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温逐流个人】花雕 03(完结)

*注意事项见本文第一章节。

*文中会出现一些令人不愉悦的形容词,但是请相信我,这真的只是剧情需要!我也不愿意用这种词来形容虞夫人!真的……请相信我【给虞夫人的棺材板跪下了!

*请相信我,我不是变态= =

==============

血的味道,绝望的味道,死的味道。

阴暗的房内,一名少年被人押着双臂送到我面前,他目光锐利如剑,冲着我破口大骂,可是我无所谓。

他愿意骂我就骂。他愿意打我,我便让他打。

 

因为我的鸢儿回来了。

 

我原以为此生再也不能见到鸢儿,她的身体是冰冷的,她的嘴角凝结着暗红色的血迹,她不能再站起来了,她死了。

鸢儿……死了……

被那名修士杀死了。

 

我活活撕烂了那名修士的咽喉,把他的脖子撕碎,把他握剑的手踩烂。鸢儿你看呐,我为你报仇了,你为什么……再不看我一眼?

鸢儿,来,我扶你……

可是,无论我怎么去扶她,她都很快的瘫软下去。

我看着毫无生气的鸢儿,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撕心裂肺’。

 

难道我又要过那种日子了吗?那种想念你却无法触碰你的日子……我过够了,我真的受够了这样的日子。

 

“大人,姓江的小子抓住了,那个姓魏的……跑了。”

“把那个野种带进来。”

 

鸢儿,你快睁开眼呐,你的儿子就要被我杀了,你还不救他吗?

 

那个名叫江晚吟的野种,我会把他身上的肉一点一点割下来,鸢儿也无所谓了吗?

 

“放开我!你们这群猪狗不如的东西,放开我!”少年的声音突然顿住了,随后便是更激烈的怒吼:“温逐流!!你放开我阿娘——!!”

“鸢儿……”我眼前出现了一道光,前所未有的明亮,那道光就像是穿透了浓雾的手,一把扼住了我的喉咙,让我几乎不能呼吸,却是那样的愉悦。

“鸢儿!”我摸上了‘她’的脸,是热的,我看到了‘她’的胸膛,是有起伏的……‘她’还在呼吸,‘她’还站着……我的鸢儿活过来了!

 

“温逐流,你是不是傻了?这小子可是男的。”温晁的话如雷贯耳,打破了我方才眼前的一片迷雾,少年特有的嗓音不停地咒骂着我,咒骂着温家人,他连踢带打的要挣脱出那两名押着他的修士:“温狗,你们就只配活在臭水沟里,温逐流你就是个蛆虫!别碰我阿娘!!!”

“这小子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温晁潮腻的笑声在这样的环境里显得尤为阴森,他从一人手中拿过一条戒鞭,二话不说就抽了上去。

我看着那条戒鞭在江晚吟的身上留下了狰狞的伤口,他痛的厉声惨叫,却不肯求饶,还不等那阵疼痛过去便又挣扎着要扑上去,像是濒死的野兽。

 

“温逐流,你看你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呢。”王灵娇的脸还肿着,指印隐约可见,可是唇角却已经带上了甜美的笑容,她腻在温晁身边耳语了几句,又做作地装出一副害羞的模样。

真是让人恶心透顶。

温晁捏了捏她的下巴,朝她嘴上啃了一口,对我说:“温逐流,这小子现在还不能给你,他可是曾经对我大不敬的,他娘亲也打了我的娇娇,少不得我要给他点教训。”

 

……

“是。”

“嗯,你先出去吧,等我替你‘调教’好了这小子,你再慢慢玩儿。”温晁拦着王灵娇走到我面前,一张油腻的俊脸拉扯出一个油腻的笑容:“你呀你,女人也玩儿,男人也玩儿,死人也要玩儿,你也不嫌恶心?”

我压根咬的发酸,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是的,我没有办法,谁让这人是温若寒的儿子。

我不能杀他,哪怕他这样折辱我对鸢儿的感情……哪怕他想要伤害我的‘鸢儿’。

 

“温晁你个畜牲!你们姓温的都不是人——!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哎呦~好凶哦……可吓死奴家了呢。”

“娇娇别怕。来人啊,把他给我吊起来。啊啊——!!”

突然紫光一闪,温晁狼狈地往地上一摔,堪堪躲过紫电突然发动的攻击,他气急败坏地从地上爬起来,推开过来扶他的王灵娇,指着我的鼻子暴跳如雷:“你怎么做事的?看到这张长得和那老贱货一样的脸就没魂儿了么?!居然还让他留着灵器在手上!!我告诉你,我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爹饶不了你!!”

 

我面无表情地走到江晚吟面前,他右手上的紫电鞭身细长,但是明显灵力不足,只能使出鸢儿五成的力道来,于是我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制住了他的右手,强行掰直了他的手指,将紫电从他食指上取了下来。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家的东西!这是我娘的……温逐流,温逐流你……啊!!”

