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蓝氏双璧CP】一醉姑苏 2(快上车,没时间解释了!)

嘟嘟嘟——要发车啦~~~

===========正文===========

兰花的清幽香气浮动在空气中,蓝曦臣打了一盆热水来给蓝忘机擦脸,他缴干了布巾走到蓝忘机面前,伸手却不知该怎么动了。

这个弟弟从小就极度自立,蓝家这么复杂的校服他都只看人穿了一次便会自己动手穿了,所以莫说照顾了,蓝曦臣从小到大根本就没有操心过蓝忘机的任何事情,洗脸这种就更不必说了。

年轻的蓝宗主叹了口气,温热的布巾碰上了蓝忘机的脸庞,蓝曦臣下手极轻,擦掉了他脸颊上刚才翻找东西时沾染上的一点点灰尘,蓝曦臣道:“闭眼。”

蓝忘机听话地闭上了眼睛,布巾擦过他眼睑的时候,薄薄的眼睑下眼球微微一动,蓝曦臣笑了笑,看着这张和自己一般无二的脸孔此刻却乖顺静默,心下一片柔软,隐秘的地方又冒出了一点点的酸气,这股滋味来的莫名其妙又不易察觉,蓝曦臣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转身端起水盆,打算给他重新换了水来擦身。

 

“还会脱衣服吗?”蓝曦臣将新换来的水放下,蓝忘机闻言点了点头,动手解开腰带,一层层脱去繁复的校服,蓝曦臣看着弟弟那具原本完美的身体此刻却布满伤痕,叹了今晚不知第几口气,拧了布巾替他擦身,淡淡的酒香味从年轻的身体深处幽然飘出,蓝曦臣鼻子耸了一下,手上动作不停,避开他的伤处替亲弟擦身。

 

待一切侍弄妥当,蓝曦臣翻出一件自己的中衣给蓝忘机换上,他俩身量相当,蓝忘机穿起来正合适。

 

“夜深了,睡吧。”蓝忘机这一闹腾,足足弄了两个半时辰,蓝曦臣扶蓝忘机躺下,熄了灯,两人并排睡在一张榻上,原本只有兰花香气的寒室,此刻因为多了一个人的缘故,混着幽幽酒香,本该十分困倦的蓝曦臣睁大眼睛看着头顶房梁,怎么也睡不着了。

身旁的蓝忘机一动不动的和兄长保持着相同的动作,蓝曦臣以为他已经睡着了,转头望过去,却见蓝忘机也和自己一样瞪着眼睛在看房梁发呆,他担心弟弟,于是侧过身面对着他,道:“怎么还不睡?”

蓝忘机不理他,只睁着眼睛朝上头看,蓝曦臣伸手盖上他的眼睛,道:“快睡了,你喝了这么多酒,明天叔父可要罚你了。”

蓝忘机只呆呆看着上面的房梁,蓝曦臣有些担心他的身体,刚要搭上弟弟的手腕替他把脉,却见一道泪光飞快滑下他的眼角,没入鬓发。

 

蓝曦臣愣住了,他的手在半空中顿住,记忆中的弟弟从来没有流过一滴眼泪,而就在此地,就在刚才……蓝曦臣原本想要去握他手腕的指尖微不可见的瑟缩了一下,然后大拇指轻轻抚摸了蓝忘机的脸颊,拂去滚烫的泪痕。

“好烫……忘机你可有哪儿难受?”蓝曦臣连忙翻身起来,他跪坐在蓝忘机身侧,蓝忘机的眼睛眨了眨,又是一颗泪珠落下,这下蓝曦臣是彻底慌了,他伸手又去探蓝忘机的额头,果然滚烫一片,连脸颊都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这儿……”蓝忘机突然出声了,蓝曦臣‘嗯?’了一声,像是不解他为何突然说这话,随后他的视线下移,就看到弟弟在黑夜中都显得过白的手指抚着心脏的部位,低声道:“这儿……难受。”

 

短短四个字,蓝忘机说的很轻,蓝曦臣却是心头重重一沉,他知道弟弟不喜欢和人亲密接触,自己也没有与人过密接触的习惯,但是今晚他看见这样的蓝忘机,蓝曦臣的内心前所未有的酸痛、柔软起来,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俯下身子抱住了亲弟尚未完全长成的身体,滚烫的体温隔着薄薄的布料传递过来,蓝忘机的心跳很快,呼吸很烫,哭声……很轻。

 

“忘机,难受就哭出来,这儿除了我,没有其他人。”

 

蓝忘机眼前模糊一片,不知是夜色太浓,还是醉酒所致,他看不清眼前的人,耳朵里听到的声音也如同隔了一层棉花似的,似真似幻,他此时浑身滚烫,一个微凉的肌肤贴在自己颈间,让人很舒服,他的口很渴,那肌肤就好像水一般清凉,只想让自己再靠近一些,再多得到一些,于是他循着本能张开唇贴上了那层沁凉的皮肤,轻轻吸吮起来。

 

蓝曦臣一愣,随后脑海里就像是迸出了无数烟花,耳中轰的一声,眼前一片金光乱闪,他下意识的要起身离开,谁知蓝忘机的手已经不知何时拦住了他的腰,此刻察觉到身上的人有要逃跑的企图,于是猛地收紧了手上的力道,蓝曦臣竟一时挣脱不得了。

评论(8)

热度(202)

  1. Hero.☆萝卜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