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温逐流个人】花雕 01

@别开枪我真的是个小号 你说过你会和我共同承担的~所以在姑娘们要抽我的时候,请你务必挡在我面前!!!!!

*时间紧凑,今天只写了这么点,不过你们相信我,会很短的。

*排雷时间:温逐流第一人称视角。温逐流单向虞紫鸢,然后单向江澄澄。

*安抚时间:江澄澄守身如玉,没有你们害怕的那种情节【嗯?我好像听到有人说其实有点期待那种情节???

*其实这就是个找替身的梗……

*这篇文,你们可以边雷边看,边看边骂,边骂边笑,边笑边雷……很爽的,相信我,这就是雷文的最高境界= =+

==================

又是一年木芙蓉盛开的季节。

我跟着那个脸上有痣的女人来到江家大门前,看着她趾高气扬地点评着莲花坞的一草一木,我的目光却无暇分给这肤浅的女人,而是牢牢盯着她。

 

‘紫蜘蛛’虞紫鸢,当年眉山上她一鞭抽散了食人花妖的躯体,脸上带着高傲不可一世的笑容,她穿着干练的紫色武袍,尚未长成的少女身段已初见玲珑,一条黑亮长辫自右肩垂下,用和衣服同样颜色的绸带牢牢绑住,右手插腰冷冷一笑:“你就是‘化丹手’赵逐流?区区食人花妖都降服不了,看来外头对你的传言也是言过其实了。”

我的脸上仍旧是阴郁的样子,甚至是带了些憎恨的。若不是我的金丹在修习化丹之术时因为日积月累的反噬而有损,这百年食人花妖又怎是我的对手?我也不至于被一个少女这般嘲笑。

“喂,你的腿受伤了。” 虞紫鸢终于看见了我小腿上的三个血窟窿,她不耐地撇嘴,说了句‘真麻烦’后转身就走,呵,我就知道自己是个累赘,当年的师兄弟是这么看我的,如今一个小姑娘也是这么看我的。

 

这也是为何我会修习化丹术的缘由——

我要让所有看不起我的人,统统都尝到失去金丹的滋味。

 

这滋味我的师兄弟们尝过,我的师傅也尝过了,如今,我想让这不可一世的小姑娘也尝尝。

 

“呶,给你。”突如其来的一捧草药扔到了我面前,我抬头看着那张明艳的俏脸,一时间竟不知该做什么。

“你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虞紫鸢干脆把草药塞进了我怀里:“这是止血的草药,你不认得?”

“认得……”

“原来你会说话啊,我以为你哑了呢。”

 

我没有哑,只是已经很久没有人和我说话了,已经很久……很久了……

久到我以为自己真的会变成哑巴。

 

“你既然认得这些草药就该知道它们怎么用了,快些止血吧。”

“谢……谢谢。”

虞紫鸢回头看了我一眼,当时我失血过多视线已然模糊,却能清晰地看见了她唇角边的笑容。

不是嘲讽,不是冷傲,而是一个真正的笑:“不用谢。”

 

后来,我被救了。

被一个我绝对想不到的人救了。

 

温若寒道我是今世少有的人才,可惜这化丹之术太过损耗修炼者的金丹,若是长此以往下去,怕是早晚为自己所害。

不过,他告诉了我一个妙宗:“赵先生为何不将这术法加以改进?若是能一边化去对方金丹,一边将那金丹收为己用,岂不是两全其美之法?”

我的眼睛下是浓重的乌黑,金丹灵力从体内流逝的痛苦日益明显,我也过够了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只是要研习这种术法,光靠说是不行的,还得有人来协助我才行。

谁呢?找谁呢?哪儿有这么多的人来给我研习呢?

“赵先生若不嫌弃,不妨就在温某人这里住下,至于能助你成功的人嘛……哈哈哈哈,赵先生不必担心。”温若寒带我走下一道长长的阶梯,地下水牢阴寒无比,从四面八方传来哀嚎声和求饶声,他指了指其中一名被绑在水中苦熬的青年,道:“此牢内之人,任君使用。”

 

这样,我便活命有望了……

 

当我的手伸向那青年的时候,我的心前所未有的激动,金丹融化的手感是这么的美妙,我体内也已经许久没有体会到灵力充沛的感觉了,这一切都让我如此贪恋,如此沉迷,不可自拔。

 

温若寒告诉我,他会让我变强,让我名扬天下,让我成为仅次于他的高手,只要我愿意效忠他。

我看着温若寒,又看了一眼那名浑身冰冷的青年,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死不瞑目的样子是那么可怜,又可笑。

曾经的我也差点就变成他那样的下场,若不是我修习了化丹之术,若不是我先下手杀了那些师兄弟,若不是我快师傅一步化去了他的金丹。

 

若不是我那一日遇见了虞紫鸢,若没有那捧止血的草药……

 

“我会名扬天下?”

“是。”

“我会让天下名士拜服在我的脚下?”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我会得到我想拥有的一切?”

“只要你想。”

 

等到了那一天,我这被逐出师门的弃子,是否就有资格与眉山虞氏的女儿并肩而立了呢?将那抹骄傲的紫色拢在怀里,握在掌心,再不让她离开。

若是她要走……我便……

 

我便如何?我还没想好。

 

但是我知道,此刻只有效忠温若寒,我才能想以后的事情。

 

“温宗主对赵某人恩重如山如同再生父母,从今日起世上再无赵逐流,恳请宗主允许我改为温姓,温逐流愿意唯有誓死效忠宗主。”我屈膝跪在地上,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他身上的太阳纹殷红如血,覆没了我全部的视线。

TBC

==================

打上了这些TAG的时候,我其实有点方QAQ

评论(22)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