 

温晁见江晚吟没有灵器傍身立刻胆子就大了起来,他一脚踹中了江晚吟的腹部,把他生生踹的呕了一口血,然后他朝我伸出手,命令道:“把这东西给我,这是我们温家的。”

 

不,这是鸢儿的……

 

我攥紧了紫电看着温晁,他对于我的无动于衷非常愤怒,声音又拔高了一截:“拿来!”

 

“不许……不许碰我家的东西……温狗!!!”

 

我回头看了一眼‘鸢儿’,还是把紫电交给了温晁。

‘鸢儿’,我不是不在乎你了,而是因为那人是温若寒的儿子,我奉命必须护着他。我也不喜欢他,所以你放心,我一定会找机会把紫电拿回来,亲自送到你面前的。

你……别哭。

 

“你滚吧,这小子还不够听话,我和娇娇要亲自调教他了。”温晁把紫电随手往桌上一放,看也不看我一眼,挥了挥手让我退下。

我一步一回头地退出了有鸢儿在的房间,可是我舍不得离‘他’太远,至少让我能听见‘她’的声音,至少让我稍微……再靠近‘她’一点。

 

“来,娇娇,这是特制的软鞭,沾上水后抽到人身上,那声响,那力道,可漂亮了。”

“人家害怕嘛~你看他眼睛这么凶,和他那凶巴巴的老娘一个德行。”

“所以他老娘不讨人喜欢呀,我早说了,女人还是要像我们娇娇一样乖巧体贴才好嘛。来,我握着你的手抽他,你就不怕了。”

“你好坏哦~那老女人的尸体还在旁边呢,这样可不太好吧?”

“谁让她欺负我的娇娇呢?她活着的时候看不到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被打,我就让她死了也不安生。”

“呵呵呵……”

 

十鞭,十声惨叫,十句怒骂,‘鸢儿’的声音越来越低,到后来连呼吸声都断断续续的让人听不清楚,我很担心‘鸢儿’出事,所以透过门缝偷偷往里瞧,只见‘她’的身体呈‘大’字型被人吊在半空中,鲜血滴滴答答地往地上流,已经在地上积成了一滩不小的血潭,我很担心‘她’又会离我而去,正想要冲进去的时候,王灵娇住手了。

 

“他死了吧?”

“没呢,晕过去了。你看他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可给你出气了吧?”

“嗯~还是你对奴家最好了。那接下来呢?让温逐流进来收拾他?”

“哈哈哈哈!好好好,让他进来吧,他不是就好这口吗?而且还长的这么像。”

温晁扬声叫我的名字,我几乎立刻就跑到了他的身边,双目死死盯着王灵娇手上那条带着血肉的软鞭,真恨不得能把这女人也吊起来狠狠抽一顿。

“这江家长子我替你调教好了,你慢慢玩儿吧。”温晁的目光在‘鸢儿’的脸上荡了一圈,露出了既下流又厌恶的神情,搂着王灵娇出去了。

在跨出大门之前,他又回头对我说:“悠着点儿,难得这么像呢,呵……”

 

终于,房内只剩下我和‘鸢儿’了。我抑制不住心中澎湃的感情,捧着‘她’的脸细细查看,幸好脸上没伤着……要是伤到了脸,笑起来就不好看了。

“鸢儿。”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鸢儿,醒醒。”

“温……逐流……?”

“是我,你还记得我!”

“温狗……畜牲……你们一定不……得好死……唔咳咳——!”

“鸢儿,我不是不想救你,我这就替你报仇!”

“畜牲,别……别叫我阿娘的名字……脏了她的……耳朵……”

 

阿娘?我的鸢儿果然是气的太重,都神志不清了呢。

 

“你别气,我这就替你报仇……你身上有几道伤,我就替你杀几个姓温的,你等着!”

 

不一会儿,我就叫了十几个温姓的低阶修士进来,他们到房内的时候表情很奇怪,地上那女人的尸体被随意扔到了一旁,鸢儿垂着头有气无力地说着什么,我想他大概是催促我快些动手吧。可是鸢儿,你不抬起头来,怎么能看见我替你报仇呢?

 

“鸢儿,你看。”我叫了‘她’的名字,‘她’浑浑噩噩地抬起头,鲜血糊住了他的眼睛,我忙用手替‘她’擦干净,然后攥着一个修士的脖子提到‘她’面前,紧接着‘咔嚓’一声,那修士连吭都不吭一声,就歪着脖子软成了一滩烂泥。

鸢儿的眼睛里终于有了神采,‘她’应该是很高兴的,高兴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呢。

 

“这儿有这么多你恨的温狗,你说你想他们怎么死?”

我对那些求饶声充耳不闻,只一遍遍抚摸着‘鸢儿’颤抖的身体柔声问。

“不……”

“是像这样穿心而死?”我掏出了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献给‘她’。

“住手……”

“还是像这样爆头而亡?”我两手食指用力,插进了一个人的太阳穴中,搅动着柔软的大脑,看着那名修士翻着白眼抽搐。

“温逐流,你疯了……”

“都不喜欢?那我吸走他们的金丹给你看如何?”

