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鹡鸰 08

双杰和双璧终于会合了!

其实这一章有些难产,加上我又出去浪了几天导致这么晚才更新,真的很抱歉啊!

拖了这么久,可能大家已经忘了之前的剧情了233333

是我对不起你们,我错了~

那么,就请看文吧~~

PS:曦澄无料同人志,记得去我微博投票哦!

============================

魏无羡看着噬魂兽:“麟疏。”

 

哪怕是江澄,此时此刻也忍不住回头看了魏无羡一眼:“你说什么?”

魏无羡与江澄并肩而立,朝着暂时未见动静的噬魂兽又说了一句:“麟疏是你的名字?”

 

噬魂兽血红的眼睛闪了一下,覆盖于全身的黑色羽毛原本由于攻击而全部膨胀开,如今竟有了收拢的趋势,只是江澄丝毫不敢大意,一手执鞭,一手执剑保持着防御的姿态。

四周的风吹起一股股小旋风,枯叶和焦黑的泥土贴着地面打着旋,诡异而微妙地平衡着两边剑拔弩张的对峙,忽然,呜呜风声中又夹杂了细小的铃声,江澄眉心一跳,腰间银铃似是有感应一般晃了一下,发出了极细微的‘叮叮’之声。

九瓣莲银铃与突兀出现的铃声交汇融合,十几条细长的人影穿过层层薄雾伴随着铃声而来,只让人觉着愈发毛骨悚然,不知一会儿看见的是怎样一张张血肉模糊的凶尸嘴脸。

 

可是当那些人出现在门前的时候,双杰二人不由微愕——这哪是什么凶尸,分明就是他们方才看见的那波人!

 

怎么回事?那些人明明是走在他俩前头的,按理说就算要来,他们也该是从老宅子里出现才对,而不是像现在那样出现在大门前,一副准备进来的模样。

 

魏无羡和江澄不由背脊一阵发凉,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如果那些人他们从来没有进入过这栋宅子,如果他们只是重复地走着之前的那段路……

 

果然,像是要印证他们的想法,那些人一到大门前,才抬脚要进来,不知从哪儿吹来一阵风,他们就跟着周围萦绕的薄雾一样,容貌渐渐变淡,身体变得透明,不一会儿功夫就消失在他俩面前,像是没出现过一样。

他们会去哪儿?是回到之前的那个村子里吗?无人的村中小道上忽然多出了这些人,他们木着脸排着整齐的队伍,一步一步朝着这儿走来,死寂的村中回荡着清脆而幽绝的铃声,像是无常催命的锁链,勒得人喘不过气来。

 

而噬魂兽的身影也随着方才的那一阵风而消失了,周围的雾越来越浓,它血红色的眼睛只在浓雾中如两团鬼火一样忽隐忽现,这妖兽似乎是故意隐蔽了自己的气息,行动速度变得极快且难以捉摸,江澄和魏无羡背靠着背站在原地,一滴冷汗从江澄的眼角滑落,当他看到那双红色的眼睛陡然出现在自己三步以外的距离时,三毒脱手而出朝着随之而来的血盆大口猛地掷去,噬魂兽被三毒逼退又隐身于浓雾之中伺机而动,九瓣莲的银铃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响动,而从远处传来的铃声又一次幽然地传入了他们的耳朵。

 

“救救他,救救麟疏……”

 

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魏无羡的大脑深处阵阵抽痛,他捂住一边的耳朵问:“你先救救我们吧,不然真玩儿不过那个麟疏啊。”

 

许久,那个声音都未再出现,江澄趁着噬魂兽暂停攻击的间隙把他和魏无羡的腰带系在了一块儿,见他不解的眼神,江澄说:“免得一会儿你丢了。你身上应该也有自保的匕首一类吧?若是我等下有什么不测,你就割断腰带自己跑。”

还不等魏无羡开口,那个消失了许久的女声再次出现了,这一次她终于说出了不一样的话:“跟着铃声跑,别回头……”

