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雨霖铃 20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以下正文

江澄听见这个名字后明显一怔,随后他竟是笑了出来,那笑声饱含着嘲讽,又如同被秋风浸染了寒意,越听越像是被人一层层用刀剑刮了皮肉,剔到了骨头,你的耳朵里甚至能听见利刃与筋骨摩擦的声音。

“玉庄?哈哈哈哈——你和我说,在我身体里的,是玉庄?”他渐渐止住笑意,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嗤笑,“真是她?”

蓝曦臣心中一喜,似是见到了黎明的曙光,声音也不自觉的大了起来:“你们认识?”

江澄摇摇头,“我连她长什么样儿都不晓得,又何来认识?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怎么会没有意义!”魏无羡双手抓住江澄的臂膀,狠狠盯进他的眼眸深处,“你怎么知道会没有意义?你明明认识她的,是不是?你知道她现在要干什么吗!”

江澄又是一笑,抓着被单的手指‘咯咯’作响,他咬牙道:“干什么?不就是要我生不如死?”

蓝曦臣松了口气,道:“既然知道,那你告诉我们,你与她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而,江澄还是摇了摇头缄口不言,只说:“我不认识她,而现在再说那些也已经没有意义了。”

“晚吟,我不懂。”蓝曦臣牙齿打着颤,极力克制着不让自己过于激动:“我不懂你到底有什么不可对人言说的秘密,都这样了,你居然还瞒着我?”

“即使说出来也不会对这件事情有任何帮助,又何苦多费口舌?”

“你说这是多费口舌?”蓝曦臣一点点松开江澄的手站在他面前,“所以你就不愿意说,你就让我在看不到希望的地方独自挣扎,你就让我在每一次觉得有转机的时候再一次把我打进绝望里,然后用这种方式来成全自己的‘道理’,是不是?”

江澄眉头紧蹙,瞪大双眼看着蓝曦臣,他像是听见了一个笑话,想要笑,却带出了哭腔,“你觉得我在用这种方式‘成全’我自己?蓝曦臣,我‘成全’自己什么呀,啊?难道你觉得我是那种、那种自己不好过,也不会让你好过的人吗?”

“……”

“我他妈的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他用力撑起自己的膝盖站了起来,猩红的眼底聚满泪水,一眨便落了下来,“我为什么会对我亲近的人动手?我为什么会用‘紫电’去打魏无羡?我为什么会杀了云儿?蓝曦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以为我很好过吗?”

“那你就说啊!说你和那个玉庄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丈夫的死和你脱不了干系,然后呢?共情里,魏无羡看到你和她根本没有任何接触不是吗?那为什么你会认识她?”

“我说过了,已经没有意义了!没有了!什么意义都没有了!是你聋了,还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

屋子里一时只剩下令人窒息的喘息声和江澄偶尔抑制不出的抽噎声,良久,魏无羡小心翼翼地扶住江澄,“你先坐下,蓝大哥不是这个意思。”

“是吗?但愿如此……”江澄脱力般瘫坐在榻上,撑着额头晕眩了好一会儿,转而望向魏无羡,看着他缺乏血色的脸,“你怎么样了?我那天……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

“我没事了,凤鳞丹用了许多下去,早好了。”魏无羡说着还扯开了一些衣领,露出了淡淡的疤痕:“你看,伤疤都快好了呢。”

江澄虚弱地笑笑,“是呢,就说你皮糙肉厚,不会有事的。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魏无羡指了指一旁的蓝忘机,“他日夜兼程送来的,蓝大哥那时候也受伤了,用了凤鳞丹想来也没事了。是吧蓝大哥?”

