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鸭

美食lo主,主食曦澄,允许转载,但不得进行任何修改。魔道相关文章请勿要【打赏】
微博名称:莲花坞里一只萝卜鸭
地址:https://weibo.com/u/1925057710

【曦澄】雨霖铃 28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以下正文——

接下去发生的一切都在混乱中进行,江澄眼睁睁看着蓝忘机抱起还在流血的蓝曦臣踏上了‘避尘’,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被人生拉硬拽着留在原地,只得徒劳地伸手挽留,“蓝曦臣!蓝曦臣——!”他嚎啕大哭,哭得毫无形象毫无尊严,声嘶力竭地叫着那三个填满了他生命的字,却再也等不到一声回应。

江澄被门生拉进了房里,医师茫然无措地站在外头不知道要怎么做,这时候还是江战最先稳下来,一一吩咐道:“赶紧的,点些安息香在房里。你们去弄安魂汤给宗主服下,剂量……你们看着办。剩下的人……”他揉了揉眉心,到底还是年纪大了有些熬不住,伸着指头哆嗦了半日说不出一句话。魏无羡沉着脸从房里走出来,接着说:“剩下人,立刻分出几个办事牢靠的去金麟台请金宗主赶紧过来,不得延误。再叫几个平日里威望高的江氏门生,由江忠带着去云深不知处。”他叫来江忠,努力忽略从内室传来的江澄几近崩溃的哭声,道:“现在这情形,我也不知道蓝氏那边会怎么对你们……但是你必定知道要怎么做,去吧。”

“魏先生,怎么会这样……?”江忠看了一眼雪地里殷红的鲜血,闭上眼痛苦地把脸扭回来不敢再看。

“是啊,怎么会这样的……”

江澄要怎么办,莲花坞要怎么办,云深不知处要怎么办……

魏无羡抱住头蹲在地上,猛地爆喝一声,拳头用力地砸在了地上。

金凌在第二天天亮之前披星戴月地赶来了,他已经在路上知道发生的事情,可是知道归知道,要让他在短时间内相信,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魏无羡听外头传金宗主来了,忙迎了出去,“你可算来了。”话未说完,他眼眶已经红了。

在金凌的记忆里,魏无羡这人好像什么事情都能用毫不在意的神情掩饰下去,虽然自己有时候看着他这幅态度十万分的不爽,但是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情况下,他的这种态度却能意外地给人吃下一颗定心丸。所以当他看见连魏无羡都这幅姿态的时候,他是真的相信了一路上听江氏的门生所说的话了。

“舅舅!”金凌甩下斗篷冲进屋内,见到榻上昏睡之人。

饶是他已经练就了一身处变不惊的本事,但是当江澄苍白如霜,一动不动地躺在他面前时,还是让他膝盖猛地一软,跪到了地上,“舅舅……”

魏无羡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强忍住泪水,“他现在暂时没事,只是喝了些安魂汤……我现在要回一趟云深不知处,你看现在江家也实在分不出人来,我御不得剑……”

“我知道了。”金凌抚摸着江澄瘦到凸起的颧骨,忍下眼泪起身朝外唤来一人:“金辉棠,你带金瑜洛和金培,与魏公子一同回云深不知处,这几日你们就听他的吩咐做事即可。若姑苏有什么话要说,你务必速速回我。”

“是。”金辉棠垂首领命,和魏无羡一起出去了。

等江澄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了,他耳边嘈杂的声音也已退去,周围寂静的好像从来没人来过似的。他缓缓地转着脖子看向四周,恍惚间看到屏风外坐着一个人。

“蓝曦臣……?”江澄已然是虚到站不起来了,加之被生生灌下了大剂量的安魂汤,此时手脚酸软的像是浮在水面上,他见人影站了起来,以为是要走了,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了哭腔:“蓝曦臣,别走!”

人影顿了一下,终于迈开脚步朝他走来,江澄目光急迫地追寻着那抹身影,待到看清来人一身金袍后,他的心脏瞬间爆发出一阵绞痛,痛得他几乎不能呼吸,语气却是平淡如水,“哦,是金凌啊。”

“舅舅,我来了……”金凌鼻尖一酸,却到底不敢在江澄面前落泪,他上前把瘫坐在地上发怔的人扶起来,暗暗吃惊于他轻得吓人的分量,口中小心地问:“舅舅,你饿不饿?”

他本已做好被拒的打算,正思量着要怎么劝他吃些东西才好,不想他竟点了点头:“饿了,你去叫人弄些吃的吧。”

金宗主闻言心中大喜,刚要出去,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跑了回去,对坐在床上发呆的舅舅说:“您要吃什么?”