这个女人的声音只有魏无羡能听见,所以那个铃声也只有魏无羡听得到,他努力在九瓣莲的铃声和那些‘人’身上发出的铃声中分辨着另一个能救他们的声音,江澄则已经第五次带着魏无羡避开噬魂兽凶猛的攻击,他抱着魏无羡腾空翻了个身,双脚刚一落地,还不等他站稳,忽觉腰带一紧,魏无羡已经拉着他没命地往一个方向跑去。

 

“你乱跑什么!这么大的雾……”

“铃声,跟着铃声跑!”魏无羡只听到前方有一个格外清越的铃声如海潮般急促响动,他们现在除了周围的雾气以外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魏无羡一路拉着江澄跑也不知道撞翻了什么,可能是村落里古早的木桶、桌椅板凳,也有可能是一具具焦黑的尸体……

噬魂兽的呼吸声在身后响动的格外明显,它也正在极力追杀这两个胆敢闯入它领地的人,江澄感觉那湿热的气息就喷洒在他耳畔,衣角也偶尔有被扯住的感觉,可是那只紧紧拉着他的手却一刻不曾放松。

江澄的双眼牢牢盯着魏无羡快他半步的身影,红色的发带那么张扬地飞舞着,似乎从很小的时候起,他就一直这样看着魏无羡的背影。

 

铃声在魏无羡的耳中越来越急促,他不知道这样跑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可是他很清楚地知道现在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不仅自己会没命,哪怕是江澄的生命也会受到威胁,可是他已经跑了很久了,莫玄羽的身体自然无法与他原本的身体相比较,灵力差了一大截不说,就是体力也是云泥之别了。

魏无羡的呼吸间带上了一点血腥气,他知道这是自己喉咙里血的味道,小腿酸软的几乎就要跪下,连他自己都无法思考到底是什么支撑着自己要继续跑下去。或许是那个一直在给他希望的铃声,或许是蓝湛,或许是跟在他身后对他的举动没有任何异议的江澄。

不论是哪一种理由,魏无羡都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停下来,更加不能慢下来。噬魂兽离他们很近,江澄还在他身后,若是他慢了下来,那江澄就……

 

思及此,魏无羡低吼了一声,更加快了足下步伐,终于在又跑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一丝微弱的光芒出现在了他们眼前,那光芒似是对魏无羡的鼓励,他拖着几乎无直觉的双腿努力朝那边跑去,从破败的木门门缝中透出的光照越来越强烈,魏无羡身后一把推开那扇门,一道白色身影正站在离他们几步之外的距离,但抹额上的云纹式样已清晰可见,魏无羡终于再也使不上一点力气,浑身虚脱地顺着惯性撞进了蓝忘机的怀里。

而腰带被缠住的江澄也根本来不及解开他俩的腰带,就这么跟着魏无羡一齐撞了上去。

 

蓝忘机的脸都黑的能刮下一层灰了。

 

“咳……咳咳咳咳……二……二哥哥……”魏无羡趴在蓝忘机的身体上根本起不来,江澄在魏无羡的身上撑着两条胳膊,这样才不至于让自己全身的重量都落在已经喘不上气的魏无羡身上,蓝忘机的手不停地拍抚着魏无羡的背脊,江澄腾出一只手笨拙地解着他俩的腰带,心想:我是傻的吗?刚才好好的为啥要和他系在一块儿?!我操,这结我怎么打的,怎么解不开啊!

