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秦楼月 04

短小的更一发~食用愉快!

===================

那名灰衣大汉被江澄一脚踹翻在地登时摔的四脚朝天,江澄左手大拇指顶开三毒出鞘几分,他恶狠狠地瞪着那名大汉,对他说,也是对在场所有人说:“魏无羡是怎么样的人我还没开口,轮得到你在这里说三道四!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那大汉抖索着灰败的嘴唇,满脸惨白,他伸手指着江澄‘你、你’地说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周围也没人敢再对魏无羡多提一个字。

 

江澄见众人不说话了,这才带头往树林里走,这条路并非回宴客厅的路,除了蓝家人和江家门生外,其他人面面相觑,决定还是先回宴客厅为好,毕竟这件事情说到底谁都没有十足把握是魏无羡做的。如果不是魏无羡做的,那这个人此时很可能就混迹于他们之中,此时与大部队分开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蓝忘机行的急切,略快众人几步,江澄走了几步之后却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

魏无羡也就罢了,江澄此前已经放出暗号告知留下的四名门生自己已经前来了,他们此时应该会迎出来的。可是四周出了他们自己的脚步声之外,就再没有其他声音了。安静的有点不正常了。

 

江澄怕是自己想多了,也不欲让蓝忘机着急,所以又偷偷放了个莲花坞的暗号出去,却依旧没有任何回应。他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超乎了自己能掌控的范围。

 

“魏无羡!”江澄突然朝魏无羡所在的那棵树的方向跑去,蓝忘机也紧随其后:“魏无羡,魏婴!”

越靠近越不安,周围那股浓重的血腥气和怪异的味道越来越浓重,江澄警惕地放慢了脚步,同时紫电无声无息幻化成鞭,蓝曦臣手中抛出符篆猛地朝江澄的上方扔出,一具从树上扑下来的凶尸被蓝曦臣的符篆钉在了树干上挣扎不已。江澄看着那具凶尸,登时瞪大了双眼。

 

那熟悉的服饰,尽管已经死白一片爬满诡异黑斑的脸,正是江澄留下来保护魏无羡的四名门生之一。

 

江澄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身边的蓝忘机看着江氏门生的模样呼吸也陡地粗重了起来,他大声呼唤:“魏无羡-!”

“魏无羡!!”

“魏先生你在哪里!”

 

蓝曦臣看着江澄快速地移动着身形穿梭于树林间寻找魏无羡的身影,他也紧跟着不离开江澄半步,一方面是担心他的情绪,另一个方面也是担心他再遭遇方才那样的袭击。

突然,只听有个门生高呼:“找到了!!”蓝忘机几乎风一样跑了过去,只见魏无羡手里紧紧握着陈情,蜷缩着身体躲在两座大石的缝隙间,因为周围太暗蓝忘机根本看不清魏无羡此刻的情况,只能一遍遍呼唤他的名字以期可以唤回他的意识:“婴,魏婴你醒醒!”

“魏无羡!”江澄见魏无羡此刻的模样,刚放下一半的心立刻又吊到了嗓眼,他一句话卡在喉咙里发不出半句声音,只能默默站在蓝忘机身后,冷着脸庞让人看不出他此刻叠荡翻涌的心潮。

 

蓝忘机伸手摸了摸魏无羡的手,只觉触手一片冰凉,幸好脉搏还有跳动,这一认知使他稍稍松了口气,只是不知他此刻伤到了哪里,于是他温热而潮湿的掌心牢牢握住了魏无羡的手,轻声道:“婴,是我,你睁开眼睛。”

“蓝湛……”魏无羡浑身猛烈一颤抬起了头,脸上都是未干的血迹,满目的仓惶茫然来不及掩饰直直撞进了蓝忘机的眼里,蓝忘机心下一痛,沉声道:“是,我来了。”

“他们四个人……陈情控制不了……”魏无羡一点点爬了出来,蓝忘机忙把他搂进怀里:“先别说话,婴。”

“不。”魏无羡的眼神涣散却还是直直盯着江澄,他一把拉住江澄的手,语气微弱却坚定:“不是我杀的,我试着用陈情控制他们了,可是不行……但是,但是有香味……!”

