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响应忘羡圈【千二百】太太“不要觉得和狗挂钩就是侮辱”的号召——忘羡粉和狗不得入内!

【曦澄】雨霖铃 25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写在前面的话:《雨霖铃》这部作品最先成现在我脑海中的画面,就是本章节的画面了。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可以说,我是为了呈现这个画面,才写了这部同人小说。所以,有时候脑洞这个玩儿,真的很可怕WWWWWWWWWW

以下正文——

蓝曦臣执书在烛火下静静品读,忽闻幔帐内传来‘悉索’轻响,一双对于男人而言显得过分纤细的手撩开幔帐,露出里面一张清瘦的面容。

“晚吟,醒了?”

“嗯。”他拢了拢长发,眉心紧锁,“我……睡了多久?”

“整整七日了。”如今说到这个,蓝曦臣已经平静了许多,他放下书卷走至榻前,弯腰替江澄披上外衣,“又瘦了,你吃些东西吧。”

江澄目光在房内扫了一圈,七日前的记忆已如青山薄雾般缥缈不清,他却隐约记得自己是去求魏无羡杀了玉庄的,哪怕伤到自己的魂魄。

然后,魏无羡拒绝了这个提议。

再然后……蓝曦臣似乎对他说了什么,他却记不清了。

说了什么呢?江澄拧眉思索,只觉脑仁酸涩疼痛。

总觉得是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蓝曦臣看出他心绪波动不宁,于是替他倒了杯蜂蜜菊花茶,又取了薄荷油轻轻按揉他的太阳穴,“其实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便不要想了,若是强求,也只是徒增烦恼。”

“可是……我忘了你对我说的话了。”江澄捧着茶杯微微仰头,双眼因着太阳穴上力道适中的按摩而舒适地眯着,连数月里疲倦不堪的魂魄似乎也得到了片刻安抚,不再躁动不安。

蓝曦臣轻笑,低头在他脸颊上啄了一口,“忘了也无妨,反正以后我会一直说,说到你厌烦为止。”

“以后……啊?”江澄唇角挽起一个冰冷的弧度:“我还有以后吗?”

蓝曦臣手下动作一顿,又移向他的头皮轻轻揉压,口中语气笃定:“当然会有,我们有许许多多的‘以后’,一定会的。”

江澄一笑算是回应,转而又说起其他话题。若不是他此刻身上仍旧抑制不住地散发着鬼气和幽微的腐烂气息,蓝曦臣真当以为他们仍旧是在那些个缱绻爱恋的夜晚,他俩并头夜话,絮絮说着或许完全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你刚才在看什么书?”

“《牡丹亭》。”

“你还没看完?我记得你很早就开始看了。”

“自从你伤好以后,我就再没看过了。”蓝曦臣扶着江澄重新躺下,问:“饿不饿?我让人做些吃的送来。”

江澄实际上一点胃口都没有,他感觉不到饿,也不觉得渴,但是身体里的空虚感却是实打实的存在,他能感觉到像是有个无底的黑洞正在不停吞噬他的生命,他的灵魂。他不知道若是等哪一日他的灵魂被吞噬殆尽,留存于这个世上的‘江晚吟’还会不会是现在的他。

这种恐怖的念头每当他清醒之时就会时不时冒出来折磨他,将他的信心和傲气一点点磨平,直至磨尽……

而到那时,才是真正的结束。

“你若实在不想吃,就别吃了吧。”蓝曦臣的声音适时地插入,把江澄从一个怪圈中拉回现实:“躺一会儿吧,我念话本给你听。”

江澄深深地看着蓝曦臣的眉眼,指尖一寸寸滑过这过分熟悉的容颜,“七日了,你们想出办法了吗?”

蓝曦臣摇摇头,江澄露出一脸了然的笑容,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双手不松不紧地抱着他的腰身,看着摇曳不止的烛火,以及映在窗户上的,被外头狂风刮得几乎要折断树枝,说:“我有个办法。”

“什么?”

“杀了我……”

听到那三个字的一瞬间,蓝曦臣的心脏发出了几乎被人捏碎的剧痛感,他疼得差点儿回不上气,鼻尖酸酸的逼得他眼眶泛湿,他声音颤抖而坚定,力持平静地告诉江澄:“不行。”

“整整七日了,你们三个人一点办法都没有,而我们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我的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江澄此时倒是前所未有的冷静,他牢牢抓住蓝曦臣的手,看着他的眼睛,一股认真的神情:“如果我没猜错,魏无羡一定说过,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会不惜损伤我的魂魄去杀了玉庄,而你一定拒绝了他,是不是?”

