”

“忘机,不可妄言。”

“家规一日不敢忘,只是这两日兄长的种种表现,还有这些日子与莲花坞越走越近……”蓝忘机心中如翻了天般惊骇,蓝曦臣这边也不比蓝忘机好多少,此刻他只想尽快结束这场对话,可是还不等他开口,就听蓝忘机继续说道:“方才兄长在梦中到底梦见了什么?”

蓝曦臣蹙眉,他的确只梦见了告诉蓝忘机的那些内容,难道还有别的?

 

“兄长,你刚才叫了一个人的名字。”

 

蓝曦臣瞳孔骤然缩紧,蓝忘机迫着兄长的视线,一字一顿地道:“兄长起初在梦中,笑着叫了他的名字。”

 

“晚吟。”蓝曦臣自己说出了这两个字,先前慌乱的心忽然平静了下来,仿佛是一艘在大海中漫无目的漂泊的小舟,终于找到了停靠的码头。

 

是的,他想起来了,那个梦……

 

那个他与江澄一同坐在云梦泽的小舟上说话的梦。

梦中的他与江澄面对面坐着,江澄似乎一直在同他说话,笑容是他从未见过的好看,也是他从来没想过会在江澄脸上出现的温柔。

 

“兄长。”蓝忘机见蓝曦臣长久不再说话,心下有些担心,又想起江澄对他与魏婴这段关系的态度,心中又升起了许多为兄长的不值和酸涩,他第一次主动抱住了蓝曦臣,学着兄长的样子摸着他的头发:“随心而活,并无错。”

 

在蓝忘机看不到的角度,蓝曦臣的眼神露出了少见的迷茫和无措,口中却温言安慰道:“放心,我自然明白该怎么做。”

TBC

评论(28)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