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荡莲舟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

一叶小舟浮于波面轻晃,蟾宫遥映水中,几纹涟漪不成圆,数尾红鲤缓缓摇曳轻盈尾摆。荷风渐起,送来徐徐清甜香气。

江澄起身推开轩窗,望着田田莲叶深处的那枝‘白莲’,不觉嘴角轻笑。

舟上那人似乎还不曾发现自己正被人如此深情地注视着,只专心致志地拨开莲叶摘下一枝莲花抱在怀中,又转首去寻另一枝。

月桂朦胧,向西偏了几分。江澄赤足在水面上轻轻一点,几个起落间稳稳落到了蓝曦臣身边,伸手接过他怀中的几枝莲花,莲蕊香尘拂面,他眸中笑意更甚。

“晚吟怎不多睡会儿?”

“凉月好梦,都睡了两个时辰了。”江澄席地而坐,光裸小腿荡出船外浸入水中,足身修长,足尖清瘦却不干瘪,正好落在一汪月莹之中。

莲叶轻晃,蓝曦臣坐在江澄身边看着他比莲瓣大不了多少的脸庞,心下升出无限爱怜,不禁伸手撩开垂在他鬓边的碎发,只看着他笑。

“你在看什么?”

“美人。”

不论两人经历过多少岁月,江澄总是对于蓝曦臣突如其来的‘不要脸’习惯不起来,白净的脸庞浅浅地晕上了一层薄粉,故意作出一副凶样:“不可妄言!家训都忘了?”

“身为家主,家训是一日不敢忘的。若说妄言,那晚吟可真是冤枉涣了。”

“又胡说八道。”江澄别过脸,露出一片清凉肌肤,脖间两枚红痕像是女子脸上薄薄化开的胭脂,在夏夜里晕出无边春意。

“秀色粉绝世。”蓝曦臣拉起江澄的手,在指尖上轻轻一啄:“馨香谁为传?”

江澄这下连手指都红了,下意识地抱紧宿蕊拿眼角偷偷觑着蓝曦臣的神色,心跳渐乱。

蛙声作管弦,忽地有一条红鲤跃出水面,发出‘噗通’一声轻响。

“晚吟理理我罢。”

“你怎么想起采莲了?”江澄正了正神色,故意不去理会他的别有用心。蓝曦臣看出他心中所想,也从善如流,道:“今日来的时候听绛唇姑娘念叨‘宗主房中用来插瓶的莲花不够新鲜了’,所以涣便自告奋勇来为宗主采莲了,宗主看看可还满意?”

“哼……尚可。”

池塘深处,一只青蛙坐在一片绿云上,忽然传来幽微的破水之声,它警觉地跃入水中,游远后才探出脑袋看着一叶扁舟上的两个人。

“天气渐热,既然来了便摘些莲叶回去,明日叫她们熬莲叶羹来吃,也好解暑。”说话之人手腕往塘中一晃就摘下一片鲜嫩的莲叶,白衣人也效仿他的动作,两指轻轻捏住叶茎掐了一叶下来,与旁边的莲花放在一道。

“说来,我还没吃过莲叶羹,那是什么?”

“小时候,我一到夏天便滞夏吃不下东西,阿姐翻阅了许多食谱做了一道莲叶羹,我也只有吃这个最香甜了。”江澄又摘下一片嫩叶,嘬了口中央的叶露,滴到蓝曦臣唇边问:“好甜,你喝吗?”

蓝曦臣握住他的手腕低下头,将露水饮尽后方笑道:“果然甜,还有丝清苦之味,沁人心脾。”

“你每日在莲花坞饮的茶,便是用这水冲泡的,这在别的地方可喝不到呢。”

“难怪每每在莲花坞喝的茶水总是格外磬香呢,晚吟好心思。”

“我哪有这闲情雅致,不过是丫头们终日闲闲无事想出来的玩意儿罢了。”话虽如此,江澄的嘴角还是忍不住漾开些许得色,他又摘了几片后便踩水玩儿了,又指挥蓝曦臣去采着片采那枝的,俨然一副公子做派。

不一会儿,船的另一头就堆满了嫩叶和数枝娇艳欲滴的莲花。江澄似是很满意今天的收成,他拍了拍身旁,朝蓝曦臣道:“辛苦泽芜君了,坐吧。”

蓝曦臣坐下后直接倒在江澄的大腿上,看着他微微瞪大的双眸轻笑:“晚吟,莲叶羹可是在粥里放入莲叶熬煮?”