蓝曦臣咽下喉头苦涩,勉强点头,“是啊。”

气氛又诡异地沉寂了下去,魏无羡则像是无知无觉一样,‘嘿嘿’一笑又与江澄叽叽喳喳地说了几件好玩儿的事情,却见江澄眼里的泪水越聚越多,眼看着就要‘决堤’,他起身在蓝曦臣耳畔低语了几句,便让蓝忘机带着兄长先出去了。

门关上的一刹那,江澄忍了半日的泪水终于毫无顾忌地在魏无羡面前肆虐。

西厢房内,蓝忘机给蓝曦臣倒了一杯水,不善言辞的他能做的也仅仅是无言地陪在兄长身边,偶尔说上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但蓝曦臣又哪里不晓得他的心思,他拍了拍弟弟的手,朝外扬了扬下巴,“去吧,哪怕在外面守着也是好的。”

“兄长,那你……”

“我没事,只想一个人静一静。”顿了顿,“晚吟若是说了些什么不好听的,你不要放在心里,他有口无心。”

“我知道,我就在外守着,不进去。兄长也不要往心里去才好,你也说了,他有口无心的。”

“嗯,去吧。”蓝曦臣忍下眼里的泪意朝弟弟一笑,将他往外轻轻推去:“没事的,去吧,晚吟他……对着魏婴或许会说些什么,你们到时候过来告诉我就好,去吧。”

蓝忘机终于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他出门后看着庭院里的那棵银杏树怔怔出了一会儿神,沉着脸朝江澄那屋走去。

魏无羡拍着江澄的后背,像小时候哄做噩梦的他一样,声音难得的低婉温和:“你不想说,就别说了,我知道你也不是不知分寸的人,玉庄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魏无羡,我这段时间的记忆总是断断续续的……但是,我总能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江澄的声音满是疲惫,似是快要耗尽力气般无力道:“一些很不好的事情。”

“哈哈,肯定和我有关,是不是?”

“和你无关。诶,我说你是不是有毛病?什么破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揽。”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破英雄病。”魏无羡擦掉他的眼泪,又用方帕抹去他的鼻涕:“啧啧啧,多大的人了,还让师兄这么照顾你。”

江澄闭着眼睛任他捏自己的鼻子,听他一边絮絮唠叨一边照顾自己,睫毛禁不住又湿了一层,“魏无羡,那些事情我现在想想,自己都后怕……”

“说出来吧,伤口总捂着也不好的,不如撕开了把烂肉挖干净,这样才好得快。”

江澄笑了笑,竟是释然地叹息了一声,“算了,反正都过去好多年了,该散的,也都散尽了。”

该还的,也总是要还的。

魏无羡知道江澄是不会说了的,他也不去逼迫江澄,默默转了别的话题来讲:“刚才我也说了,你似乎是一睡一醒之间就会性情大变,你自己可有这种感觉?”

“似乎是这样,但也不尽然。”他揉了揉眉心细细思索片刻,道:“蓝曦臣为了救我而受伤的那一次,我立刻就醒了。那之后我连着好几日为他输送灵力疗伤,后来也撑不住睡过,醒来以后并未性情大变。”

“这倒麻烦了……”魏无羡蹙眉凝思,“目前看来,唯一算得上有规律的便是你一睡一醒之间的性格差异,难道还有别的?”

门外响起了略显急促的脚步声,蓝忘机进来的时候神色不太对,他掠过江澄惊慌的神色,转而把目光投到了魏无羡身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江澄心口一紧,问:“蓝涣他怎么了?”

“兄长他……”蓝忘机幽怨地瞥了江澄一眼,对魏无羡道:“婴,你去劝劝兄长吧。”

“蓝大哥怎么了?”

“兄长情绪很低落,把我支了出来,一个人在屋子里关着,我很担心他。你比我会说话,你去劝劝他吧。”

魏无羡见蓝忘机红了眼睛,心里也知道刚才他俩那一顿架是吵得凶了,气急之下江澄讲话不好听,蓝曦臣又关心则乱口不择言,江澄被自己劝了一阵子算是冷静下来了,可蓝曦臣那儿未必这么容易想得通。

江澄也拉住魏无羡的手,难得的低声下气:“他现在怕是不想见到我的,魏无羡,你替我……去看看他吧,也好让我安心。”

魏无羡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肩,“你别太担心,我现在就去看看。”又看向蓝忘机,道:“你在这儿照顾他吧,别太担心。”

“嗯。”蓝忘机送魏无羡出去后,轻轻合上了门。

魏无羡走后,江澄靠在枕头上闭目养神,他眼圈微红,手心里握着九瓣莲银铃来回摩挲,蓝忘机走到榻边看着骨瘦如柴的他,冰冷的声音不带丝毫情感起伏:“江晚吟,我有话和你说。”

待续…

评论(61)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