“不要……”

“他们的金丹都不好,我刚才吸走了一个女人的金丹,又醇厚又甘甜。”我一指墙角的女尸,道:“就是她的。”

“温逐流!!我要把你挫骨扬灰!!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们所有人——!!”鸢儿突然爆发出了一声激烈的哭喊声,这声音很熟悉,好像在哪儿听到过一样。

 

“阿娘——!!阿娘——!!!!啊啊啊——!”

 

我在‘她’面前杀光了所有的修士以祈求‘她’的原谅,房间内成了真正的血池地狱,鲜血踩在脚底,濡湿了我的鞋袜,鸢儿哭喊的嗓子都哑了,‘她’拒绝我的抚摸,拒绝我的声音,拒绝我给予的一切,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鸢儿,你到底怎么了?”

“温逐流你别碰我!别碰我……你太恶心了,全天下没有比你更恶心的了!你别碰我——!!”

 

我恶心?

我看着自己满手的鲜血,看着鸢儿脸上的血印,无措地将血朝自己身上擦了擦,却是怎么都擦不干净。是了,鸢儿最爱干净了,‘她’一定不喜欢我这样的。

“鸢儿,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

“呸!!”一口唾沫正中我的眉心,我愣住了,抬头看着鸢儿的眼睛,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厌恶,看到了恐惧,看到了愤怒,却惟独看不到我。

 

没有我,鸢儿的眼里,没有我……

 

我的手贴上了鸢儿的小腹,他开始剧烈挣扎,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涌出了一股股血水,他声嘶力竭地大叫:“温逐流!你杀了我!你杀了我!!我要变成厉鬼凶尸杀光你们所有人……别碰我!!”

 

我怎么舍得杀了你?我怎么能够容忍自己伤害你?我的傻鸢儿啊……

 

“鸢儿别怕,一点儿也不疼。”我鼓起了全部勇气,颤抖着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等我化去了你的金丹,你就只能被我保护了,你再也……不能被人伤害了。”

“不、不——!不要……温逐流你杀了我吧!不要——!!啊啊啊——!!!!”

鸢儿的呼吸瞬间凝滞了,‘她’瞪大了双眼看着房梁,金丹甘甜的滋味让我很是贪恋,和那个女人的一样。

不愧是我的鸢儿,真棒。

 

我松开了绑着鸢儿的铁链,‘她’这样乖顺地倒在我的怀里,我轻轻揉着‘她’的伤口,替‘她’止血,在‘她’耳畔悄悄说:“鸢儿,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了。”我用尽了一生的温柔,在‘她’滚烫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内心是无比的饕足。

 

后来,我被温晁叫了出去,他命我全力追捕魏无羡,我不舍地放下鸢儿,脱下外套替‘她’盖上,柔声说:“等我,我很快回来。”

 

可是当我回来的时候,却被人告知鸢儿不见了,那个女人……也没有了。

 

我疯了一样找我的鸢儿,上天入地哪儿都找不到,我恨不得亲手拆了那个温晁,是他,都是因为他,我的鸢儿才会没有了的。

 

从那之后,我对鸢儿的思念一日强过一日,没有了金丹的‘她’不知道过的怎么样,会不会被人欺负,‘她’有没有躲在哪里哭,有没有等着我去接‘她’,心里是否会埋怨我为何不尽快找到‘她’。

鸢儿啊,我也……很想你。

想到无法自拔,只能不停地找和你相像的人来解我的相思之苦。你别误会,我不会让那些人碰我的,他们没有这个资格。我只是……吸他们的金丹。我以为只要和你长的像的人,金丹的味道一定和你一样甘甜,可是我错了,不论我找的人和你再像,他们的金丹也是苦涩的。

 

没有你的味道。

======================

再次重逢的喜悦还没来得及向你诉说,就被紫电缠绕住了脖子吊了起来。

鸢儿,我很想你啊,请你放开紫电,让我说句话吧!

 

我的嘴角满是溢出的血沫,我的眼睛快要掉出眼眶,温晁的惨叫和咚咚的磕头声盖住了我的声音。

 

“呜……咳呜……!”鸢儿,鸢儿!你为什么要这么恨我,恨到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听我说?恨到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我吗?

我一直在找你,你知不知道?

 

我晓得我就要死了,死在你的手里我心甘情愿,我只求你听我说最后一句话啊!你连这句话,都不愿意听吗?

我想对你说‘我爱你’,我想对你说‘我要保护你’,我想对你说‘黄泉路上,我等你……’

===========================

“诶,江澄,那个人你打算怎么办?”魏无羡踢开温晁的尸块,看了一眼双目暴凸死不瞑目的温逐流。

“谁?”

“他啊,那个被紫电勒死的人。”魏无羡朝脚边的温逐流扬了扬下巴。

江澄慢慢擦干净三毒上温晁的鲜血,眼角的余光都未分给温逐流半分,他绕过那具被勒死的尸身边往外走,边淡淡道:“人?这里除了你和我之外,可还有‘人’吗?”

魏无羡一愣,指尖陈情转的飞快,他大笑着拍上了江澄的肩膀:“是啊,哪儿来的人呢啊!走走走,下一个灭了温狗哪个巢穴?”

THE END

评论(29)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