江澄这边正在手忙脚乱,忽然又是一片雪白衣角出现在他身边,紧接着是另一个人的手抚上了两条系的牢固腰带上:“我来吧。”蓝涣一贯温和的笑容哪怕是面对如此尴尬的场面都不会有一丝破绽,江澄也想快点从魏无羡身上起来,于是干脆地接受了蓝曦臣的好意。

蓝曦臣三两下解开了双杰二人的腰带,江澄忙从魏无羡身上爬起来,而魏无羡则因为体力透支暂时使不上一点儿力气,蓝忘机脸色有些不自然,他正被魏无羡压在身下不得动弹,右手覆在他背脊上为他输送灵力平复体内凌乱的气息,浅色目光淡淡地朝兄长和江澄那儿一瞥,蓝曦臣极其自然地移开了目光,江澄心中那股怪异的感觉又浮了上来,他忍着嘴角的抽搐迅速扭头走开,只看着方才他们冲出来的……那堵墙。

 

蓝曦臣走到江澄身边,刚才事情发生的太快,他看过去的时候已经见到蓝忘机被双杰二人齐齐扑到地上了,但他的确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只是破庙的门并未开启,而他们所处的庙中并没有门。

 

江澄伸手摸上了这堵墙,手指只需要轻轻一碰就能唰唰掉墙灰,可是再如何脆弱破败,这仍旧是一堵墙,变不成门的。这座破庙依山而建,这墙的外面就是一座高山,江澄和魏无羡在浓雾中不知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自己在往哪儿跑,他只是跟着魏无羡不停地跑,偶尔转一个方向,也分不清是往东南西北哪里跑,可是刚才他明明看的清清楚楚,是魏无羡撞开了一扇门他俩才出来的,但是现在眼前的事实又告诉他——刚才他和魏无羡在一座山里跑了许久,又从一堵墙里穿了出来。

 

“这破庙,古怪的很。”江澄回头,看着身后高大的菩萨,菩萨端然坐在莲花宝座之上无喜无悲,掌中宝瓶里的柳枝早不知去向,只半合着眼看着下头的四个人。

魏无羡休息了一会儿,又有蓝忘机灵力的辅助,这会儿已经回过气来,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在这破庙之中竟有些似游魂鬼魅一般让人觉得森冷,他黝黑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江澄身后的那堵墙,声音带着些黯哑:“有东西来了……”

双璧和江澄俱是一惊,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他们感到不安。

 

按理说修仙之人五感灵敏,能感觉到普通人感觉不到的东西,鬼也罢、妖也罢,这些东西的气息都是非常难捕捉的,唯有修仙之人或是天生异能之人才能感觉并与之交流,但是如今却有一样东西他们三人都看不见听不着,独独魏无羡感觉到那东西的存在。

 

“什么东西?”蓝湛警惕地望了眼四周,下意识地把魏无羡抱的更紧了些。

 

魏无羡的视线似乎是在追随着某样东西,在破庙中游荡了片刻后,他的视线落在了蓝忘机的身边,神色却是松乏的:“姑娘,就是你救了我们吧?”

……

“他们都不是恶人,你不必怕。”

……

“既然已经来了,不如我让你现身如何?”魏无羡看了看另外三个人,苦笑:“现在只有我能看见你,也只有我听得到你说话,他们心里肯定以为我疯了呢,才自言自语的。”

……

“那便谢谢姑娘了。”

魏无羡说着就朝无人处点了点头,然后从袖子掏出一张雪白的符篆,咬破手指在上头画下复杂的文字和图形,然后两指握住柔软的符篆念念有词,符篆不一会儿就变得笔直并且从头开始燃烧,魏无羡将符篆放到半空中虚晃了几下,在火焰就要烧到手指的时候他松开了手,任由符篆自由落下,而随着符篆的下落,一名女子纤细的身影也在众人眼中慢慢清晰起来。

 

待女子缓缓抬头之时,蓝曦臣的眼睛也不由地睁大了。

 

“梵婼……姑娘?”

 

是了,那名女子正是蓝曦臣在梦中所见的女子,只是年纪稍长,约莫二十五六上下,她此刻依旧是梦中的装扮,但是头发已经盘成已婚女子才会梳的堕马髻,双目盈盈含泪,将落未落,朝四人重重一拜:“求求各位,救救麟疏吧。”

TBC

评论(27)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