江澄摇头,手掌轻抚蓝曦臣光洁的额头,眼里盛满柔情:“不过是拧了新鲜莲叶的汁水进汤里,功夫还得下在汤头上。”

“哦?何解?”

“为着解暑,汤是取的二十年以上的甲鱼熬的,里面的鱼丸则是墨鱼做的,揉鱼肉的时候再加少许磨碎的莲叶进去,吃着不但解腻,还有了清香。”

“真好。”蓝曦臣微微侧了侧身子,轻声道:“听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你别看厨房里的张大娘膀大腰圆的,做起东西来可精细呢。其实这道菜是极费时的,阿姐当年也是天不亮就进厨房,没有两、三个时辰可出不来。”江澄又说:“莲花坞的传统是以四季应时花卉做吃食,做法千变万化,可随季节的改变而改善,这一点倒和云深不知处很像。”

“嗯……”

莲舟轻轻荡,江澄的声音推着夏夜的清凉。

“阳春时节就摘了樱花腌渍做小菜,采桃花熬粥,丫头们还会用蜜蜡把迎春花的花瓣封住做耳坠。到了三夏呢就熬莲叶羹,或者用冰糖裹了莲子做小点心吃。白藏吃的就更多的,桂花酒、桂花牛肉、桂花糕,你可还记得你去年过来吃蟹时的蘸料里也放了桂花进去。冬辰就收集腊梅上的雪水,等来年三夏就用它做冰吃,到了晚上张大娘还会做羊肉锅,放许多许多辣椒,你肯定吃不惯。”江澄如数家珍般把自己最爱吃的东西一一列举出来,他说到高兴处,还问:“冰糖莲子你没吃过吧?上个月她们做了不少,明日应该可以吃了,你……咦?”

江澄忽然噤声,他怔了会儿后忽然莞尔,指尖轻轻戳着蓝曦臣的脸颊小声地自言自语:“竟然睡着了?真是岂有此理,明天不给你糖吃了。”

蓝曦臣的睡颜宁静而乖巧,粉红的唇瓣微张,英气的眉毛舒适地平展,衬得他面容如玉,愈加白净无瑕。

“真是的,累了就和我一起睡好啦,非出来做夜猫子。”江澄转而摸向他的耳垂轻轻拉扯,蓝曦臣似是在睡梦中就要醒来,江澄忙松手拍拍他的胸口,不自觉地带上了多年前哄幼儿金凌时的口吻:“乖了乖了,睡吧。”

“晚吟……”

“我在呢,你睡吧。”江澄握住蓝曦臣在身畔摸索的手掌,将其平稳地放在腰腹上,两手交握,看着这张已经看了数年的脸。

正当江澄在回忆他们这些年的点点滴滴之时,蓝曦臣又咕哝了:“晚吟……我还想要……”

……

江澄想到今日那场近乎疯狂的痴缠,还有自己哭喊出来的求饶声,本以为任着他胡闹了这许久总该够了,谁曾想这人居然在梦中还……!

“蓝曦臣,你!”江澄抓住他的衣袖就把他往船下掀,可是目光触及塞满了半艘船的莲叶和莲花,他又心软了——这人一定是将他安置妥当后就出来采莲了。

生龙活虎的是他,如今这般‘弱不禁风’的还是他,这人反正总是占尽便宜的。

江澄重重地叹了口气,抚平他衣袖上的皱褶,缓缓低下头衔住那片唇。

静影摇波月,寒香映水风。

待再抬头时,他眸子里写满了浓的化不开的情意,偏又要说些不客气的话,“日后若还有像今日这般乱来,我就打断你的腿。”

“好。”

“你!蓝曦臣你装睡!”江澄瞪圆了眼睛就要把蓝曦臣往水里踹,奈何那人占了位置上的优势,一翻身就把他压了下去,只听得舟上传来几声暧昧的呜咽,片刻后安静了下来。蓝曦臣静静地望着身下被亲软了一身炸毛的人,亲吻着他耳后细软的皮肤轻叹:“一次就好,绝不乱来。”

“我不……啊……!”

夜还长,月正中天,漾开莲花坞层层不绝的涟漪。

THE END

评论(25)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