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青燐 02

尽管江蓝二人分发了这么多符咒下去,惨剧还是发生了。

他二人随着官府一同前往武陵的另一处修仙散户家,此户主姓王,曾和江澄有过一面之缘。

去年王氏在夜猎途中出了点小意外,幼女遭低等妖物劫持,江澄恰巧也在这附近夜猎,便顺手替他解救了女儿。

这王氏对妻女很是宠溺爱护有加,断断不是那种会在外头寻花问柳之人,怎的也会是这般死法……

 

王氏的家也很简素,若是无人去说恐怕无人知晓这是修仙之人所居住的地方——普通的农家小院养了两三只母鸡,一口水井,水井旁的空地上晒了些红辣椒。小女孩儿还不知父亲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父亲躺在床上不动了,母亲抱着自己无助地哭着,家里来了好多不认识的人。

 

江澄脸色凝重的从房事气息浓郁的屋内走出,一出门就撞上了女娃娃那双晶亮纯真的葡萄大眼,他胸口一阵滞闷,转身往无人处走了数步才吐出一口浊气,握拳用力砸在了后院的一颗枣树上。

“江宗主,这件事情怕也是同一妖物所为了。”听蓝曦臣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江澄忙收敛神情敛袖转身,点了点头,双拳却在袖中握的死紧。

“这东西似乎只针对修仙之人。”江澄皱了皱眉狠狠啐了一口:“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那我们还得传信给云梦、武陵附近的修仙世家,让大家各自小心才是。”蓝曦臣道。

“嗯,其他地方的也得提醒下也好,谁知道这东西会不会跑去他处。”江澄道。他有些担心兰陵那边的外甥。虽然金家周围的守护结界异常坚固,但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东西是何物,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高深的修为……

前天他们还是大意了,只以为这东西是随机害人的,谁知竟是有针对性的。他俩只顾着给城中百姓准备符纸辟邪,却没有想到修仙之人才是此次事件的高危人群。不过奇怪的是,照例说修仙世家哪怕修为再低,所住居所总会有结界的,怎的这妖物就能旁若无人地进来,甚至还能害人性命这般歹毒?

 

不过两个时辰,各大修仙世家就收到了云门江氏和姑苏蓝氏一同发出的信函,两家也陆陆续续收到了回信的灵符。

 

但是,没有收到兰陵金氏的。

 

江澄等到日落西山便再也等不下去了,他决定启程亲自去兰陵看一看,蓝曦臣也要回一趟姑苏,虽说云深不知处的结界禁锢甚是牢固,但是小心无大错。更何况现在魏无羡也在云深不知处,他这具身体灵力低微,万一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

两人商议明日午时在莲花坞会合,便朝两个方向急速御剑而去。

 

云梦去兰陵的路是极熟的了,江澄催动灵力让三毒飞的更快,秋风刮在脸上有些痛,却盖不过他心中的焦急。

他希望是自己想多了,金凌不过是因为族中有事所以暂时没有看到他的信,亦或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他回信了也说不定。吴元峰和王氏的死状历历在目,江澄强自镇定下心神告诫自己不可慌乱,手上紧紧攥住了九瓣莲的银铃。

 

“啊——!”突然一声极凄厉的惨叫冲破云霄直冲进江澄的耳膜,江澄原本不予理会的,可还是本能的让三毒缓缓下降,却见一纯白的巨型狼犬正趴伏在一素衣书生身上,刚才那声惨叫正是书生发出的。

 

犬……?莫非是那东西?!

 

江澄心头一阵程亮,他猛地甩出三毒缠住那狼犬的脖子,把它从书生身上甩下来,三毒还待再发力,那狼犬倏然化成一道白光不见了。不过刚才江澄用的灵力甚大,想来那妖物也是受了重伤了,此时必定跑不了!

“畜生!”江澄足下发力就要去追,谁知身后传来‘哎哟哟——’的一声惨呼,生生拉住了江澄欲行的脚步。

那素衣书生仰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哀嚎着,江澄居高临下地瞥了他一眼,嘴角一咧:“啧!”百无一用是书生。

 

“多谢仙家救命,多谢,多谢!”那书生艰难地翻了个身以头抢地,口中念念有词翻来覆去就是‘多谢’之类的,江澄听的心头发烦,心里头还记挂着金凌的安慰,更是不耐与他多有废话,便冷冷开口:“不必,告辞。”

“哎哎哎!仙家留步啊,哎呦——!”

江澄一回头就看到那书生摔了个满嘴的狗啃泥,却还是手脚并用地爬到了江澄的衣袍下,道:“那个,那个仙家,能不能别留在下一个人在这深山老林里啊,我……我好害怕啊!”