见蓝曦臣不说话,江澄又道:“你是最懂我的,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会让我变得痴傻,你也不愿意去冒险,你知道若是我真的成了那样,一定会生不如死……蓝涣,我谢谢你,谢谢你即使在这种时候都没有想过要伤害我。”

“既然如此,那晚吟就别再说这种话了……”蓝曦臣哽咽不已,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他压抑的哭声让此刻的他显得格外无助,格外脆弱,他就像是一只被逼进绝境的林中小兽,发出微弱的哀鸣:“我不愿意伤害你,你又如何能狠心让我杀了你……”他闪躲着江澄抚上他下颚的手,垂眸不去看那双盈满悲哀的眼睛,“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蓝曦臣,蓝曦臣你听我说……”

“我做不到!”蓝曦臣挥开他的手,‘啪’的一声,江澄的手背上通红一片,无力地放在榻上,松松地握成一个尴尬而空落的拳头。房内空气陡然静默,江澄发丝凌乱地垂着头不知在看哪里,他另一只手缓缓抚上通红的手背,双肩微微颤抖。

“做不到……吗?无论如何都不行,都没有办法……”江澄那一瞬间几乎压抑得喘不上气儿,他仰起脸,声音轻得几乎让人听不见,“连死……都做不到吗?蓝涣,你做不到吗?”

“不行的,晚吟……绝对不行……”蓝曦臣抚着他的肩膀,无力地将头靠在自己的手臂上,声音疲惫而绝望:“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晚吟……我救不了你,我做不到……”

江澄跪坐在榻上,他摸上蓝曦臣的手细细抚摸,捏着他的指节缓缓地说:“为什么会做不到呢?蓝曦臣,你只要想着这是在帮我解脱就好了,你不会做不到的。”他控制着那双颤抖的手拂去自己颊边的泪痕,浅笑道:“蓝曦臣,我不能自尽,因为即使是这样的我,却还奢求着一个来世……我盼着来世能干干净净地回到你身边,我盼着来世再见你的时候,能笑着和你说‘我回来了’,所以……你成全我吧……反正我这一世是……再也逃不掉了……”他看向蓝曦臣挂在墙上的‘朔月’,“用‘朔月’吧,这把剑很快的,我不会感觉到疼痛的。”

蓝曦臣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将‘朔月’召回身边,雪亮的剑身映出他哀痛的双眼和眼眸深处的决绝,他哭得狼狈,却在江澄面前站得笔直,长剑在手中发出不绝于耳的清越龙吟之声。

江澄仰视着蓝曦臣,露出脆弱的脖颈,他的眼中微微闪着期盼的光芒,唇角溢出清冷如冬霜的笑容:“我只能死在你手里,那个女鬼想要我的命……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

‘朔月’被高高举起,落下的时候带着劲风,寒意直逼要害而去,江澄闭上眼睛,面容沉静无波地迎接着死亡的降临。

然而意料中的死亡却并没有来临,随着‘哐当’一声,‘朔月’被蓝曦臣扔到了门边,江澄尚在怔愣之间,整个人已重新投入进了一个散发着悠然青竹香气的怀抱之中。他茫然地睁大双眼,“蓝……曦臣?”

“晚吟,你还记得吗?那天清晨,我解下‘朔月’和‘裂冰’,在晨雾中抱着你,和你说‘从现在起,朔月绝对不会再把它对准自己最心爱的人。裂冰从此只会为你吹奏你最爱的乐曲。’”

“蓝曦臣从不曾对江晚吟食言,以前不会,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

他牢牢抱紧怀中瘦弱无比的身躯,力气之大如要将他与自己融为一体,“相信我,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不会让你死在玉庄手里,也不会让你死在我的手里,任何人,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你要好好地活着,不论发生什么。”蓝曦臣认真地看着江澄,双手捧住他的脸颊笑着说:“不论发生什么,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待续…

=========================

注:《牡丹亭》这个梗,或许很多人都不记得了。就是我写的他俩直男时期的一篇同人《天青》,里面江澄为了救金凌受了重伤,蓝大照顾他,为了给他解闷,读了《牡丹亭》给他听。

关于本文中蓝大说的‘在晨雾中抱着你’之后讲的那些话,是出现在《越人歌》里的最后一段,蓝曦臣解下身上的法器和佩剑向江澄表白。这一幕我在已发布的《越人歌》中没有写进去,但是电脑里是改的。今后《越人歌》也会随《秦楼月》一起印两本,到时候就能看到全新版的《越人歌》了。

评论(50)
热度(428)

© 别开枪我真的是根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