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天竺即事 01

为庆祝《雨霖铃》完结,为庆祝‘曦澄’再次上热搜榜,特开甜死人不偿命的新坑一篇!!

时间线:直男时期,可接在《鹡鸰》之后食用。

甜!甜!!甜!!!可甜死个人了!!!!!!

以下正文——

江澄坐在藕塘旁捧着一盏热乎乎的菊花茶,喝一口,舒爽地呼出一口带着白雾的热气。他把那热气看作薄云,轻轻晃着头颅把西垂的金乌围作一圈,这般又玩了几次他自己也觉得幼稚好笑,又身旁的果盘里摸了个甜枣吃,看着淡金色的光芒笼罩在莲花坞的湖面上,恬静而温暖。

“宗主今日好清闲。”绛唇一身浅水绿绣云雁如意裙,腰系一根鹅黄丝绦,一双软缎绣花鞋,梳桃心髻,戴一支应季的玳瑁菊花簪,再在耳畔别了一朵秋海棠绢花,整个人行动间如浮在秋水中明艳活泼,手腕上是一只成色上佳的翠玉镯子,更衬得她肤色白嫩。

她托着一叠盛满鲜果的果盘放到江澄身边,水葱似的指甲利落地剥着新鲜的桔子,掰下一瓣送到江澄嘴边:“千里加急送来的,宗主快尝尝。”

江澄张嘴含住果实,眯着眼笑道:“好甜,你也尝一个。”

绛唇闻言,又剥下一瓣往嘴里送去,刚一入口就皱起一张俏脸,吐又吐不出来,情急之下拿起江澄放在一旁的茶水灌进嘴里,好容易压下那股味道,她跺脚娇嗔:“宗主欺负人!明知道人家吃不了酸的!”

“哈哈哈哈,现在知道我刚才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忍着不吐的吧?”他执起茶盏朝绛唇一扬:“再倒些水来,可酸死我了。”

主仆二人共饮一盏茶,并肩坐在亭子里看着金秋日落,吃着时令鲜果,只是那桔子却是再没人碰了。

“好容易把秋收的事儿提前结了,倒有些无聊了。”江澄摸了个大青枣,咬下一个半圆形的弧度。

“那不如出门夜猎?”

“近日各家都在带小辈出去历练,我就不去凑热闹了。而且也没听说最近有什么厉害的东西,犯不着和他们去争。”

“那……”绛唇食指轻轻点着下巴,“宗主不如和泽芜君出去游历一番?”

江澄一愣,旋即笑了,支着下颚颇具玩味地看着绛唇:“怎的突然想到他?上个月你俩不是才见过?”

绛唇只微一错愕,哪里又有不明白的道理,她涨红了粉面站起身来,拳头轻轻垂在宗主身上:“哎呀!人家是正经的替你想法子打发日子呢,你想哪儿去了?”

“那你怎的偏偏想到他呀?怎么不是金宗主,怎么不是江忠,怎么不是我自个儿?”

绛唇撇了撇嘴,也不知该说自家宗主迟钝好还是喜欢装傻好,心道这人怎么没发现自己在见到泽芜君的时候总是格外高兴些?这些日子以来他自己总是有意无意提起‘蓝曦臣’三个字他难道自己都不晓得?

江澄见她不说话,只以为她还在跟自己闹别扭,于是又推了推她,“说啊,你莫不是真看上泽芜君了?”

“他这般高山仰止的人物,将来必定是和哪位高门嫡女成婚的,哪是我能高攀得上的呀。”她伸手推开江澄的手,“不说了,您啊,就在这儿自己个儿闷着吧。”绛唇理了理衣裳,临走前还不忘拿走一整盘鲜果,朝江澄皱了皱鼻子:“那酸死人的桔子便是泽芜君派人送来的,还让人带了话。”

江澄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很快又隐了下去,做出一副嫌弃的模样,瞥了一眼那卖相极好的桔子,道:“他们蓝家人的舌头是不是都有问题?亏得送给了我,若是送给别的世家,可真是要把脸都丢尽了。”他装模作样地饮了一口茶,起身掸了掸常服广袖,眉目淡然隐隐一股高华姿态:“他说什么?”

绛唇清了把嗓子,模仿着蓝曦臣的语气道:“‘请代为转告晚吟,我处理完族中事务,今日酉时便来拜访。’”大丫鬟扶了扶鬓边簪花:“想来现在已经在莲花坞客厅了吧。”

“你、你怎么不早说!这般没规矩,我真是太宠着你了!”江澄话未说完人已跑远,绛唇掩嘴一笑,朝着那抹正紫色的背影喊道:“奴婢记错啦,泽芜君说的是今日酉时末呢。”

然后,她不出意外地看到了自家宗主的身子重重歪了一下。

酉时末,蓝曦臣准时出现在莲花坞外,门生见人来了立刻前去通传。江澄就在会客厅不远处闲逛,是以蓝曦臣刚捧上热茶他便来了。

“怎么云深不知处这般空闲吗?宗主隔三差五就往我莲花坞跑。”话虽不客气,但说者脸上故作冷漠的表情和眼底藏不住的笑意却形成了强烈对比,蓝曦臣想装作看不见都难。只是他知道江澄这人一向脸皮薄,又是极要面子的,于是也体贴地假装没发现,只带着温柔浅笑:“云深不知处可没有莲花坞这么好的茶,蓝某一时贪图口腹之欲,忍不住便来了,多谢江宗主赏的茶。”说着,他轻轻掠去茶水上的浮沫抿了一口,赞道:“菊花、松针便也罢了,只这夏日日出前荷叶上的露珠最是难得了,也只有莲花坞里才有此等佳品。”

“你倒会溜须拍马。”江澄撩袍坐于紫檀雕花椅上,扔了一枚果子过去:“尝尝,你家今早送来的。”

蓝曦臣单手接住桔子,边剥边说:“这是山下村民今年刚培育出来的新种,说是味道格外别致让人回味无穷,族中一名女修吃过后连赞‘好吃’,我便忙不迭让人给你送来了。”

“你没吃过?”

“当时正有要事需处理,还来不及吃。想着到你这儿也一样能吃的。”他朝江澄晃了晃手里的桔子:“可不是有得吃了?”

“你可给族人留下了?”

蓝曦臣停了要往嘴里送桔子的手,一双眼睛也亮亮的:“留了几框了,想来这会儿该吃上了吧?”

江澄点点头,扬手示意他也快吃。蓝曦臣笑盈盈地把桔子送进嘴里,笑容在一瞬间凝滞了。他嚼都不敢多嚼两下,一瓣不算小的桔子就这么囫囵吞进了肚子,眼角泛着水光,一脸的一言难尽之色,口中吸溜吸溜的发出声响:“嘶——好酸,好酸……嘶——!”

江澄看他这幅样子,自己也不觉两颊发酸,作势饮了一口茶水,道:“你家那位女修怕不是对‘好吃’有什么误解?”

蓝曦臣微微弯着腰,捂住两颊,泪光涟涟,吸溜着口水道:“她……身怀有孕,嘶——”

江澄额角一抽,心中飘过两个大字:我靠……

待续…

评论(60)

热度(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