 

那书生长的眉清目秀的,只是对于男人来说这幅长相太过文弱,同样是一派斯文气度,蓝曦臣就比他看起来好多了,眉宇间的英气恰到好处地中和了文雅所带来的弱气,更平添了一份平和温雅的高华气度。

江澄在心中把书生和蓝曦臣对比了一下,愈发觉得蓝曦臣样貌好,才情也高,灵力更是深不可测,于是对这唯唯诺诺的书生更加没有好脸色了。

“我还要去别的地方有事,你沿着这条路就可以下山了……哎你抓我干什么!放手!大胆!”

“这……这小生就是害怕嘛!”书生说着就嘴角一撇要哭,江澄看着他这幅模样半晌无话,心中却是慢慢升起了一阵疑云,道:“好吧,我送你下山。”他招出三毒踏上去,伸手向那书生:“拉着我的手,上来。”

书生迟疑了片刻还是伸出了手,江澄食指状似无意地在书生的手腕上搭了搭,见这人毫无灵脉可言,金丹就更不用说了,脉象有些虚浮怕是刚才被吓的,看起来倒真的是个文弱书生了。

 

“仙家,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啊啊啊!它……它怎么飞、飞起来了!!”书生站在江澄身后吓的哇哇乱叫,牢牢贴着江澄的后背紧紧环抱住他的腰,江澄不喜欢与人身体接触,尤其是这个刚在土里滚过一圈的书生,却考虑到他只是个普通人,平时别说是御剑了,哪怕是见都很难得一见了,于是也不推拒呵斥,只僵着身体任由他抱着自己,道:“带你下山。”

“这……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生、小生……哎,也罢,多谢仙家救命之恩了。”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天黑了还在山上?就算没有遇见山中精怪,也是会有许多豺狼野熊的。”江澄并没有因为对方无灵力而对他彻底放心,他倒不信了,好好的一个读书人怎的不在家挑灯夜读红袖添香,反倒来这山里溜达?

“小生名叫朱绥,是去参加省城的乡试的,为了能早些到省城内找个客栈歇息准备,故而日夜兼程,谁知竟碰上了这等下作妖物,若不是遇上仙家,小生真是……真是……”说着,就抽抽噎噎起来,江澄细眉一皱,就怕那书生把鼻涕甩到自己身上,于是不自觉的把身体又往前挪了挪,那书生像是长在他身上了一样也跟了过来。

“你别动!”江澄厉声喝道,接着问:“既是参加乡试,那你的包袱呢?总不见得什么都不带就出来了吧?”

一说到这儿,身后的抽噎声更大了,朱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小生无能,对不起朱家满门,昨日竟是遇上了山贼,全给劫走了……呜呜呜——”

“这么巧……”江澄低声道,那书生像是没听见似的只一味地哭,江澄被他闹的头疼,好不容易把人带到了城里,他推开一扇院门,朱绥一愣,站在门外踌躇着不敢进来的样子。

江澄站在这间独门小院中朝他皱了皱眉,道:“这是我在城中的一处房产,你且住下,等乡试完了再走吧。”

“给、给我住的?”朱绥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他犹豫着踏进了门槛,院中的木莲开的繁盛,月光轻浅地落在江澄正紫色的衣袍上,材质极佳的衣服上,月光呈现出了一种极淡雅的乳白色,很是好看。

朱绥目光在江澄的身上轻轻一荡,朝他俯身一礼:“多谢仙家大恩。”

江澄点了点头,安然受了他的礼,起身继续朝兰陵赶去。

==============

到了兰陵后已是夜半时分,金鳞台寂静无声,金星雪浪因有术法护持可一年四季盛开不凋零,江澄翻飞的衣袍带起了金星雪浪的阵阵花香。自从金凌做了家主后,江澄在金家的各处同行便再无任何禁制。一对金家的巡逻门生见江澄这般匆匆赶来都吓了一跳,为首的门生不敢去拦,只得跟在江澄身后问:“江宗主,可是找我们宗主有事?”

“你们宗主呢?”江澄回头看了一眼便继续疾步朝金凌的寝殿走去,门生一愣,说:“还未入夜就睡下了,晚膳都没用呢。”

江澄心头一沉,周身散发着能冻死人的凌厉气息,门生也被江澄弄的紧张了起来,闭口不再说话,只跟着江澄朝宗主住所跑去。

 

到了寝殿门口,里头暗沉沉的没有点灯,外头只立着两个服侍的仆人,他们见江澄大半夜的赶来俱是一惊,连忙行礼问安,还不等江澄开口,刚才那个巡逻的门生就问道:“宗主呢?”

“在里头歇着呢。”

那门生回头看着江澄,江澄脸色极差,呼吸急促,伸手要推门却迟迟不敢有所动作,最后一咬牙,竟是直接抬起一脚踢开寝殿大门,朝寝室内直冲而去,但见床外罩着三重雪影纱,看不清床上的情形,江澄撩开雪影纱往床上一看,登时愣住了。

TBC

评论(25)

热度(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