“香味?什么香味”

“我也不知道,从未闻到过这股味道……但是他们是被带着这种香气的暗器射中的,没一会儿就死了……”魏无羡说到这里眼眶就红了:“我想下去救他们的,可是他们让我快跑……话说完没多久就死了,变成了凶尸……我想控制他们的,没有用,根本没有用……还有,还有……”魏无羡大口大口喘着气,眼看着一口气就要回不过来堵得他头直晕,蓝忘机的手掌在他背后轻轻一推总算让他缓了回来,江澄反握住魏无羡直欲滑落的手,强压下心中的滔天疑惑和痛心,轻声道:“你先休息,明日再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魏无羡气息微弱地说完这句话就晕了过去,蓝曦臣替他把脉后确认他只是由于体能损耗太过巨大才昏睡的,蓝忘机终于把一整颗心都放下了,江澄也脱力般靠在树上长长出了口气,蓝曦臣过去温言安慰了蓝忘机几句,让他带着魏无羡先回房休息,然后和江澄以及剩下的门生们继续搜索另外三名被制成凶尸的江家门生。

 

不到两个时辰,另外三名门生也被找到了。无一例外全部变成了凶尸,且因为是江氏的高阶修士,所以对付起来还颇费了一番功夫,最后那名修士似乎还留着人的意识,半人半尸的模样变换之间流着浑浊的泪水,口中含着大口大口的鲜血发出了非人的嘶吼:“宗主,求宗主赐死……!唔唔啊——!!!”

“褚明哲……”江澄手中的三毒无论如何都刺不下去了,那名修士手脚经脉尽断,七窍涌出浓黑的鲜血,眼中的眼白全部变成了晶亮如昆虫般的黑色,如同脸上长着两个黑洞般仰头看着江澄,一遍遍嘶吼:“求宗主赐死——赐死——!”

“褚明哲,是谁把你变成这样的……”江澄力持声音平稳,挺直了腰板单手执剑,剑尖直指褚明哲的咽喉:“说出来,我给你个痛快……”

“呜呜呜呜哦哦——!!!”凶尸特有的嘶嚎声响彻天际,若不是此刻他已经被蓝曦臣用符篆压制,恐怕已经扑向了江澄,江澄死死咬住下唇,右手翻飞快速结印,指尖滑过褚明哲的眼睛,黑暗中隐隐盛开出一朵莲花如雾般的影子,暂时唤回了褚明哲的神思,他眼中有一瞬恢复了人类该有的样子,是个眉目黑白分明的俊秀青年,被黑血染的一塌糊涂的嘴唇含糊地吐出两个字:“恨……生……唔啊啊啊啊啊——!!”

“去吧……”江澄狠狠忍下眼中泪意,右手指尖凝聚全部灵力,方才那朵唤回褚明哲神智的莲花瞬间打入了他的脑中,只听脑浆爆裂声不止,褚明哲手脚抽搐良久,终于噗通一声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江氏门生个个面色沉重,有几个门生红了眼眶却强忍着不愿哭,江澄吞了吞喉结,吩咐道:“尸身好生保存,带回莲花坞安葬。”

然后,他转身走向蓝曦臣,神情复杂:“恨生……他回来了。”

“不会的,我们亲眼看着他被封入木棺,和大哥一起的。”蓝曦臣摇头踉跄了两步,脑海中思绪飞转如轮,强迫自己在这一切诡异的事件中找出个头绪:“不会是他,恨生当时并未入棺,所以绝对不会是他……”方才一瞬间的失态已经被完美掩饰,蓝曦臣此时又是那个大家熟悉的泽芜君,只额角的冷汗还昭示着他内心的震动:“这人很熟悉金光瑶,与无羡有仇……”

“也有可能是和蓝家有仇。”江澄不动声色地扶住了蓝曦臣的手,对上了他秋月般萧索的眸:“或者,是对魏无羡和蓝家的仇,今天的清谈会是为了蓝家和魏无羡办的,而我江家不过是一把可以随时倒戈杀了魏无羡的‘利刃’罢了。”

蓝曦臣浑身一僵,但见江澄的唇角忽而一笑:“这人恐怕很久不问世事了,竟不知我与蓝家的关系。”

TBC

评论(27)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