“八宝甜酪,多放些糖。”

金凌一愣,转身出去吩咐了。

江澄要的东西很快就被人端上来了,江战亲自送进来的。他替江澄盛上一碗后,又搁下一叠蜜饯:“宗主,您平日最不爱吃的就是八宝甜酪,总说这甜味发腻。今日,张大娘特地多搁了几勺糖,说是您要觉得心里头发苦,就多吃些甜口。”

江澄端着碗的手有些发抖,调羹碰到碗沿发出刺耳的刮蹭声,他一口一口地吃着八宝甜酪,吃完以后擦了擦嘴,又捻起一颗蜜饯嚼碎了咽下后,方说:“他跟我说,让我醒了以后多吃些。”他抬起自己的手腕,看着只剩一层皮的腕部轻轻一笑:“他说,我瘦了。”

“宗主……”江战佝偻着身子留下浑浊的泪:“宗主啊……!”

“你出去吧,我有话和金宗主说。”江澄现在每一次的呼吸都觉得有把刀在割据着自己的心脏,但是他现在必须得活着,他强迫自己不去想任何人,只想着如何把事情全部安排好。

他不能就这么死了,还不到时候……

江战弓着腰出去了,金凌握住江澄的手轻轻揉搓,却给不了他半分温度,“舅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要是早说了,你必定抛下金麟台就过来,但是你看看现在……”他缓缓环视了房内陈设,连时常会带着讥诮冷笑的嘴角都再扯不出半分弧度:“你看看跟这事儿扯上关系的人,可有一个好下场的?”他吃力地起身,走至梳妆台前拿起一枚戒指,灵戒似是感觉到了主人的气息,徐徐地散发着柔和紫光,甚至透出了些许暖意。江澄执起金凌的右手,把‘紫电’塞进他掌心,郑重地合上他的五指,“收好了。”

“不……”

“你是‘紫电’的顺位继承者,我走了以后,你便是他独一无二的主人了。”

“我不要,舅舅你别这样……泽芜君他不会想看到你这样的!”金凌拼命摇着头,一把抱住江澄,生怕自己一不当心他就会消失,“我和你一同去云深不知处,我们把事情说清楚了,然后我们一起认错,你是泽芜君过了明路的道侣,他们不会真的拿你怎么样的!舅舅你不要想不开……”

江澄轻轻靠在外甥的肩上,眸中无半点神采,“金凌,我好累啊……你知道吗?我现在特别想哭,可是我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很累!”金凌脸上满是泪痕,他还像小时候一样抱着自己的舅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从小就没了爹娘,是你和小叔把我带大的……我只有你和小叔两个亲人。小叔他走得早,我就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舅舅,舅舅你舍得我吗?你舍得我成为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吗?不论遇到什么事情,我们一同承担不行吗?舅舅你别丢下我……我求求你别丢下我好不好……!”

“阿凌,舅舅我这次……真的撑不住了。”他推开金凌,抚摸他清隽的脸庞,“很多事情,都是有定数的。你知道为什么你小时候我从不让你去校场吗?因为我很怕你会真的怕我……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永远也不知道那里面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是后来你大了,有些事情我想瞒也瞒不住了……其实我应该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在知道了以后,还肯叫我一声‘舅舅’。”

他似是想起了过去地狱般的日子,沉沉地闭上眼睛,抵住他的额头继续说:“阿凌,其实你从小就很乖巧懂事,谢谢你愿意一直在我身边,如果没有你,或许我很早就不在了……说起来,我还白赚了这么多年了,是不是?”

“舅舅……”

“阿凌,谢谢你。”江澄抱着他,如同他小时候那样在眉心那颗丹砂上印下一吻:“让我走吧。”

江澄在接下去的数日里有条不紊地安排着莲花坞的各项事宜,有些事情他也放手让金凌去做,好在金凌十分聪明,又做了十数年的宗主,有些事情也是料理惯了的,没多久就把纷繁复杂的公务处理得井井有条。

在几日后的中午,江澄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了校场,宣布莲花坞暂由金凌代管,直到他认为有合适的江氏族人出现。

他穿着江氏宗主的服侍在风雪中站得笔直,声音威严而具有穿透力,却意外地带着一丝平日不多见的安抚,当他正式宣布自己辞去宗主一职时,跪在地上密密麻麻的人群终于止不住哀哀恸哭起来。

江澄看着他们,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只吩咐他们起来之后,转身便走,却在下台之后躲去了无人的角落,呕出了一口口鲜血。

他看着雪地上的鲜血,忽然凄丽一笑,自言自语道:“蓝曦臣,等我……”

当夜,金凌端着一碗甜汤进来,“舅舅,你好久没吃东西了,吃点甜汤……舅舅?!”

江澄坐在梳妆镜前,在镜子中与金凌对视,“吓到你了?”他微微侧首,撩起一簇肩上白如新雪的长发,道:“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只是不知我这个样子,他还认不认得我了?”

金凌跌跌撞撞地走到江澄身后,拼命摇着下唇扼制住自己的哭声,轻轻摇了摇头,“舅舅,我替你梳头……我们一起……去姑苏。”

待续…

评论(67)

热度(278)